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疯狂的三日月

狐之助听见了全程的话语。

其中包括嬴政起名赵高的事情,它一开始就是无所谓,反而是越君的反常让它意识到这个名字的不对劲。

人名和宠物名不能重复吗?

随后,它又听见了上首男人冷静地声音:“名字是每一种生物的权利,以后让它自己选择吧,既然有智慧了应该就有自己的喜好了吧。”

狐之助猛地抬起头。

目光中,男人的表情十分平淡,似乎在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狐之助,你的名字应该有自己的喜好。

一时间,它的心情有些复杂。

嬴政不知道自己说出的话在别狐心中引起多么大的波澜,知道也不会怎样,因为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狐之助既然已经有智慧,那便不是一个物品。

名字只是一个称谓,本人喜欢就好,他没兴趣过多参与其他生物的生活。

总而言之,这可以称得上另类的冷酷了。

王越有些意外,不过在看见对面黑发男人理所应当地态度,他又莫名奇妙地觉得这位始皇本来就应该这样。

他说的没错,事情本来就应该这样办。

这种念头之类从心中升起来。

“…………真是可怕的人格魅力。”王越理智的掐断了心中的想法,再低头看过去,发现原本总是谄媚笑的狐之助也是眼眨都不眨的抬头看男人,他心中肯定,这只狐之助十有八九要被驯服,终于忍不住开口叹了一声。

只是说了一句话,他们就忍不住关注这个男人。

同时,王越也理解了家族中那些老家伙儿提起这个男人,脸上永远一副崇敬的原因。

真人永远比古籍上面更有魅力。

让人有种恨不得为他去死的冲动,只为了看见他所描绘的世界。

如果不是已经有了工作,他怕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投奔过去。

王越头疼的揉了揉眉头,他已经预见后面的腥风血雨了。

再回头看对面低头摸着地上狐之助脑袋的男人,男人手很大,骨节分明,揉的力度也是轻重相宜,看上去十分舒服,狐之助眯起眼睛,喉咙发出咕噜声。

王越难得看着这只严重心理疾病的狐之助如此乖巧,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他都想跟上面提议再立一个心理治疗室了。

人选就是眼前这位大佬好了。

只是见一次面就收服一只狐,成立个心理治疗室,三年逼得时空ZF所有心理师回家吃自己不是梦。

“陛下,时间到了,需要移驾去那座本丸吗?”王越恭敬地开口打扰对面一人一狐友好的气氛。

嬴政闻言,收起摸狐之助的手,点了点头:“可以。”

站起身,收拾了下衣服。

狐之助感觉头上的大手离开,温暖的抚摸也随之不见,睁开了眼睛,反射性看向发出声音的王越,龇了龇牙,一脸凶悍的样子。

这才是它真正的样子。

一个能在暗堕本丸混的如鱼得水,全程将审神者蒙在鼓里的狐之助怎么可能是谄媚的样子,那不过是它习惯性的伪装罢了。

王越看见狐之助这番模样,也不在意。

他早就知道这只狐狸是个什么凶残性子了。

嬴政正看向王越,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狐之助已经收起凶悍的样子,转眼间变成毛绒绒的小可爱,水灵灵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正视着他。

虽然感觉到这只狐狸不是表现出的这样,但是嬴政并不在意。

相比于只会撒娇的宠物,他更喜欢野外厮杀的恶狼。

“走吧!”嬴政淡淡的开口道。

狐之助迫不及待地凑在他的脚旁:“当然,审神者大人。”

这种有趣的人类可比上一个好玩多了,它知道自己的伪装瞒不了对方。

索性这也是它表现出来的样子。

现在看来结果还可以。

不远处。

暗堕本丸在一片黑暗当中,周围满是雾气,看上去就很阴郁,半空中,不少工作人员已经围在本丸四周,手中拿着武器,齐齐看向本丸里面的刀剑。

本丸大门敞开。

一些刀剑们站在门口,为首的正是一位身穿和服的男子,样貌十分好看,一举一动都带着平安京的风雅。

三日月宗近,传说中的‘天下五剑’,在时空这里永远都是拥有包容力带着平安京端丽的人。

只不过这把三日月宗近意外的具有攻击性。

他站在本丸门口,端丽的脸上满是疯狂,一双眼睛满是冷漠。

这是王越带着嬴政过来正好遇到了双方僵持的场景。

“本丸里面的刀剑请放下手中的抵抗,否则我们将会强行攻入了。”工作人员手中拿着大喇叭凑到嘴旁,语气大声地说道。

那三日月宗近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然后让你们进来将我们这群刀剑融掉?”

“你们这些人类还真是天真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