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前提

本丸刀剑虽然因为在争取审神者认可十分忙碌,对狐之助‘通敌’行为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但是这个人选可不包括眼前这位。

“也太记仇了吧,当初那个审神者是什么性格我也没有想到嘛!”听到狐之助的话语,那名看起来还算清秀的工作人员顿时苦了脸,语气无奈地说道:“现代有灵力的人越来越少,那么多的本丸在等待审神者的到来,难免会有些疏漏啊。”

“大家都没有想到看起来老实的人,遇到了付丧神会变成那种人啊。”

那个工作人员有些垂头丧气,道:“但是他用本丸的刀剑们做实验这件事情,时政已经引起很大讨论,正在追究他后面家族的责任,论坛上面没有消息,也是为了防止有谁会学吧。”

“这是肯定的吧?”

“一个天生资质差的家伙儿因为身后家族的捷径一跃成为幸运儿,自卑而心狠,看见手中刀剑的力量起了歪心思。”

“啊,但是刀剑们不是已经杀了他们吗?,虽然这件事情在时政那里还是争论不休,如果不是那位大人开了口,这座本丸肯定被灭了。”工作人员蹲下身,笑眯眯看着狐之助,一点都不在意口中那位审神者的死亡。

相处久了,难免觉得刀剑比人心简单多了。

时政虽然也有官寮气息,实际上不少还是少数,大多数都是技术人员,听见刀剑因为被实验而碎刀无数次,不少短刀要被测试上限而在战场上面死亡,大家听闻这个消息,第一时间觉得不满。

不满于时政挑选人员的疏漏。

这座本丸之所以没有被灭掉,其实还有技术人员的功劳,大家都不想帮那个家族,那个审神者死就死了。

陵墓碎片的确强大无比,然而,他们也有技术绕过封锁,直接扣留刀剑,只不过不想干而已。

狐之助也是到了时政之后才知道详情来着,也知道本丸能够落在现在审神者手中,也是那群技术人员的意思。

它眨了眨眼睛,晃晃尾巴指向旁边的花溢:“你这样在这位审神者大人面前这样说真的好吗?”

工作人员挠了挠脑袋:“花溢大人可不是那种人哦,她的灵力超乎你的想象,当然比不过政大人就是了。”

狐之助听见自家审神者的大名,眼底闪过一丝温度,开口道:“大人的确十分强大啊。”

花溢全程听完。

她面前不露分毫,只不过在听见政大人三个字的时候,耳朵动了动,神情出现了一丝异样。

狐之助察觉到不对劲,转过头看她,意外捕捉到了,只不过它没有感觉到她对自家审神者的恶意,相反,它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女人的情绪有些激动啊。

靠着之前在本丸混的如鱼得水的福,这只狐之助天生能看懂人心,一眼就看出强势的女人绝对不像她表面上那样平静。

要说比较的话。

这个女人有点像王越啊。

表现出来和实际内心完全是两个人,明明看见自家审神者激动的要命,表面上还是一副冷静自持的样子。

狐之助眯着眼睛,舔舔爪子。

它收回了目光,转而放在旁边工作人员身上。

工作人员笑了:“其实你刚刚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预感了,那些刀剑还没有得到大人的认可吗?明明我们可以帮忙换本丸的。”虽然觉得刀剑们可怜,但是大佬们的需求时政也是重视的。

特别是政大人这种大腿级别。

他们一般都是有求必应,务必让对方活的开心,这才不会想回到陵墓中睡觉。

“当然啊,谁让他们当初肆意妄为来着。”狐之助理所当然的说道,说起来,它还是这座本丸最识相的生物来着,看见政大人直觉告诉它不好惹,乖乖听话。

事实证明它是对的。

不然火葬场中除了刀剑又要加个它。

“我就是提一下,但是战场上那只宗三左文字太拼命了,如果不是因为修复池和陵墓碎片他估计要碎刀了,后台排行榜中出站次数最多的就是他,几乎是其他本丸的几十倍了。”工作人员站起身,拍了拍衣服。

说起宗三左文字,这座本丸的他是个病娇,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那是诚意吧。”狐之助无所谓地说道:“要是连这点要求都做不到,那就干脆碎刀好了。”

明明看起来像是个可爱毛绒玩具,说出的话语却是恶意满满。

已经忠心的狐之助看来,刀剑们的意义就是为审神者大人捞一把博多回来。

“这件事情你们不要插手,大人没有开口说明他在等待结果。”狐之助开口说了一句,这不是说给工作人员听得,而是给他身后的王越听得。

工作人员理解点了点头:“知道了,我会传到给越大人。”

“另外我的事情已经做好,这位花溢大人就拜托你带进本丸好了。”工作人员低头对着狐之助说了一声,随后又看向面容艳丽的女性审神者,露出抱歉的神色:“花溢大人,这座本丸因为有些情况,暂时只有这只狐之助,让你造成诸多不便,十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