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碎刀

门外。

狐之助早已经等在原地,眯着眼睛享受本丸的片刻宁静,随着花溢她们行礼出来,它的眼睛睁开了一点。

甩了甩尾巴,开口道:“这个便是你们那里的礼仪吗?”

两个人做出来的姿态,狐之助都能感受到其中的严谨。

相比于王越,它觉得面前这个女性审神者更顺眼一点。

门被关上了。

花溢这才抬起头,听见狐之助的话语点了点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毕竟已经隔了数千年,那个时候的礼仪流传下来,也被改变了很多。”虽然这是她在网上找的号称最正宗的礼仪了。

来的时候,她还特地让王越看了一下,确定不会失礼这才施展的。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毕竟陛下没有生气嘛。

花溢的心头有些开心,这一刻,学礼仪的苦头都被她扔到脑后,所有都值得了。

“我更希望我能够表达出对陛下的尊敬。”花溢语气认真地说道。

狐之助从石块上面跳下来,四足落地,不紧不慢地在前面走,耳朵灵活的动了动,顺便听见后面女子的声音。

它回过头看了一眼。

发现她眼睛满是认真,显然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果然政大人说的没错,你是个不错的人。”狐之助没敢学着自家审神者的话,开口叫面前女性审神者为孩子,它的眼力见十分足,面前这位名叫花溢的女性审神者即使灵力温和,周身气势却显示她不是好惹的。

不过。

脾气硬也有脾气硬的好处。

狐之助想起审神者当然刚过来时候,那群刀剑的模样,眼珠转了转,也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它面上不露分毫。

花溢有些惊讶的道:“真的吗?”

狐之助边走边说道:“你可是我见过第一个行礼的人类哦。”虽然他也没见过几个就是了。

王越他们见面是与它之前的事情了。

王越有没有行礼它也不知道。

“王越他没有行礼?”花溢有些迟疑的问道。

狐之助转过头,看向她。

花溢眉头紧皱,然而心情复杂。

它抖了抖耳朵:“这个我也不清楚拉,不过你可以亲自过去问问吗?”

“当然。”

“是在你完成这次任务之后。”

花溢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一期一振一直沉默地跟在她身后,寸步不离,他目光复杂的看着下面的狐之助。

总感觉这只狐狸有些古怪。

然而,他又说不出来。

看见审神者的样子,他暗自叹了口气,没开口说出自己心中的话。

花溢抬起头看了下四周。

这是在一个黑暗的通道中。

头顶是带着微微光亮的珠子,走廊十分宽阔,即使五六个人并肩走也不会拥挤。

狐之助在一扇门的前面停下了脚步,并且还在原地蹲下来,等待着她。

花溢到了的时候,它才抬起头。

语气悠闲的道:“这里就是本丸的修复池哦。”

“等会儿灵力输送问题可能要拜托大人了。”

狐之助语气十分客气有礼。

花溢摇了摇头,表示无事。

“那可以进去了吗?”

狐之助点了点头,不过随后又开口道:“可以进去啦,不过您要跟在我身后哦,不然可能会有些麻烦。”

“麻烦?”花溢有些疑惑。

狐之助没有回答她的意思。

头顶着门往里面推,露出一条小小的缝隙,随后它整只狐狸都钻了进去。

花溢一头雾水,不明白狐之助的意思。

回过头,正好与一期一振对上了,交换了个眼神。

“审神者大人?”一期一振开口道。

花溢摇头道:“无事!”

随后在他的目光中,伸手推开门。

进入了房间,她终于明白了狐之助为什么语焉不详。

花溢现在房间门,环顾了下四周。

目光随后落在周围修复池,她更在意的是这些刀剑。

每一把刀剑周围都围绕着显而易见的黑暗气息,即使是三日月宗近也不例外,不,或者说,三日月宗近才是黑暗气息最为强大的那个刀。

花溢黑着脸道:“暗堕本丸?”

在来这座本丸之前,花溢有过很多幻想,毕竟王越拍着胸脯跟她讲陛下很满意这个本丸。

她以为会是个不错的本丸。

现在。

暗堕本丸?

那些刀剑周身都泛着血光,根本逃不出花溢的眼睛。

她可以肯定对方杀过人

尤其是那个看起来快要碎刀的宗三左文字。

很好!

花溢眼睛几乎冒火,竟然敢这样对待陛下。

是你小子飘了,还是老娘拿不住刀了。

强忍着握住刀的手,花溢深深呼吸几口空气,目光从刀剑身上转移开,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正事上面。

刀剑的事情等会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