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陵墓碎片

宅男的最爱是什么?

让嬴政回答的话那就两个字——手办。

穿越前他就是手办死忠爱好者,爱好收藏,爱好制作,市面上不管是什么,只要看上的,他无论如何都要买下来,光是摆手办的屋子他就有两间。

到了古代,没有条件,那就制造条件!

每天为自己制作手办。

成为皇帝几十年间他制作了无数的等身兵马俑,棺材旁边更是他沉睡几千年醒来时候摸鱼摸出来的。

虽然玩笑之物,但是也不允许其他人碰!

嬴政推开了面前的棺材门,坐起上半身,目光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说话的一群人。

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举止亲昵,显然是一伙儿。

嬴政将目光放在旁边两个人身上,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拎着个清秀少年,少年长相清秀,十分显眼的是严重的黑眼圈。

被拎起来还不老实,口中说着求饶的话。

双手双脚不断挣扎,看向他的手办,两眼冒光,就差流口水了。

众人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一愣,所有人顿在原地,谁也没想到,他们还没有呼唤呢,这位大佬就自己起来了。

为首的头儿看见这位大佬的目光,顺着目光,正好是自己手中这个臭小子,再想一想他的所作所为。

趁着人家墓主人沉睡的时候,偷偷的拿人家东西。

顿时脸就黑了,啪的一下如同拍西瓜一样拍在手中臭小子的脑袋上面。

清秀少年立马捂住脑袋,顿时安分下来,再被上首的赢政冷冷一扫,立马惊恐的开口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头儿恨铁不成钢,然而大人物面前他不敢放肆,只等回去收拾他。

转过头,他脸上扬起讨好的微笑。

看向高台上面的棺材,棺材半掩半盖,男人露出上半身,骨节分明的手放在黑色的棺木上面,黝黑的眼瞳带着冰冷,温度也越发的低。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转而向嬴政恭敬地低头道:“尊敬的陛下,我们所属时空政府,听从地府判官的命令,绝对对您的陵墓没有非分之想,多有失礼,请求您的原谅。”

他同样行了个大礼,那个清秀少年也恭敬的行了一礼。

“判官?”嬴政重复这个有些陌生的词汇。

他沉睡的时间太长,上辈子的记忆尘封已久,想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是地府某一职位的称呼,顿时意识到了不对劲。

地狱判官?嬴政脑海中闪过疑惑,很快又消失,脸上面无表情,语气肯定的道:“是朕认识的人?”

“是的,判官大人说过您见到这件东西,一定会认出他的身份。”头儿恭敬的将怀中掏出一长形玉器递到了双手。

墙壁旁一直没有气息的兵马俑突然睁开了眼睛,沉睡已久让他的意识有些混乱,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一正常,他抬起头就看向了高台上面的棺材。

看见嬴政露出的上半身,立马跪了下来。

“东西拿上来。”嬴政阻止了他的动作,开口示意兵马俑将东西拿上来。

兵马俑立马站起身,从头儿手中接过玉器,起步上了高台,呈给了嬴政。

这是个很美的玉器。

羊脂白玉,玉质很好,长长的条状物,边缘圆滑,入手微温,嬴政把玩从兵马俑手中接过的玉器,他认出了这是什么。

秦国大臣的笏板。

笏板。

大臣们上朝时候用的凭证,也是面见皇帝用的工具,材质为玉,说明这位大臣生时在秦朝的品级不低。

看来是一位老熟人死后在地府混的不错啊。

嬴政古怪地明白了对方的善意,挑了挑眉,他在心中有些惊讶的想道。

更让他意外的是对方竟然还记得自己在凡间时候效忠过得帝王。

“这是真的。”嬴政摸了下笏板,收起来,目光看向下面的说话的黑衣人,开口道:“那位判官有何事?”

“你们千辛万苦来到朕的陵墓,目的如何?”

“…………”想到自己的目的,头儿一时间有语塞。

然而上首的男人气势太强,光是轻飘飘的一眼就让他有些腿软,他心一横,眼一闭,低头行了一礼开口道:“我们恳请您前往时空政府一次。”

陵墓里顿时一静。

“时空政府?”

“是的,专门维护世间安全的组织,我们恳请您的帮助。”

嬴政靠在棺材上,眯着眼睛看着男人:“你想死吗?”

显然,他看出了来人身份不是自己的子民。

话音刚落,一旁的兵马俑立马杀气的指向众人。

墙壁两旁的沉睡的兵马俑也开始发出轻微的振动,他们感觉到自己的效忠的君主心中充满了愠怒,早已经不甘心沉睡。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陵墓里的这个通道很长,墙壁两旁都是站立的兵马俑,光是看上去数量就很多,这样一大批的兵马俑发出声音,声势十分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