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暴与仁

听见女娲传来的消息。

远远坐在本丸中等待的嬴政睁开了眼睛,他目光看着院子中的场景,轻轻勾起唇角。

事情已经成了。

女娲拜访紫霄宫这件事情乃是他的要求。

那位合道圣人没有开门则是透露出一种意思,他没有被主世界意识控制住。

他还有余力与之对抗,两童子说老祖在闭关,估计也是主世界意识的命令。

主世界意识没有办法完全控制住合道圣人,为了防止这件事情被女娲看出,只能说是闭关,真要开门的话,嬴政只能可惜的感叹一位人族圣人的逝去,毕竟圣人也无法面对洪荒主世界意识控制下的合道圣人的全力攻击。

而他可能会看在对方出力的份上,帮助伏羲转世成妖族。

更关键的是。

恰好在女娲拜访的时候开始违抗,让主世界意识措手不及,这个消息传给嬴政,他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除了证明自己还有意识,另一方面是合作的意思吗?”嬴政看着天空,他仿佛看见了在紫霄宫中与主世界意识抗争的那位圣人,他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看了很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

久到院子中踏入了两个小小的身影,他们一前一后来到院子中,看见抬起头看着天空的嬴政,齐齐目光透露出疑惑的神色。

“父皇,您今天的心情不错?”扶苏第一个行礼的,行完礼之后,他开口说道。

后面的胡亥紧跟着行了一礼,听见兄长的话语,随口一说:“不止是今天,最近几天您的心情好像都不错,当然,今天的心情最好。”

这件事情不止是他们清楚,本丸中的刀剑也很清楚。

审神者控制着本丸的灵力,心情得好坏同样影响着本丸,一直做内番的那几振刀剑是体会最深的,他们种下的作物长得很快。

喂的马也更加活泼,马蹄强健有力,追短刀时候的速度也增加了。

这下子,所有刀剑都知道自家审神者心情好了好几天。

“一直困扰的事情终于解决了,而且也联系上了旧人,心情自然不错。”嬴政听见两个儿子的话语,他抬起目光看了下方。

扶苏正在坐在椅子上面,不紧不慢的端着茶杯喝着白开水,听见他的话语,神色似乎陷入了沉思,看起来也想到了什么。

相反,胡亥坐姿则要放肆了很多。

他直接将腿放在身前,坐姿更是十分放肆,看起来像只张牙舞爪的小螃蟹,小孩子的身体就是柔软,做出这样的动作他面上依旧没有疼的感觉。

反而晃晃悠悠的倒在椅背上面。

一双黑中带蓝的眼睛也微微闭上了,这个反应是嬴政所熟悉的,也是他亲手教给这个孩子的。胡亥的情绪太过外放了,也太过具有攻击性,特别是一双眼睛,外人基本上看一眼眼睛,立刻明白了他的心理活动。

为君者最忌讳被人看穿情绪,很容易会被下位者抓住把柄,之后再出手。

嬴政在看见一次之后,直接将胡亥扭了回去,只要思考国之大事的时候,必须让人看不清自己的情绪,还记得听见话语时候,胡亥捏紧拳头的样子。

现在看来。

嬴政扫了一眼两个孩子,心情更加不错了,他当年的教导也有成果了,那些他不愿意发生的事情,除了秦朝灭亡,其他都避了过去。

兄弟相残,旧臣反目,大军活埋。

几件他穿越时候压在心头上的事情都被以一种想象不到的方式解决了。

他看着正在思考的两个孩子,也没有出言提醒他们,有些事情他们只直到一二,但是那些线索也足够他们推出了大概。

没有想明白,也只是差个时机罢了。

想到这里,嬴政拿起面前摆放好的笔,目光淡淡的看着面前的绿植,看了一会儿,周身气质平静,手拿着笔悬于纸上,行云流水写了一个小篆。

小篆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十分普通,貌不惊人,然而目光放在这个字上面的时候,直接会发现这个字的每一个部分,每一个普通,每一个貌不惊人下面都包含着恐怖的杀气与血气。

看的人头晕目转,忍不住后退几步,一直到平静下来,这才感受到从脊椎骨上面慢慢弥漫上来的凉意。

不过这对胡亥一点用处都没有,他目光看向纸上的仁字,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一点也不害怕那个小篆里面的恐怖气息,相反,他还有些亲切,除了扶苏,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家父皇了。

即使那些所谓的臣子都不行。

要知道他可是父皇亲手教出来的孩子,那些愚蠢的老家伙儿总是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他做下的事情,为什么不动脑子想想,能够教出他的父皇会是一个只会写仁的帝王吗?

他与扶苏都是父皇的血脉。

他们传承的却不仅仅是血脉,还有完全两种完全背道相离却又相互连接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