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暴怒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句话,一期一振心就越发往下沉。

他总感觉有什么不祥的事情要发生。

果然,刚进时政大厅,

他听见自家审神者温柔的声音:“一期,能麻烦你去帮我申请一个登录器吗?本丸里的那个不大好用了。”

一期一振默默看了眼面前脸上带着爽朗笑容的艳丽脸庞。

说真的,自己根本拒绝不了大人的任何要求。

心中叹了口气。

一期一振认命了:“知道了,我会去窗口那边排队,替您申请最新的登录器。”

闻言,花溢脸上的笑容越发大了:“谢了,一期。”

“这是属下该做的。”一期一振答应了,随后目光担忧地看着花溢:“希望您能保护好自己。”

花溢一愣。

然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知道了,放心,我就是去找一位故人。”

一期一振听见这话,有些放心了,他一步三回头的慢慢往窗口的方向走去。

来到长长的队伍后面,乖乖地开始排队。

花溢看见了一期一振走了后,转过头,往前面继续走。

笑意也在转身的时候不见了。

重新恢复面无表情,一路火花带闪电,成功的在时政高楼的某个豪华办公室门口停了下来。

门关着。

锁看上去没有锁,里面的人一点都不知道大祸临头。

花溢敲了敲门,一共敲了三下,随后她抱胸等待里面人的回话。

“请进。”从里面传来一道男声。

推开门。

门内有一座巨大的办公桌,桌后面坐着位年轻男人,手中拿着笔,似乎在批改文件之类的东西。听见脚步声,开口道:“东西放旁边,等会儿我会直接看,出去的时候……”

说到一半的时候,他感觉到不对劲。

王越从工作中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一脸温柔笑容的花溢。

他眨了眨眼睛,开口道:“花溢?”

花溢温柔的笑容终于破功,下一秒,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

她随手从旁边的柜子里面拿出一根木棒,木棒差不多小孩拳头粗,类似于棒球棒。

气势汹汹地过去了:“狗贼,看棍!”

下手毫不留情,木棒直接噼里啪啦的往王越身上砸:“你是不是忘记你们家的家训了?”

“暗堕本丸?”

“你特么是时政呆多了!”

“……”又是一棍,带着烈烈的棍风,砸在王越面前,硬生生将时政足以可以抵挡刀剑全力一集的地板砸个稀巴烂。

他眼皮一抽。

几天不见,小青梅更加暴力了。

刚开口准备说什么,又是一棍!

“花溢,等等!”

“去死吧,王八蛋!”

“老娘这次一定活撕了你!”花溪充耳不闻,直接欺身而上。

这次木棍冲着他的脑袋砸了过来。

王越有些狼狈的躲开,眼睁睁看着这一棍子他身后的墙砸裂开了。

“………”

他真的服了。

两个人一个逃,一个追,房间内所有障碍物都被砸个稀巴烂花溢这才发泄的差不多,她手中木棒靠在地上,一通疯狂的砸人,气都没喘一个。

她一脚踹在了墙上,直接将王越卡在角落里,目光紧紧盯住对方,审问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陛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那么多的怨气都已经化成了幻境,我不相信你没有看到。”花溢的语气认真地说道。

王越揉了揉太阳穴,头有点痛。

他原本让花溢过去就是想让陛下看一眼华夏子民,没有别的意思。

谁知道花溢就这么凑巧。

听见花溢的问话,他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我不能说太清楚,我只能说这是陛下的意思。”

“我只会听从陛下的命令。”

“虽然我们与时政合作是事实,但是你还是要避嫌的。”

“至于你说的怨气——”

王越的话语顿了顿,叹了口气道:“并不是我不为陛下分忧。”

“而是这件事情本来我就无能为力。”

“那怨气不是普通的怨气。”

“那是陛下的心魔。”

花溢皱起眉头:“心魔?”

“不然你以为呢?”王越轻笑一声,目光却冷静,开口道:“你以为整个华国数千年的愿力是假的吗?”

“这么庞大的愿力,什么样的怨力才能在它下面存活下去。”

“除非陛下自己愿意。”

“无视了周身的愿力,陛下心中还在在意些什么。”

“陛下难道在意的是——”花溢欲言又止,然后在王越的目光中渐渐小声,随后不说话了。

王越收回目光。

他开口警告道:“无论你心中有什么猜测,记住,陛下不是我们能够揣测的。”

“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看的更远。”

“无论如何,秦始皇永远是我们老秦人忠诚的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