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暗流

然而,他心静不静不是重要原因。

重要的是他父皇想让他刻竹简。

“……”胡亥扭过头看想自己兄长,目光带着一丝期待。

扶苏从地上站起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感觉到胡亥的目光,他不急不缓的走到了弟弟身旁,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切尽在不言中。

胡亥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额头抽动了一下,看起来表情十分不爽。

扶苏无奈地耸耸肩,小时候他可没少被牵连,往往胡亥受到惩罚的时候,下一个就轮到他。胡亥抄一面墙的竹简,其中有半面墙是他的。

“阿亥,你的确该修身养性了。”

他悠悠的叹了口气,目光看向房间的门外,走廊种有一些微光,微光在走廊中十分好看。

不远处的黑暗中有一个高大的背影十分显眼,正在走向走廊的尽头。

在背影的后面还跟着个人,体型有些眼熟。

扶苏回过头扫了眼房间中的阴影,果然,原本王越待的地方空无一人,第二个人影应该就是他。

收回目光。

从房间种走出去,跟在前面的身影。

房间中只剩下了扶苏,他听着自家兄长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黑了脸。

幼年巫族也是巫族。

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发出任何声音。

“我知道了!”胡亥恶狠狠的说道,他知道兄长的态度十分明确拒绝了,为了让他有个深刻的教训,不会帮他刻竹简。

不然也不会提醒房间中的他特意发出声音。

不帮就不帮。

他也能刻。

“下次你犯错的话,我也不会出手帮忙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体型变小的缘故,胡亥的心理也幼稚了很多,这样话语换作是往常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一直关注房间里动静的扶苏停下了脚步,目光扫了眼房门,他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提醒一下胡亥,以前每次被父皇罚的时候,大多是因为他的错。

从而在目光期待的看着他,让他分担一部分的惩罚。

刚刚也是。

在父皇面前得意忘形了。

然而。

这样的僵持并没有持续多久就结束了。

因为他们已经恢复了本来的体型,等待在一旁的刀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小心翼翼的用房间中的丝绸将两个人包裹在里面。

之后又抱着去往了用餐的地方。

扶苏与胡亥就这么被抱了一路。

等到再次被放开得时候,他与胡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一个餐桌前面,上首是正在不急不管用膳的嬴政。

而他与胡亥正在右手边的位置。

身后还有两名刀剑正在侍候他们。

嬴政对于两儿子变回原来一点都不惊讶,只是扫了一眼,随后又收回了目光,继续刚刚用膳的动作。

“看来这一世你们的天赋不错。”

刚刚的刀剑也是他派过去的,不然,这两个还是三岁体型还是孩子根本没有办法跨过漫长的走廊来到这里。

扶苏此刻正在被喂布丁。

这是烛台切最新力作,据品尝过的五虎退说,绝对适合儿童的甜品,因为担心会堵住喉咙,还被特意做成了别的口感。

只要一咬下去,布丁到了嘴巴里,立刻就会化成浓香醇厚的羊奶。

羊奶也是烛台切特制。

总而言之味道十分不错,有时候品尝过一次的短刀们都会念念不舍的在厨房种徘徊。

被做成布丁外表的羊奶也十分的好喂。

两个小孩都是成人心了,这种布丁吃起来让他们没有丝毫心理负担,一口一小个,到了嘴里就会化成羊奶,味道还不错。

平常脾气最为暴躁的胡亥此刻都安静了不少。

这也让一直注意这边的烛台切松看口气。

他从将羊奶布丁端进来送到两位小主人面前,目光就没离开过那个地方,一直关注两位少主人淡淡表情,生怕对方有什么不满意。

现在看来。

是满意的吗?

烛台切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如果真的成功,他一定会将整个制作过程拍成视频发到平台上面。

两个孩子的胃口不小,起码相比于同龄人要大,小碗中的羊奶布丁很快就吃完了,刀剑们原本准备喂到一半时候放下的。

这是普通人类小孩的胃口。

还没等他们放下手中的勺子,小孩的脸上便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胡亥本来胃口就大,刀剑们喂到一半不喂了,他哪里受得了。

差点开始动手。

第一个察觉动静嬴政抬起头,轻飘飘的扫了胡亥一眼。

这一眼,成功将后者的暴脾气压下去,安安分分的收回手,呆在包裹中,他这才收回目光开口吩咐道:“继续喂。”

“他们没吃饱。”

刀剑们闻言。

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继续开始喂。

吃完了之后,刀剑们将桌子收拾干净之后,行了一礼,之后再恭敬的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