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自然之力

奔腾的峡谷江水阻挡不了萧援朝逃亡的脚步,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用树枝扎了一个木筏,横渡峡谷大江。代表他的红点开始移动了,不规则的移动。此时的裁决与威廉终于想到了平面与三维立体的不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红点快速的向大江下游移动,并且呈现出朝着对岸的趋势。

www.daocaorenshuwu.com

至于大江之中的萧援朝处于惊涛骇浪之中,耳朵里满是江水的怒吼声,不断遭遇一个又一个暗流。礁石繁多,一旦触碰上去就会葬江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站在木筏之上,萧援朝紧紧攥着一根木棍,眼睛睁的圆圆的,在浪潮之中死死盯着前方的暗礁。所有的精神都高度集中起来,甚至说肾上腺也在这种大自然的压力之下向外快速分泌喷发。他面对的是自然的威力,而自然所造成的威力远远比人造成的威力强悍的太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落差来临,木筏轰然向下坠落数米,带着萧援朝狠狠的砸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砸下来的这一瞬,萧援朝猛地弓腰扎稳马步,用自己的身体迎接巨大的浪花。他的眼前全部是白茫茫的一片,耳边除了大江的怒吼声再也没有其它声音。这是以一力之为抗拒自然的威力,这是拿着自己的生命进行疯狂的赌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逃亡,本身就是一场赌局;逃亡,本身就随时面对死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整个峡谷大江最为湍急的地带,别说是一个木筏,就算是一条大船也未必能够安然无恙的渡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落差之下就是江水冲击出来的漩涡,狠狠的卷卷动木筏,形成一股庞大无比的吸力。站在木筏之上,萧援朝狠狠举起手中的长棍,向落差处疯狂的戳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棍结结实实的戳在落差的岩石壁上,形成强大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爆吼声从萧援朝的口中发出,浑身上下的肌肉轰然绷紧,肾上腺素狂涌而出,带给他几何式爆发的绝对力量。袖子被双臂高高的撑起来,甚至呈现出裂开的趋势;马步蹲的更低,蹲的更稳,就像是扎根生在上面一般。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双臂与双腿上,而在这股力量的澎湃爆发之下,木筏终于慢慢的脱离漩涡,被江水带着快速向前冲去。转眼间远离这个落差之地,变成波涛之中的小小黑点。

www.daocaorenshuwu.com

“轰隆隆!……轰隆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雷鸣般的声音清晰的传到萧援朝的耳朵里,前方似乎有千军万马的咆哮,竖起了一面旌旗,让所有的大江之水为之振奋不已,暴躁不安的赶去与大部队汇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是一个落差地,木筏砸向落差地的水面,在水流的力量下,开始渐渐变得松动起来。这种松动被萧援朝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双脚开始有种踩踏不实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远处雷鸣般的声音代表的是一个瀑布,不知道落差究竟有多少米的瀑布。这里出现的阶梯式落差,完完全全就是瀑布的前奏。而刚才看起来没有尽头的江面已经看到了尽头,尽头之处,就是瀑布之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

稻草人书屋

又是一个落差,这里距离江面的尽头只有五百米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百米的距离在如此湍急的水流之中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萧援朝必须在到达江面尽头的时候想方设法离开。如果无法脱离此地,就会被冲下瀑布,被咆哮的江水撕扯的分身碎骨。谁也不知道瀑布之下的深潭之中究竟有多少暗礁岩石,一个卑微的人类一旦被冲下去,就会失去所有的行动能力,被江水推着向前进,开始一连串的剧烈碰撞。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有人可以在跌入瀑布之后生存,除非瀑布之下没有岩石。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种江面到处都是石头,冲下去,那就等着被肢解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面对如此致命危机,萧援朝瞪圆了双眼,稳稳的站在木筏之上,双手握住木棍的上方四分之一处,盯着江面掀起的一个个浪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浪花绝不是水底的暗流导致,因为这种峡谷江面的深度根本达不到暗流掀起浪花的程度。它是水流冲击在岩石之上掀起的浪花。也就是说每一个浪花的所在地,必然有一块岩石,或者岩石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临近瀑布所在地的位置,出现一片白花花的浪,不断的翻飞,不断的奔腾咆哮,义无反顾的朝着瀑布奔去。也许它们距离瀑布有一百米,也许距离瀑布只有几十米,也许就在瀑布跟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是萧援朝唯一的机会,那是一片几乎可以露出江面的岩石群,密密麻麻,距离对岸只有二十余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落差再次袭来,萧援朝的身体狠狠一震,清晰的感受到脚下的木筏再分离。捆绑木筏的绳子在经过不间断的冲击之下开始慢慢的松动,把本来紧密连在一起的树枝一点点撕扯分开,濒临解体状态。木筏撑不住了,已经要撑不住了,怕是再也承受不起落差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