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兄弟

这一切的发生都逃不过嬴政的眼睛。

当然还有那天刀剑们之间的谈话,包括三日月宗近的话语和刀剑们的沉默,甚至宗三左文字难看的脸色与之后出任务的疯狂。

这一切他都看见了。

“看来有聪明的刀剑啊。”嬴政不悲不喜地说道,他的眼睛十分漠然,完全不在意这群刀剑,说完后,手指不紧不慢抚摸桌上的狐之助。

不远处的狐之助乖巧的团在桌上,一双眼睛看着上首的审神者,听话而顺从,

之后,嬴政依旧无视了刀剑们,诸事狐之助代为传达。

这样的态度让以宗三左文字为首的刀剑更加拼命了。

因为审神者曾经在会议上面说过想有一把理财的刀,他们基本上都在地下城转来转去,希望能够捞一把博多藤四郎回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本丸也很平静,刀剑们都在努力做自己的事情,希望能够得到审神者的认可。

一切都欣欣向荣。

除了某些刀剑。

髭切。

他是最早臣服的刀剑之一,心中最牵挂的就是还在修补池的弟弟膝丸。

膝丸因为出征的时候受了重伤,几乎碎刀,一直靠着修补池和陵墓碎片才缓过气,然而却昏迷不醒。

必须要审神者手入。

他低头看了看修复池中昏迷的弟弟,相比于一开始好了很多,然而还是看起来十分伤重。

沉在池底的本体也有破损。

“还是想与政大人提一下。”终于,他站起身看了眼弟弟,按照自己想的那样准备去本丸深处哀求一下。

虽然他没有把握那位一看就让人望而生畏的审神者会答应自己。

可是为了弟弟他愿意一试。

膝丸昏迷的时间太长了。

下定决心,髭切踏出了修复池,正准备继续往本丸深处走去的时候,突然发现迎面走来一只毛绒绒的生物。

随着对方慢慢走近。

正是狐之助。

狐之助嗅了嗅鼻头,眼睛闭上,转到髭切面前的时候才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刀剑似乎有些惊讶。

两只前爪蹲在身前,它语气疑惑地开口道:“怎么回事?难道那位审神者大人已经来了吗?”

因为髭切过来的方向正是本丸门口的方向,狐之助以为对方看见了时空政府派过来的那位审神者。

髭切眼睛一亮:“你说什么?”

“你知道有审神者要来?”

“啊,原来你不知道啊。”狐之助抖了抖耳朵,语气轻松地开口道:“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政大人一开始不是说会有治愈灵力的审神者过来吗?刚刚王越发消息给政大人说那位审神者大人快要到了,这才特地派我过去迎接的。”

“你从这个方向过来我还以为你看见了那位大人,特地过来通知的。”

“既然不是那你过来是干什么的?”狐之助察觉到不对劲,立马抬起头开口问道。

髭切现在满眼惊喜他原本已经做好碎刀准备,冒死进入本丸深处请求,谁想到,峰回路转,狐之助就带着好消息过来了。

他握紧了怀中的刀剑,心灵有些激动。

他也不准备进去了,现在还没有得到认可,他不想让政大人降低对自己的印象。

再一看下面的眼神警惕地狐之助。

他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既然那位审神者大人已经过来,我就没有必要进去了。”

说完。

他低头问了一句:“你接下来是去迎接那位大人吗?”

狐之助眯起眼睛,意识到髭切一开始可能是要去找审神者大人有什么事情,看样子还比较严重,只不过路上遇到自己,这才打消了主意。

考虑到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是有关于治愈审神者灵力的事情,十有八九是为了还在修复池的膝丸吗?

它一边舔着爪子,一边想道。

舔完,放下前爪。

再一看,髭切已经恢复了往常冷静地状态,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心情好了很多。

狐之助抬起头盯着髭切看了一会儿。

过了半响,它扭开头。

算了,这件事情说了也没什么用处。

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髭切这振刀从一开始就很低调,也从来没有与它对着干,本丸暗堕的时候还会时不时给它肉干。

相比于其他刀剑冷漠的态度,狐之助对于髭切的印象很好。

既然不是什么大事,它就假装没有看见。

随后它就听到了髭切的话语:“既然那位大人已经来了,要不要我和你一起过去迎接?”

狐之助断然拒绝。

这是政大人交给它的事情,既然如此它就会亲自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