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让他们自己做。

同源的血脉气息会相互吸引。

再加上两个孩子本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到了安全的环境,周围的一切都有他们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是一直伴随他们童年的气息,也是会让他们安心的气息。

扶苏率先在包裹中醒过来,他一睁开眼睛,正好就看见了自家父皇正低着头看着他。

他浑身一颤,气息散发出去。

兄长的气息再加上父亲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原本才被安抚好的胡亥也开始不安分了,他紧闭的双眼动了动,口中发出细微地声音。

睫毛动了动。

然后他也睁开了眼睛。

并且还看见了面无表情的自家父皇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应该是刚刚才看过兄长大人,听见他苏醒的声音,这才转过来视线的吧。

胡亥被目光看的下意识僵住了。

他原本霸道的伸出两只手准备将举着他包裹的王越打断手,后者举起来的方式让他有些不舒服,然而被这个目光一看,他立刻就不敢动了。

胡亥就想起以前在秦朝皇宫里每次他犯错被父皇面无表情盯着的情况。

总之,两个孩子全部一瞬间安静下来了。

王越则看出来不对劲。

或者说即使是幼年作为陛下后裔的两位殿下也强的可怕啊。

身体的年纪小导致无法很好的控制威压,两个孩子苏醒的那一刻,威压到达了最强,让王越只感觉身体一沉,呼吸有些困难。

然而这种压力很快又消失了。

王越看了看不可一世的两位殿下在看见面无表情的陛下,立刻身体全部僵住表情乖巧懂事。

他忍不住抽动了下嘴角。

虽然身为手下说出这样的话不太好。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在心中吐槽一句。

殿下们是对陛下有多么大的阴影,只是一个眼神就这么乖乖收敛。

“陛下,现在还在院子里,主世界意识很快就会回来的,”院子中的三父子在僵持中,气氛也很安静。

还是王越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斟酌了几下,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话。

闻言,嬴政扫过了两个包裹中的扶苏和胡亥,两个看起来差不多三岁的孩子,还在僵硬状态,作为父亲,他一眼就看出这两孩子的心情。

类似心虚愧疚不敢面对之类的表情。

嬴政收回了目光,他的表情看不清情绪,只是转过身往本丸深处的房间走去,扔下了一句话:“既然如此,便带他们过来吧。”

“烛台切,你们退下吧,顺便准备一些孩子用的饮食。”

言下之意是不用继续呆在院子里了。

王越小心翼翼地将自家两位殿下抱在怀中,听见嬴政的话语,他忍不住松了口气,一直提起来的心也放了下去。

十分恭敬地应道:“是!”

行了一礼,他抱着两个孩子跟在了嬴政的身后。

看方向,应该是本丸的深处也就是嬴政所在的房间。

院子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剩下的刀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不是傻子,明显看出了刚刚的气氛十分诡异。

笑面青江将刚刚三父子的表情尽收眼底,自然,包裹中原本危险十足的两个孩子,只是被自家大人一个轻飘飘的目光。

轻轻一扫。

立刻浑身僵硬,不敢动弹,一看就是十分畏惧的样子。

“……烛台切。”笑面青江在大家都散开的时候,来到烛台切的旁边,轻声说了一句。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

一直都默默埋头往前走的烛台切伸出手阻止了他。

笑面青江一愣,随后停住了脚步。

烛台切随后也停住了脚步,他在前方回过头正好看见了笑面青江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的表情,满是焦虑和担心。

说起来,这振笑面青江虽然是本丸中的刀。

但是来的时间并不长,再加上性格比较孤僻,其实并没有收到前一任审神者多少影响。

毕竟才来没多久就进入了修复池来着。

没有多少意识。

也就代表着他其实心灵十分纯澈,纯澈的在担心审神者。

“青江殿不要想那么多吧,大人也并没有说需要我们出手啊。”烛台切暗暗叹口气,莫名的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三日月他们会留下笑面青江了。

这种即使经历过暗堕却依旧保持心灵纯澈真的十分难得。

也怪不得审神者大人面对笑面青江态度会柔和很多。

烛台切暗想了一句。

说起来,面无表情的扫一眼也是态度与众不同吧,毕竟大人并没有无视这振刀剑呢。

……

总觉得。

有些嫉妒呢。

烛台切轻笑了一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自己可能前段时间剪辑视频导致脑子坏掉了,竟然会嫉妒同个本丸的刀剑。

笑面青江听见烛台切的笑声有些疑惑:“烛台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