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撒娇

“不管怎么说,我们先与另一位小主人联系上吧。”烛台切暗暗叹口气,说道。

他也发现两位小主人性格的不同,即使长相相似,即使是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分辨出两位小主人到底社会是兄谁是弟。

作为兄长的那位小主人性格要稳重很多。

“好吧,我知道了。”扶苏有些惊讶的接受了刀剑们的拜访,侧耳倾听了刀剑们心中的担心,他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

看来最近发生的时候都被这群刀剑看在眼中。

想来他们也有些紧张吧。

“父皇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扶苏微笑的说道,随后目送烛台切他们离开看房间。

“应该和胡亥说一下吧。”等门被关起来的时候,扶苏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的额头。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走出门,往胡亥房间走过去,考虑说话咬字是否清晰的问题,临走前,他特意变了身。

幼年巫族外表要比正常人孩子高大很多。

5岁的孩子看上去有□□岁的样子。

扶苏步伐笔直的来到了胡亥的房间门口,中途有路过嬴政的房间,看着寂静的走廊,他脸上露出无奈地微笑。

以前的时候,父皇也是这样。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去安慰他的。”十分诡异的明白了自家父皇的意思,扶苏转过头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轻轻说了一声。

走廊没有人回应。

不过他也不指望有回应,说完话之后已经往前面继续走了。

本丸很大。

经历过两任审神者的本丸,不断的开拓,已经比正常的本丸要大上很多,嬴政的灵力虽然阴森却十分强大,直接将本丸又扩大了很多。

这种趋势现在还在不断增加。

胡亥住的房间便是后来才建的,位置在本丸的边缘,快要靠近田地了,原本胡亥也不住在这里,他是后来才搬过来的。

扶苏穿过一望无际的田地,田地间还有刀剑在不断忙碌什么,他们抬起头看见了扶苏的身影,并没有因为他身体年纪小而轻视,恭敬的上前行礼。

田地过后,便是一座假山,假山下面是由洁白无瑕的石子组成的景色,特意做成了湖水波浪的形状,假山的旁边还有一颗松树盆景。

气氛十分幽静。

扶苏踏上了房屋门票的走廊木板上面,他停在了门口,目光看着面前的门,并没有急着敲门,而是闭上眼睛,侧耳倾听房间里面发出的声音。

声音很小却十分耳熟。

扶苏几乎立刻就知道房间里面的胡亥在干什么。

刻竹简。

“扣扣!”他抬起手,敲了敲门。

房间内传来了懒洋洋的声音:“进来!”

闻言后,扶苏推开了门。

胡亥此刻已经变成了五岁小孩的样子,手中拿着竹简,另一只手则拿着小刀,聚精会神的盯着手中的竹简,时不时的用小刀在竹简上面刻一些字。

一些木屑伴随着他的动作掉落在地上,一行行的小字出现在竹简之上,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胡亥抬起了头。

“什么啊,原来是你?”胡亥有些不爽的说道,黑与蓝交错的眼睛重新看向手中竹简,此刻的他看上去就像只不满的小狼崽子。

狼崽子心情十分不好,假如有尾巴的话,估计能当成扫把噼里啪啦甩。

扶苏知道弟弟在起什么,进了房间,反手将门关上,他坐在了胡亥面前,看着不高兴的面容,轻笑了一声:“看见我有些失望?”

“……”胡亥啧了一声,扭过头。

握好手中的小刀,继续开始刻竹简,没理扶苏。

两兄弟相处的方式很有意思,扶苏十分温和,胡亥更加具有攻击性,让所有人跌掉眼镜的是胡亥有时候并不会攻击扶苏,甚至会选择听前者的话。

“还在生气?”扶苏低头看了下地面上的场景。

距离上次父皇罚的时间,现在已经过了三天左右,地面上有一摞已经刻完了的竹简,刻完的竹简被刀剑做好了后续工作,晾干了,整整齐齐摆在旁边。

扶苏伸手拿了一个。

果然不出他的预料,竹简上面刻的是诗经。

“你好烦啊。”胡亥不耐的语气从竹简那头过来,抬起头,正视了扶苏的目光。

目光十分掘强。

“终于愿意抬起头看我了。”没成想,扶苏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勾起一抹微笑,语气轻松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准备一直刻竹简呢。”

他才没有!

胡亥反射性想要反话。

话刚刚到嘴边,他突然看见扶苏调侃的目光,抽了抽嘴角,干脆将不耐烦的话语憋了回去,重新低头,手中握着小刀开始继续。

整件事情他根本没有错,明明是他们两个抛弃了他,凭什么他要受罚?

想着想着,胡亥表情更加阴沉,手中握着的小刀更加用力了,竹简被他这么一刻,发出快要支撑不了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