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别吧,我心挺静的。

事实上,扶苏预料的没错。

当他发现大军在天道的帮助下,一路势不可挡的前来,自知自己性格的他,直接自杀,下令将帝位传给了胡亥。

朝廷动荡。

然而胡亥公子性格残忍的赫赫威名到底还是起了作用,大臣们再怎么不服气,最终还是低下头承认对方为新的帝王。

“说起来,兄长大人当初可真是相信我呢。”胡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没有人知道当初知晓自己留在世上唯一亲人自杀,留下他一个人时候,胡亥的心情有多么绝望。

是的,绝望。

他以为已经成为帝王的兄长会活下去。

而他也做好了为对方赴死的准备。

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份遗诏。

话语中的怨气成功的引起扶苏的注意,他看了眼胡亥冷漠的表情,眼底闪过一丝愧疚,似乎想要说什么。

胡亥虽然看上去比较具有攻击性,实际上很依赖人,父皇在的时候依赖父皇,他在的时候依赖他。

“阿亥,抱歉了。”扶苏转过头对着胡亥低声说了一句。

他的表情带着一丝无奈。

而胡亥听见了这句话。

他恶劣的舔了舔嘴巴,开口道:“没事,反正最后我的想法还是达成了。”

“父皇。”胡亥抬起头看向了上首的嬴政,他语气无所谓的道:“您不是在好奇我身上的血气到底是为什么吗?”

说话的时候,他看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又重新冒起来的血气。

血气弥漫在房间中。

他低头轻嗅了了一下,皱了皱鼻子,露出嫌弃得神情。

不过说话的时候他还是展示了下自己身上的血气,好像生怕自家老父亲不知道一般,嘴角青勾,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嬴政平静地看着这个熊孩子在下方挑衅,手指轻敲桌面的动作不急不慢,目光平淡地看着对方。

“……”胡亥挑衅了一会儿,然后发现自家父皇完全没有陪他玩的意思。

目光完全看穿了他的心思,不想继续聊,想要扯开话题。

或者说在回避血气这个问题。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

“……好吧!”过了一会儿,胡亥在嬴政淡淡的目光下面坚持不下去了,在这种熟悉的目光下,他总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犯错的时候。

父皇也往往都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们。

过一会儿,就开始罚他们。

他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忘记了,没想到过了几千年,他回想起来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我说就是了。”

胡亥肩膀松了下来,他抬起头,脸庞带着一丝不爽。

低声道:“明明是你们把我丢下的,还问我为什么身上的血气那么重。”

被指责的扶苏表情更加无奈了。

他虽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样做,当然这样的话语不能让胡亥听见。

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会担心幼弟。

特别是他在地府看着被血气缠绕而送进来的胡亥时候,那是他成为继承人之后的第一次失态。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兄长自杀后将皇位传给了我,朝廷上下摇摇欲坠,大军又已经压境,到了城下,我用了很多办法都没用,最后只能使出这个计策。”胡亥摊了摊手,表情带着一丝愉悦。

说道这里,胡亥勾起唇角,他的眼睛带着一丝淡淡的蓝,看上去十分漠然:“反正都是刀子,已经成为了天道手中的刀子,也不妨碍成为我手中的刀子。”

“要知道让整个老秦人沉睡下去,可是要不少贡品的,为了一命抵一命我花费了不少功夫,那些方士也真是胆小,一点用处都没有,活祭区区几十万人都要跪下求饶,如此没用不如死了算了。”

“”最后我亲自动手用整座城活祭他们,这才成功。”

“……”扶苏揉了揉自己的酸痛的鼻梁,他记得父皇从小便一直在担心胡亥走歪路,也一直叮嘱要爱民如子,谁知道他们不在,胡亥就故态重发。

“你活祭了多少人?”

“啊?几十万人吧,他们非要进来那座城我也没办法啊,谁告诉他们我会在那座城等他们过来宰我?”胡亥手撑着脸,眼底满是残忍的笑意。

他没有说为了成功,他拿自己当了诱饵。

活生生在大军面前烧了自己,也烧了整个大军。

城门紧锁,巫力夹杂着火焰燃烧了整个城池,熊熊的火焰烧出了几米高的骨灰,也烧出了几乎染红了的整片天,被困在里面的大军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能在火焰中不断发出哀嚎的声音。

突然,胡亥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抬起头看向了上首的嬴政,开口到:“对了,父皇,那些反叛的蝼蚁应该不算子民吧。”

他想起了自家父皇小时候的叮嘱。

嬴政轻轻扫过下面的两个儿子,胡亥说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愉悦的微笑,显然,在他看来即使最后他死了,但是他成功将几十万大军一起陪葬,他就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