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龙辇

烛台切与笑面青江感受的最深,他们是第一批被审神者默许的刀剑,也是第一批亲近大人的刀剑。

面对审神者的心情,他们也感受的最深。

这个时候,他们感受到审神者大人的情绪的除了平静。

还有一种类似于准备离去的心情。

烛台切心情复杂。

“……大人”他已经想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也瞬间明白为什么两位小主人同时到达了院子,那个在本丸中的漩涡这一次十分反常的没有人出来。

不止如此,这一次漩涡引发的灵力动静也很大,足以证明不同反常。

烛台切喉咙动了动,想要说什么,抬起头看着上首男人面无表情的目光,他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了,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他退了下来。

其他刀剑也感受到了为首刀剑们的异常。

聪慧一点也注意到了审神者大人站的位置与往常不一样,以往出现漩涡的时候,审神者大人都是现在为首的位置,再往后便是两位小主人。

之后才是刀剑们。

这一次位置已经被烛台切与笑面青江占据了。

他们还注意到审神者大人穿了与往常完全不一样的衣服,更加的繁琐,精致,穷奢极欲!

头发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放下一半,现在已经被完全梳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顶冠!

黑袍镶着金边,阳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出衣服上面活灵活现的鸟形暗纹,带着如同波浪又好像火焰一般的纹路。

长而细的一串串珠子遮住了审神者的面容,自然,他们也看不清楚对方的神情。

这时候,他们还有什么地方不明白的。

相比于其他刀剑。

曾经在习武之人中流传过的烛台切看的更深刻一点,他除了注意到审神者大人的穿着不一样外,他还注意到了审神者大人腰间的配剑!

那是一把长度远远超过他们的配剑,更加狭长,更加古朴带着从远古而来的荒芜气息,光是看着它,几乎就可以看的出无数的先人在围绕着它祭祀。

不是他们这种分体意识,而是实实在在的本体。

它没有意识,并且在沉睡着。

然而在睡梦中,同样是刀剑的烛台切还是感受到了那把剑传出来欢呼雀跃的声音。

它在迫不及待的雀跃自己能够回到所属的帝王手中。

即使作为祭祀之物!

依旧渴望着鲜血。

烛台切目光紧紧地盯住这把剑。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审神者大人前来时候,态度如此冷淡。

因为已经拥有了剑,便不会再对弱小的剑投注目光吗?

完全说不出挽留的话语。烛台切不仅看出了那把刀剑出生不凡,他看着那振刀剑上用了他熟悉的文字,即使不想承认。

相比于他们,这把剑更加适合于审神者。

笑面青江顺着他的目光,同样看见了这把剑。

于此同时,所有刀剑都在同一时间看见了自家审神者腰间的这一把剑。

他们感受到了一种与灵力完全不同的力量围绕着这把剑。

类似于祭祀的声音。

又类似于人类高呼的声音。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把剑是大人曾经统治的帝国所祭祀的神物。

“朕离去后,王越会安排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可以等待新的审神者,也可以不等待。”嬴政似乎没有看见刀剑们看着他腰间定秦剑复杂的目光,淡淡的吩咐道。

计划的事情已经完成。

善后的事情,他也早已经与王越说过。

烛台切闻言,焦急的行了一礼:“大人,我们选择第二种!”

嬴政并不意外这个选择。

他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假如你们不愿意等待新的审神者的话,王越会继续维持着本丸,修补你们的灵力也会由别的审神者代劳,只不过他们不会掌控本丸。”

刀剑们沉默了。

随后,抬起的目光中带着坚定。

“谢大人。”

嬴政看他们坚决的样子,完全不准备改变自己的决定,也不愿意强求他们,王越作为这个小时空世界的意识承载体,之后会好好对待他们。

便不再说话。

扶苏与胡亥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抬起头看了眼上首的自家父皇。

“走吧。”嬴政看了眼天空的颜色,相比于之前蓝到虚假的颜色,此刻的天空带着一丝真实,有云有天空,嬴政知道这是主世界意识离开的标识。

他挥手间,身后的漩涡更加大了。

转过身,他第一个踏进了漩涡中,之后,扶苏与胡亥也相继踏入漩涡之中。

“愿大人得偿所愿!”

“愿大人得偿所愿!”

刀剑们伏地行了一礼,态度十分恭敬。

一直到漩涡消失的时候,他们才抬起头,烛台切神色复杂的看着前方,前方有一方花池,也是刚刚漩涡出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