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伪装

烛台切一脸恭敬的行礼离开了。

嬴政拿着今天的晚膳回房间,动作迅速的用完膳,再次将剩余的碗筷端起来,走到门前,打开门。

门口一只小狐狸已经等待在外面了。

看见了他的身影,小狐狸前爪放在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小孩子嫩嫩地声音道:“大人。”

“东西送到厨房。”嬴政直接将碗筷放在门口。

他不喜欢别人进入自己的房间,也不准备让任何人进入自己的房间。

狐之助点头应下。

嬴政转身回到房间里面,关上了门。

门外的狐之助等到门被关上的时候,这才将地上的碗筷顶到头顶上,也不知道它用了什么巧劲,总之尾巴和四肢一起用了。

毛绒绒的头顶顶着快要将它一整只狐遮盖住的食盘往厨房的方向走去过,蓬松柔软的大尾巴拖在身后,四肢轻盈。

回到房间。

嬴政再次来到桌子旁,掀开才画好的白纸,他低头扫过白纸上面的三个小人。

伸出手,他拿起了桌子上的笔。

笔头在两个小小人周围停留了很久,迟迟没有落下的痕迹。

片刻之后。

另一只手摩挲了下白纸,眼底闪过一丝看不清的情绪。

下一秒,他就恢复了平静。

目光依旧冷静,手中的笔也开始继续勾勒,因为一开始所花费的功夫不小,这次他只需要渲染一下细节就可以完工了。

铅笔在手中画得很快,嬴政动作也很迅速,细细的黑线在白纸上面跃然而出。

“差不多了。”嬴政最后一笔落下来,随后放下笔,一只手拿起白纸,目光看着上面已经成品的手办图。

不止是一开始一大二小的三个成品手办图。

白纸的下方还有一些手办的结构图,内部结构已经被描绘出来,包括头部,身躯,四肢,还有一些衣物,最下面的底座也被他画出来,纹路栩栩如生。

端详了一会儿,确认没有问题。

他便开始认真细细的制作手办。

手办作为一个精细活儿,耗费的时间不短,再加上嬴政对待事情态度都很认真,一来二去耗费了不少时间。

第二天早上,嬴政从修炼中醒过来,门口便有人行了一礼。

开口让来人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青色头发的男子,五官俊美,前提是忽略他眼底的一些疲惫,看样子得知消息后他一夜未睡,都在思考这件事情。

“大人。”烛台切的态度十分恭敬。

嬴政目光落在了他手中的纸,开口道:“商量好了?”

“启禀大人,我们决定一切都按照他们的意思。”说完后,烛台切又低下了头,行了一礼,双手恭敬的奉上有名单的纸。

嬴政看到后,目光扫了一眼白纸上面的名单,没有说什么,只是让狐之助将名单送到时之政府。

时之政府对于大佬的要求一向贴心。

狐之助刚刚送过去,没有到半个小时,嬴政的通讯器就已经收到了回复。

“大人,我们已经安排刀剑下去,目前正在派送中,稍后便回到达您的本丸。您不愿亲自动手的话,本丸中枢可以帮助刀剑启灵。”前面一句话十分官方的话语,后面一句话则有些私人的因素。

应该是王越考虑到自家陛下最近和世界意识斗智斗勇,不愿意让这种小事打扰。

嬴政看着通讯器里面的话语,表情未变,目光却透露出一丝感兴趣,能够在和他的通讯器中加上这句话,那个孩子应该又升职了。

升职可以有这个小世界意识庇护的地位了。

白天夜晚都待在房间里面制作手办,等到手办需要晾干的时候,再出来走廊边缘,抬起头看一看天空。

过几个时辰,再回去继续。

这就嬴政的日程安排。

时光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过去差不多半个月。

手办的进程也已经到了尾声,身上的颜料也被嬴政细细的描绘一遍,只等在阴凉的地方晾晒干净。

这一天,嬴政将已经做好的小手办准备收起来的时候。

门口传来了敲门的的声响,伴随而来的还有烛台切恭敬地声音。

“大人,越大人过来了。”

本丸中的刀剑知道王越是华国人,而自己大人是那个古老国家曾经的统治者,面前前者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起码看见王越前来的时候,他们不再冷面相对。

烛台切看见这位金丝眼镜的男人,第一反应便是过来找自己审神者。

闻言,嬴政的动作一顿,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目光轻轻扫过了自己手中的木盒,动作仔细地将手办放进木盒,不紧不慢,等到木盒被完全收起来的时候,他才开口道:“让他到前厅等着。”

前厅是嬴政所在房间的最前面,走廊的右侧,也是花溢第一次过来时候所见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