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气氛

胡亥能够清楚计划,嬴政并不意外。

如果不清楚的话,他反而会失望,多年心血浪费了,即使是个宅男都会心生不快。

幸好没有浪费。

不如说他更期待另一个孩子给他的答案了。

嬴政目光看向不远处沉思的扶苏,一身白衣镶着黑边的孩子正在做大人姿势,他脊背挺直,带着婴儿肥的小肉手正在整齐的放在面前。

这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孩子,不如说像是个稳重的大人。

这也是扶苏的性格和特征。

胡亥也注意到了父皇的目光。

“啧!”他轻砸了一下嘴,坐姿也十分不安分,一条腿放在椅背上,撑着脸,黑中带蓝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兄长,有不爽却没有嫉恨。

这是老规矩了。

每次父皇有什么东西教给他们的时候,都会说出一大段话,让他们开口说出自己的理解。

胡亥习惯了。

甚至他很好奇扶苏会说出什么样的回答。

毕竟以前每次,他们两个人的回答都是截然相反的。

“看来他思考的问题很深啊。”胡亥眯着眼睛看着扶苏,语气十分怪异的说道。

时光过的很快。

一转眼已经过去了很久,即使不知道本丸天气变化淡淡人,都可以清楚明白时间在飞快消失。

刀剑们已经在轻轻敲门了好几次了

只不过每次都被挡了回去。

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到第三次的时候,一直都沉思的扶苏这才缓缓松开紧皱的眉头,他眼睛带着一丝了然,想通了什么。

不过他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

“父皇。”回过神的扶苏对于父皇与兄弟两个人投入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一点都不意外。

他已经习惯了每次都是最后一个想通。

他还注意到了一丝不协调。

椅子上的玄服高大男人脊背挺直,骨节分明的手正放在桌子上面,不远处正是放在笔架上的毛笔,然后便是写着小篆的纸。

扶苏立刻明白了小篆上表达的意思。

他恭敬的低下了头。

“扶苏,你想到了什么?”嬴政注意到了扶苏的动作,语气淡淡的说道。

扶苏行了一礼随后直起身。

“应该恭喜父皇吧。”

他语气老老实实的说道,虽然面上看不出来高兴与否,不过从周身的气质来看,他的心情不是负面的。

嬴政听见这个回答,没有回复,只是平静的开口道:“理由。”

他的语气也很冷静。

类似于你的想法我不会发表意见,但是当你发表意见的时候,必须要给我一个理由,更加贴切的形容的话,类似于21世纪开明的放养式家长吧。

我尊重你的想法,但是请给我一个理由。

嬴政的这个养孩子方法是对是错暂不讨论,起码他已经做到了最好,结果是扶苏和胡亥被他养的不错。

“此话现在我无法说出来。”扶苏轻轻开口道,他看了眼胡亥,又开口道:“能说的已经被阿亥说清楚了。”

“我唯一能够表达自己的想法的话语。”

“父皇您是要召唤大军了吗?”扶苏的话语似乎说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明白,几句话中都透露除云里雾里的模糊。

在场的几个人却心有灵犀的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意思。

“啊,有时候总会觉得扶苏十分讨厌呢!”胡亥瞬间放松了自己,他坐在椅子上的动作更加放肆了,手干脆直接抱着椅背还是全部腾空了。

双脚离地,话语如同孩子一般的抱怨中带着撒娇。

黑中带蓝的眼睛带着冷意与笑意,说话的时候带着看不清是真是假的微笑。

扶苏已经习惯了幼弟的喜怒无常。

这个孩子很久很久之前便是这样,上一秒可以爱若珍宝,下一秒就可以恶意的一脚踩入泥潭。

嬴政轻轻勾起唇角,开口道:“不错。”

他也明白了扶苏的话语意思。

当初他能够定下扶苏作为继承人,原因除了经历连年战争的后的天下必须由一位以仁著称的帝王以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性格稳重的扶苏想法更加深远。

不过他并没有告诉后者自己到底要不要召唤大军。

因为在这之后,两孩子被刀剑们带过去喝奶了。

同样的羊奶布丁,同样的餐厅,除了面前的刀剑会轮换几次,其他没有什么不同。

扶苏与胡亥虽然心中抱有疑惑,不过在面对美食的情况下,暂时将这个念头扔到了脑后。

他们都知道在这座本丸停留的时间不长了。

胡亥吃羊奶布丁的速度很快,吃完的时候,扶苏还在自己的座位上面不紧不慢的用着,明明是一口咬下的布丁非要分做好几口,看起来真的让人着急。

“这是礼仪!”扶苏手中抓着勺子,正在用着羊奶布丁,停顿在半空中,反驳了一句道。

“说出来了啊。”胡亥这才意识到自己将心中想的都说出来了,面上不见任何悔意,他语气完全是轻松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