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宗三

“通道?”三日月宗近抬起头问道?

嬴政笑了下,他长得极好,帅的又不同于刀剑们平常看到的日本人,五官深邃,只不过大家看见他往往注意的是那极为强大的气势而不是俊朗的脸。

这也是因为他笑起来气势温和了一些,刀剑们这才敢盯他的脸。

“我陵墓中有很多财宝,时空政府不敢擅自动用,又害怕损失,假如真的损失的话,他们还要赔,所以主动提出来要帮我修通道的。”嬴政脸上的笑容很快,几乎转瞬即逝,不少刀剑看见了都以为自己眼花,问了旁边人才知道只不过是审神者笑得太快。

当然,嬴政也没有说出自己陵墓里有很多价值连城的异宝。

那些才是让时空政府担心丢失的宝贝。

什么叫做时空政府担心陵墓中的东西丢了,特意修个通道将本丸和陵墓连起来。

转念一想,新任审神者的身份好像是个古老帝国的统治者,陵墓中有数不清的财宝好像又是情有可原的。

三日月宗近伸手拍了拍加州清光肩膀,示意对方冷静,收回手,脸上重新挂起微笑,心中不动声色地想道。

片刻之后,他露出歉意的微笑:“因为本丸中短刀只剩下刚出生的五虎退和药妍藤四郎,暂且没有特别擅长理财的刀。”

“如果大人需要的话,压切长谷部也可以胜任这个职位。”

“博多并不是可以锻出来的刀剑,可能需要去地下城捞。”

说的时候,三日月宗近扇子往下一轻轻一放,和服大袖中的手遥遥一指,角落中有一个刀剑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名字,站起来行了礼。

嬴政顺着他的手,看向了那名站起来的刀剑。

褐色头发,表情严肃,看上去十分可靠的样子,只不过嘴里似乎在念念有词什么。

压切长谷部是一把打刀,也是名副其实的行政刀,因为上一任主人是大名鼎鼎的织田信长,他的能力毋容置疑,可以帮忙干一些关于大局上面的事情。

以上的话出自王越给的小本子。

嬴政觉得王越给的小本子的确很有用,他看见的好几把刀剑的确如同上面说的那样,听见三日月宗近的话语,他沉默了一会儿。

随后开口淡淡说道:“关于压切长谷部的事情,其实我有其他的安排。”

不远处,压切长谷部猛地抬起头,眼底闪过一丝激动。

上一任审神者一直只注重武力的问题,对于行政墙面的事情一直不是很关注,他的能力并不明显,作用也没有发挥出来,这样对于一个主控刀来讲,一直是个遗憾。

现在听见新任审神者的话语,压切长谷部还有一丝不可思议。

他眼底闪过一丝狂热,这次,他一定会让审神者重用自己的。

“看来是臣下多事了。”三日月宗近闻言,脸上的笑容变都没变,语气温和的说道。

嬴政摇了摇头,开口道:“你的提议的确没有问题,作为属下责任就是为了上位者排忧解难,我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你也是为了我解答问题,压切长谷部是因为我接下来有关于他更重要的安排。”

有一说一,这个是嬴政养成的习惯。

老秦人们的性格大多是大大咧咧,十分直爽,有些关于战场上面的事情你和他们绕来绕去,他们也听不懂,还会理解错误,很容易就走歪,时间久了,嬴政也就习惯下命令的时候将所有事情都讲清楚,力求让所有人明白意思。

至于说三日月帮他排忧解难这个习惯给个甜枣,再解释情况,也是那个时候在秦国时候养成了。

一旦成为了上位者从骨子里带出的习惯就不由自主出来了。

事实上,这个效果很好。

三日月宗近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随口一说,新任审神者却十分认真地解答了,话语没有任何敷衍,可以看出的确从内心是这样想的。

真是糟糕啊,三日月宗近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这种作为统治者的魅力也太可怕了,他只不过相处短短时间,心中对于新任审神者的好感度已经提升了很多。

手中扇子轻轻一遮,他面上带着笑容,看似对审神者的话语表示礼仪,实际上借着坐下来的动作观察四周刀剑表情。

果然不出所料。

虽然刀剑们看上去还是拒人千里之外,完全没有变化,内心的变化却难以逃脱相处很久的三日月宗近的眼睛,他几乎一眼就看穿刀剑们对于新任审神者的好感度绝对不低。

特别是压切长谷部,那一把打刀的眼睛几乎已经黏在上首审神者上面了,扯都扯不下来,恐怕现在已经快要跪地效忠了吧。

嬴政当然不知道三日月宗近在心中怎么想自己,他只是看见那把刀脸上挂着微笑,便收回了目光,然后继续开口道:“之所以和大家说这件事情,也是希望大家接下来有心理准备,时空政府还会继续派人过来,这样的过程也会持续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