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沉睡,世界沉睡!

整整三天时间。

嬴政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中整整三天,期间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络。

等他出来的时候。

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盒子,他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狐之助。

毛茸茸的小狐狸蹲在那里守卫着他。

看见他出来后,立马来到门前。

“大人?”狐之助抬起头,嫩嫩的声音道。

上首的男人表情淡漠,气势强了很多。

它虽然不明白发生什么,但是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嬴政探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手中盒子递了过去,开口道:“这个东西送给花溢那个孩子。”

狐之助被摸的舒服的眯起眼睛,喉咙间不断发出呼噜声。

听见大人的话语,它恭敬地接过盒子:“知道了,大人。”

嬴政收回了手。

“去吧。”

小狐狸恭敬地行了一礼。

随后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嬴政看着它的背影消失在庭院之中,慢慢地收回目光,随后看向了旁边的角落,那里是一个空旷的地方。

前面有一大从绿色的矮树正好遮挡住了目光。

“出来。”他淡淡的开口道。

整个本丸归他所有,任何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包括那空旷的地方有很多刀剑在那里。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之后,嬴政扫了一眼,发现自己面前已经跪满了刀剑。

他有趣的挑了挑眉。

看来花溢的灵力效果不错,已经有不少刀剑都苏醒过来了。

“何事?”嬴政语气淡淡得说道,他的目光扫过下面的刀剑,眼底冷漠。

似乎并不在意一大群人跪自己。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大人,属下为您献上博多藤四郎。”三日月宗近行了一礼,之后他将装在木盒子重的博多藤四郎双手献上。

嬴政看着这群刀剑,淡淡地道:“我不需要这把刀。”

只不过一把理财的刀而已,不值得他花费太多的心思。

在他看来,这些都只不过是物件。

一个玩意儿,又何必当真呢?

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不代表嬴政允许这群刀剑痴心妄想。

“于我无用。”

所以你们所谓的投诚,我也不会认可。

言下之意,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包括大多数刀剑。

闻言,三日月宗近脸色瞬间苍白,他想起自己一开始面对这位大人的态度。

傲慢无礼,天真可笑。

脊背上慢慢开始涌上了一阵凉意,冻彻心扉。

没有什么比自己忠诚的主上拒绝自己的投诚更让人绝望了。

特别是刀剑付丧神。

本体是刀剑的他们,忠诚的更加明显。

加州清光已经不忍看三日月宗近的表情了,轻轻闭上眼睛,光是从气息已经感受到对方的绝望情绪。

不少刀剑更是已经红了眼眶。

“属下知道一开始的失礼,不敢恳请大人原谅。只求赐予一个改过的机会。”三日月宗近伏在地上,眼底满是哀求。

目光落在地上的木盒子。

这是一把博多藤四郎,也是一把珍贵的刀剑。

整个本丸所有刀剑连续日夜不停歇打了很久,无数次的重伤和濒临碎刀只能拼死逃回本丸。

只为了大人曾经随口说出的这把刀剑。

幻想多么美好,现实就多么不堪一击。

闻言,嬴政目光扫了刀剑们一眼。

“既然这样,那就碎刀吧。”他淡淡地说道。

“朕不会在意死物的失礼,也不会原谅活物的傲慢。”

闻言,刀剑们浑身一颤。

“碎刀的话,您就愿意再次赐予我们一次机会吗?”以压切长谷部为首的刀剑们却好像眼神坚定了,他伏在地上恭敬的行了一礼。

嬴政看了眼天空,目光淡淡,收回目光后伸出了手,原本一直带着戒指的手此刻一片光滑,那枚抑制怨气的戒指似乎已经被拿掉了。

手伸在半空中。

闭上眼睛。

他用体内的巫力链接着地下的某一座深坑,坑中站着一支庞大的军队,他们紧闭双目,神情严肃。

深坑慢慢地开始上移。

这是嬴政在进入陵墓之后掌握的能力。

在他死后,这一支完全由老秦人组成的军队也陷入了沉睡,他们沉眠于深深的地下,只等属于他们的帝王呼唤他们再次征战。

本丸中的地面不断颤动,泥土飞扬,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冒出来一样。

沉睡得士兵们似乎感受到他们帝王的气息,一个个开始身体颤抖,不断的有泥土从他们身上掉下来。

兵马之威:我沉睡,世界沉睡!

刀剑们目光紧紧盯住嬴政的一举一动。

随后。

他们看见地下的动静。

平整的地面开始往下面陷落,这个深坑似乎在本丸的下面,但是刀剑们却知道所有本丸都是存在时空中,那个深坑从本丸地下挣脱了之后,慢慢地往半空中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