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哇哦!

烛台切回了个微笑,开口道:“您就是时空政府的造型师是吗?退的性格有些急了,对您造成了困扰,十分抱歉。”

造型师也终于平息了自己快要蹦出来的心脏。

甚至他有些余悸的看着自己旁边人畜无害的五虎退,擦了擦脸上没有的汗。

他以前都不知道。

原来五虎退是这么虎的一振刀啊。

这车技炫的人眼花缭乱的,并且他十分肯定等会儿自己回时空政府绝对不想再体验第二次。

感觉再来一次,自己就要现场暴毙。

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努力平静下来,听见烛台切歉意地话语,那个造型师也看了过来,挠了挠脑袋:“啊,我是没事的啦。”

虽然五虎退将他带过来的时候,动作十分迅速。

导致他到达这里也是吐的昏天黑地,然而,并没有产生特别严重的后果。

烛台切如此郑重其事的道歉,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住了脚步,脸上带着局促的紧张笑容,

“毕竟我也是过来工作的嘛,短刀的速度的确很快,是我体质有些弱的问题。”

说起工作——

这个造型师这才想起来自己过来是为了什么,抬起头看向烛台切,开口问道:“这次我过来的工作是什么?”

“是替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打理头发吗?”他语气疑惑地道。

闻言,烛台切停住了脚步。

扭过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五虎退。

五虎退这只小短刀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正在那里开开心心的和小老虎们玩耍。

造型师顺着烛台切的目光看了过去,

他有些不明白。

烛台切收回目光,歉意着看向造型师:“是的。”

“只不过一切还是要随大人的心意,我们只是将一切都准备好呈现给大人。”所以,这位造型师很可能白跑一趟。

造型师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本丸,表情有些苦恼,眼底陷入一片回忆。

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猛地抬起头说道:“等等,我好像记得这座本丸。”

“越大人说过,这座本丸是位大佬,让我们平常都要恭敬一些,可是不对啊,我记得那座本丸里面全是暗堕刀剑来着。”

他虽然是个造型师,但是刀剑有没有暗堕还是看的出来的,虽然看起来有些怪,但是周身清澈的灵力显示绝对是个正常本丸。

烛台切在前面走着,造型师在后面念念有词。

“因为本丸发生了很多事情啊。”烛台切轻描淡写的将事情带过,经历过很多事情的刀剑,面对外来人总是带有些警惕。

造型师挠了挠脑袋,正准备开口问什么的时候。

前面的烛台切已经停住了步伐,紧随在身后的他连忙也同样停住了步伐。

好奇的伸出头看了眼外面,正对着紧闭的房门。

烛台切扭过头对着一脸好奇的造型师道:“这便是大人的住所。”

造型师点了点头。

烛台切上前轻轻敲了敲房门。

正在房间里面闭目养神的嬴政睁开了眼睛,他听见了门外的敲门声音,他淡淡的开口说道:“进来。”

话音刚落。

门外的敲门声停了,禁闭的房门也被从外面打开,露出了站在外面的两个人。

一个是抱着木盒的烛台切。

另一个则是完全不认识的人。

嬴政皱起眉头,道:“你是何人?”

“启禀大人,我,我是技术部的造型师。”那造型师结结巴巴地说道,他在时空政府也算不上高层,第一次面对传说中的大佬,难免会有些紧张。

这一紧张,连话都没有说全。

闻言,嬴政目光扫了眼烛台切。

淡淡的。

烛台切低下头,行了一礼:“属下将衣服带了过来,这位造型师也是属下找的,一切都随大人心意。”

“......”嬴政没有说话。

他没想到只不过短短出去一会儿,这只刀想的事情这么多。

连他的发型都考虑到。

随后。

他又平静地开口道:“东西呈上来吧。”

烛台切恭敬的将手中的木盒子打开,双手呈送在他的面前。

嬴政目光扫了一眼。

他拥有上辈子的记忆,俗话说,宅男的手办,住宅的一半,能够买的下两个房间的宅男自然不是什么穷人。

这些品牌他也都认识,不少都是主世界那边的奢侈品。

有些还是新出的限量版,显然花费了不少心思。

他伸出手轻轻点了一下木盒,开口道:“就这个了。”

木盒是在最上面的,里面是一套纯黑色的衣服,剪裁良好的上衣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盒子里面,裤子因为在下面,没有看得太出来。

“是。”烛台切自然是应了。

随后退到一边,开始整理衣服,等会儿将衣服拿出来。

嬴政收回目光看向了面前的造型师,目光冷淡,脊背挺直气势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