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穷奢

假如有可能的话,烛台切希望自己幻听了。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首先作为刀剑付丧神,他没有听力,他一般都是靠灵力感知。

考虑到面前说话的是他的审神者大人,这也证明灵力也没有问题。

烛台切面上有些崩溃,他刚刚听到了什么,自家大人刚刚是不是说要去万屋了?估计十有□□还是要去百货屋。

这一刻,他有些后悔自己过来了。

“大人,您要去万屋?”他顿了顿,努力稳住情绪,语气谨慎的再一次确认。

怎么说呢。

总有一种神袛下了凡间一般的罪恶感,完全无法想象那样的场景。

在他心中,自家大人就是神灵一样的存在,如此尊贵的存在竟然要去万屋。

烛台切一时间有些头晕眼花。

然而,嬴政并不知道烛台切复杂的心理,他只是想去了而已。陵墓中虽然也有工具,然而却是数千年前的。

这么多年来,他也有想念新世纪工具的时候。

既然有机会,肯定是要去一趟的。

宅男永不认输!

他目光轻轻扫了眼烛台切,看出了这把刀剑内心的崩溃,挑了挑眉,开口道:“怎么了?”

为什么是这副表情。

闻言,烛台切顿了顿,他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开口道:“大人,时空政府的审神者以女性居多。”

时空政府到底是以什么吸引女孩子们蜂拥而至,刀剑们心中还是很有数。

即使没有数,他们也看见过自己前任审神者。

前任审神者是一位男性。

这就说明很多问题了。

大多数时候,这位审神者都是以厌恶的目光看着他们的脸,如果不是刀剑没有办法毁容的话,他们的脸十有□□都没有办法见人了。

即使这样,那位审神者也下令让他们将自己的脸蒙上。

“那群贱人看见你们就会尖叫,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群废物。”前任审神者在他们低下头的时候,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说话。

也正是因为如此,烛台切他们这群刀剑才明白了自己的外貌有多么重要。

原来在他们看来毫无用处的脸在旁人眼中是可以记恨的事情。

也正是如此,他们才明白了时空政府的小把戏。

因为美色什么的……

这可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情。

况且——

在烛台切看来,自己大人的容貌要比他们这群刀剑优越很多。

如果说他们只是夜空中渺小的星星的话,那么大人表示高高在上的太阳,有了太阳的光芒又有谁会在意被光芒掩盖的星星呢。

完全可以想象这样的大人去往万屋会发生什么样的sao乱。

“……”嬴政扫过烛台切一脸纠结的表情,他沉默了片刻。

过会儿,开口说道:“我可以换身衣服。”

烛台切脸上的神情更加纠结了。

不是的,大人。

你想错了。

属下想说这一切不是因为您身上的衣服。

烛台切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他总不能对着自家大人说,您在意的重点完全偏离了吧,自己担心的不是您的衣服,而是脸,。

万屋那边有一群家伙儿即使不知道您真实身份,光是看着脸都能捂嘴尖叫。

“大人……”

他想起自己去万屋时候的尖叫声,明明那些审神者本丸中已经有自己这振刀剑了,看见他的时候还是会发出声音。

不难想象,对方看见大人的场景。

“如何?”嬴政挑眉,

烛台切结结巴巴地开口道:“那些女性审神者看见您的话,可能会有失礼。”

今天的烛台切十分心累。

即使这样,他还是在拼尽全力劝阻自家大人进入万屋。然而有些事情并不是他想劝阻就能劝阻的。特别是他根本拒绝不了自家大人的任何需求。

抬起头扫了眼坐在房间中的高大男人。

一身长长的黑袍足以看出来价值不菲,宽阔的胸膛,挺直的脊背,坐姿完美的礼仪,只是在那里就让人抹不开眼。

更让人相信即使换套衣服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恐怕换装后,效果还要更好一点。

烛台切更加无奈了。

“属下这就为大人您准备衣物。”再被自家大人扫了一眼,他就有点坚持不住了。

说白了,刀剑还是十分忠诚的。

面对自家审神者坚持的想法,他们只能败北。

一边叹了口气,烛台切行了一礼之后,暗暗在心中已经想好,等会儿过去万屋的时候,直接将本丸中的笑面青江与膝丸带过去。

不,膝丸换成退吧。

短刀的速度更快一点,也能更好的保护大人,算了,退去时空政府联系吧,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也可以及时接应,

电闪雷鸣之间,烛台切在心中迅速安排好了人选,随后恭敬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