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髭切

加州清光看着髭切离开的背影,开口道:“果然是他说的话。”

“对了。”他转过头看向三日月宗近道:“需要我留在这里吗?不然我正好回去房间了。”

“我们需要给这位大人一个好的印象!”

三日月宗近微笑地开口挽留。。

闻言,加州清光被说服了,犹豫开口道:“好吧。”

所有的刀剑听见三日月宗近与加州清光的对话,几个脾气好一点的皆是停下准备离开的动作,纷纷看向了不远处的男人。

一身黑袍的男人看上去十分高大,胸膛也很宽,光是看上去就很有气势。

似乎察觉到他们的目光,审神者抬起脚往这边走过来。

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刀剑们终于看清楚了自家未来审神者的脸。

眉骨深邃,眼睛狭长,瞳孔黝黑,行走间都带着上位者的威严,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发现对方意外的比自己高大半个头。

“…………(?_?)”加州清光的表情很古怪。

三日月宗近面不改色地看向嬴政,丝毫没有自己身高不足只能抬起头看人的复杂心理,即使有他也隐藏在心中没有清光表现那么明显。

“政大人,请问您要去本丸中枢吗?”他开口说道。

嬴政当然不知道自己过来时候在刀剑们中引起的轩然大波。

老秦人的特征之一就是高。

几千年前世界上所有古人都低于1米七的时候,只有那一代的古人勇于超过1米八,老秦人们更是争气,1米85都敢想想。

至于低头看人?

这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嬴政表示他的身高在老秦人中都算高的了。

听见对面穿和服的男子说的话语,他点了点头:“去吧。”

“你也是刀剑?”他转过头问道。

三日月宗近笑得一脸温柔:“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平安京时代?”嬴政听到这里,走路的动作顿了顿。

嬴政在前面,刀剑们紧随他后面开始往本丸中枢方向走去,那里有很多他们受伤的兄弟在疗伤。

三日月宗近和加州清光最靠近嬴政的两把刀。

看见嬴政停住了。

三日月宗近解释道:“平安京距离现在已经很久远了哦。”

“是吗?”嬴政挑了挑眉头。

再回过头看了眼说话的三日月宗近,脸上没有丝毫周围,头发乌黑,看上去如同双十年华的青年。

他心中想起王越手册中递给自己的有关于刀剑们的信息。

付丧神吗?

他眼底闪过一丝若有所思。

听见三日月宗近的话语,嬴政只是点了点头,平静地眼神,也没有说出他的年龄其实比在场刀剑加起来都大。

随后他开始动了。

本丸的走廊很长,一群人簇拥着嬴政往本丸深处走去,环顾四周,本丸没有审神者的坏处体现的淋漓尽致。入眼所见皆是发黄的枯草,路过湖畔的时候,湖面上有枯黄的落叶,水发出难闻的腥气,显然这是一谭死水。

到了门口的时候,髭切抱着剑已经站在了门口闭目养神。

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他睁开眼睛。

看向嬴政的方向点点头:“政大人。”

“您要进去看看吗?”

“……”嬴政抬起脚往门内走去,门口的髭切让开了路,顺利地进去,目送嬴政的背影渐渐远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位审神者过于古怪了。

作为源氏时代供奉的刀,他从男人身上似乎嗅到了一丝血腥气,再一闻,又没有了。

只是那一会儿,他后背就已经被冷汗浸透!

目光像是触电一般移开了。

本丸中枢在本丸最深处的地方,这里一切本丸重要的设施都在这里。

包括一些修补刀剑的池子还有打造刀剑的炉子,一些有御守的架子也摆放出来了。

穿过这些的最里面才是摆放刀账和本丸中枢的地方。

到了这里,刀剑们都齐齐停住了脚步,他们看着代表本丸中枢的黑色玉石,眼神变得复杂,记忆中本丸中枢是白色的玉石。

只有暗堕的本丸才会变黑。

无疑这是提示他们自己已经在暗堕本丸的事实。

嬴政上前一步,手举起放在玉石上面,下一秒,阴暗冰冷的灵力充斥整块玉石,慢慢地在本丸飘荡。

在场所有刀剑都感受到这种力量了。

怎么说呢。

感觉不像是活人啊。

这种灵力的确非常强大,然而,他们并没有从里面感受到平常灵力那种活力感。

只是空乏的阴冷感。

三日月宗近若有所思地看着嬴政。

嬴政收回了在玉石上面的头,闭上眼睛,脑海中出现了整个本丸的四维图像,本丸的所有东西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包括在前面修补池子里面受伤的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