第0906章 聪明的孩子

从小到大,萧援朝记得最清楚,最害怕的就是父亲萧红军对他的威胁:再哭老子打死你!再敢犯错老子打死你!再不听话,老子打死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带给他的心理阴影强烈无比,甚至都长大了,这个阴影都还存在。可以这样说,小的时候他还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父亲要打死他。萧援朝敢保证,在要孩子之前,他曾经对自己说过,绝对不会用父亲管教自己的那种方式。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现在,他自然而然的拿出父亲管教自己的方式出来:再哭?再哭老子就打死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唯一的区别就是萧援朝小时候是闷着的天不怕地不怕,他的儿子萧战在特殊的环境以及特殊的身份下,是明着的天不怕地不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几个耳刮子下去,萧援朝直接把自己的儿子给打的害怕了,竟然讨好的要请他老子吃奶。 daocaorenshuwu.com

“妈了个巴子的……”萧援朝苦笑,指着上本身裸着的基因美女道:“这就是你的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萧战用力点头,怯生生的说道:“要是你不喜欢这个,还有好多……我请你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对于萧战这个小屁孩来说,服软的方法就是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分享出去。而这种思维通常都是孩子的通病,他们对一个人感到害怕的时候,愿意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拿出来分享。他们的潜意识里认为自己觉得好的东西肯定就是好的,满足别人了就不用挨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元首果然是奢侈的,用了多架直升机运送来了这么多的奶妈,专供他一个人喝奶,简直就是个混球。他喝的了那么多吗?混球一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不喝奶,你给我记清楚,我是你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话还没说完,旁边的人突然暴动,猛地冲上来狠狠一拳击向萧援朝的面颊。出拳凶狠凌厉,哪里还有瘸着腿,白发苍苍已经进入迟暮老人的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遭到攻击,萧援朝立即做出反应,伸手进行格挡,应是被对方逼的把最后一个字眼吞下去。强悍的力量洪水一般袭来,硬生生把萧援朝向后推了好几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够了。”人淡淡的说道:“我们得出去谈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萧援朝甩甩酸麻的手臂,凝视着人的双眼看了好一会,点点头大不向外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鬼,打他!打他!”萧战扯着人的裤子,低声命令道:“要是你不打他,我就……处死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微微一笑,俯下身盯着萧战还未擦干的泪眼道:“我不打他,你会处死我;我打他,以后你还是会处死我。元首,你得清楚一件事,我打不过他,因为他是战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最后两个字,萧战张大嘴巴,用普通话发出声音:“我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稚嫩的童音说出我靠,怎么都给人一种很滑稽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曾经带你出去三次,让你认识了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而这些里面你觉得谁是最厉害的?”人问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赤色凶兵呀!”萧战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眼睛里露出崇拜的光芒道:“他是最厉害的啦,我知道他很多很多的故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对你来说,最厉害的就是赤色凶兵。虽然你是元首,可他要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人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知道刚才打你的人是谁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萧战摇摇头,他哪里知道这个恐怖的家伙是谁,竟然连自己都敢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贴着萧战的耳朵轻声道:“他就是赤色凶兵!”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完之后,人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留下一脸崇拜的萧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山洞外,海风阵阵,萧援朝与人慢慢的朝前行走,一直都到海边的沙滩上,这才停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扔给萧援朝一根雪茄和打火机,看着对方点燃之后深深的抽了一大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谢谢你。”萧援朝吐出烟雾,向人道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何必要谢我?你跟保罗是兄弟,我当然可以做一些我能做到的事。所以你不用感谢我,如果非得感谢的话,我希望以后你跟保罗还是兄弟。”人望着黑暗中的大海,轻叹口气道:“这是我能为我的儿子所做的,他除了有你这个可以信任的兄弟和朋友,实在是太孤单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萧援朝费劲一切力量把A给救活了,人费劲一切力量把萧援朝救活了。或许真的不需要说什么感谢,这都是应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儿子……”萧援朝想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人的双眼,等着他说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可爱,但是太无法无天了,跟你很像很像。”人把目光从远处的大海收回来,冲萧援朝笑道:“典型的暴君一个,完全不听任何人的,我行我素。我绝对没有教过他这样,绝对没有。你知道吗,你的儿子今年才三岁,却已经把威廉收拾的敢怒不敢言,呵呵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萧援朝来了兴趣。

稻草人书屋

“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相当擅长使用手中的权力。如果威廉有半点反抗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命令所有的兵人对威廉实施围攻。这里没有垂帘听政,所有的兵人效忠的是一个人,那就是元首。”人继续说道:“当他意识到自己有这种优势之后,就再也不把我们任何人放在眼中,而偏偏我们无法对他进行任何说教。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的儿子会骄纵成性,谁也不知道他会走向哪一步。本来我们是不该这个时候来的,但是我想给他找一个能让他害怕的人,对他进行约束。毫无疑问,你是最合适的人。而事实证明父子之间即便不见面,也存在一种若有若无的联系,你是他的父亲,他就会害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