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稍安勿躁

“……”

院子中的景色很高,走廊尽头的绿植还在,宽大的叶子透过阳光在地板上洒下一片片不规则的光斑。

嬴政坐在桌子后抬起头,天空很蓝,他只感觉到淡淡的主世界意识的气息,不,或者说,那只是他残留的气息。

气息实在是太过于微弱了。

嬴政感受到之后心中第一个想法,他闭上了眼睛,准备继续探索的时候,绿植后面的门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人影不高,差不多快要被绿植挡住了。

“父皇!”那人影看见了嬴政之后,转身绕过了嬴政,来到了面前,行了一礼。

嬴政看着自己的大儿子。

目光平静:“何事?”

扶苏站起身,他知道父皇这是让他免礼的意思,来到走廊前面,听见嬴政的问话,他轻轻一笑,便将刀剑们担心的事情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毕竟他们都在担心父皇,我也就过来跑一次。”扶苏姿态优雅的坐在还椅子上面,他面色温和的说道。

“多事!”嬴政淡淡的道。

“父皇默认我的选择不是吗?您也担心阿亥会想歪掉吧。”扶苏伸出手将自己的衣角抹平,听见自家父皇的话语,轻笑了一声。

他接过这件事情可是提前打过招呼的。

走廊前面空无一人,他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回应,然而,整个本丸都在嬴政的目光下,一位帝王如果不愿意的话,一定会开口拒绝。

更不用说是自家父皇了。

“阿亥年纪尚小,性格不稳,你的责任很大。”嬴政面无表情的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品了一口,抬起目光,看向了扶苏。

胡亥性格之所以肆无忌惮,一方面有嬴政默认之外,更多的是他有一位保驾护航的兄长。

扶苏相比于嬴政要更加宽容。

“您说的对。”扶苏清楚自己的选择,他是嬴政亲自定下的继承人不是没有理由的,他冷静,会思考,有手段,性格稳重。

面对嬴政的话语也不反驳,事实的确如此,他对从小一起长大的胡亥要宽松很多。

说完之后,他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停留。

转而说起自己过来的目的。

“不过,阿亥好久没有看见父皇您,一时激动也是在所难免的。”扶苏面前没有茶,他现在的身体还是太小了,喝完茶的话,晚上很可能睡不了觉。

“他很依赖您。”

扶苏轻轻的说完。

胡亥的一切做法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引起他父皇嬴政的注意。

这也是他难得的撒娇方式,也是父子三人不约而同的默契。

所以冷战的时候扶苏旁观一切,嬴政默默配合着胡亥,要不是冷战的时间太长,扶苏也不会出手。

几千年时间过去了,的确应该让胡亥发泄一下。

“你和他聊过了。”嬴政平静的道。

“是!”扶苏点了点头,他并不意外自己的踪迹被看出来了,他知道这些瞒不过自己父皇,十分干脆的挑明了。

扶苏揉了揉鼻梁,他感觉有些头疼,揉完之后,酸痛感慢慢下降,这才感觉好一点。

收起手,他抬头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嬴政。

神情有些无奈。

算了算了,这次估计又是他劝和。

扶苏已经习惯了,从以前秦朝的时候便已经这样了,父皇与胡亥闹冷战的时候,双方都不是会主动低头的人。

每次都是他开口挡在中间。

“犯错这件事情我也与他说清楚了。”扶苏顿了顿,转过头看向他刚刚进来时候的方向,开口道:“阿亥,进来。”

门口大绿植树叶阴影下面一小块不同寻常的地方,听见扶苏的声音,那一小块阴影动了动,一个小小的人影从里面钻出来。

正是胡亥。

因为刻竹简已经用了不短的时间,胡亥过来的时候,变身时间不多看,只能用着三岁小孩得体型,说话都有些不清楚。

不情不愿的出来。

抬起头还看见嬴政和扶苏齐齐看向他的目光,特别是看到自家父皇的目光时候,胡亥眼底闪过一丝心虚,没敢说话。

“父皇。”胡亥老老实实行了一礼。

嬴政点点头,随后看向扶苏,询问他的意思是准备干什么。

扶苏嘴角勾起微笑,他也没有想到胡亥会跟过来,要知道胡亥对他虽然依赖,性格却十分强势,每次他开口让他做什么,十有□□会拒绝。

这次是罕见的同意了。

“阿亥,你过来是准备对父皇说什么的?”扶苏的语气淡淡询问。

“……”胡亥。

胡亥一脸憋屈。

他当然知道自己过来干什么的过来前心里也有想过自家父皇为什么罚他刻竹简,原本一直没准备面对,谁知道扶苏那家伙开口直接挑明。

话语一敞开。

他就知道自己做错了。

皇室的亲情大多罕见,即使有,存在感也很小,不聪明一点的话根本发现不了这种怪异的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