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愤怒

“神兽吗?”扶苏认出了那些黑点。

他站在龙辇上自然看的清楚一些,比如说那些神兽狰狞的神情,眼底的愤怒,还有那些几乎快要溢出来的仇恨。

神兽的种类有很多。

传说中有与没有的几乎都有,有一些扶苏都可以说的上耳熟能详,拥有混沌时期大能血脉的神兽,比如祖凤与祖龙,甚至还有麒麟。

他看见了不少神兽都拥有一些麒麟的部分特征。

明明放在洪荒世界都可以说得上呼风唤雨的神兽,在这里也不过是勉强表达愤怒的黑点而已。

徒劳无功。

目光再往上。

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高耸入云的山峰山峰上面那个看上去就很恐怖的世界意识便在那里,它一直在压抑着包裹着的东西。

然而神兽们到达山顶之后,不断开口对着它发出怒吼的声音。

兽吼中带着可怕的威胁和愤怒。

世界意识还是在半空中,它没有对下方的神兽们做出回答,或者说它没有办法做出回答。

它一直压抑的那个东西似乎在发出破门而出的恐怖气息。

主世界意识只能暂时忽略下面的神兽,努力将自己的注意都放在合道圣人,神兽们的威胁虽然让它不满也只能造成麻烦的后果,一旦合道圣人出去的话,后果就是它完全不想看到的。

世界意识是一个整体。

如同一个完美的瓷瓶,它的每一颗瓷粒都保持着完美的平衡,一旦失去平衡。

得到的是一地散沙。

不周山上面风声阵阵,因为是神兽的缘故,即使它们带着惊天的努力,面对不周山的9威压,他们造成的破坏也很小。

“天道,你果然出现了!”说话的是个看上去如同牛一般的神兽,它浑身青纹,四蹄如铁,蹄上还有如同波浪一般的纹路,说出的话语闷声闷气,恰似惊雷一般。

它站在神兽们的前面,光是围绕在身旁的云纹都可以看出血脉的尊贵。

云纹每动一下,不经意间都可以引起空间撕裂,透过缝隙都可以看出混沌的气息。

这是混沌的血脉。

它生育了一个子嗣。

这个子嗣是他亿万年间唯一存活的孩子,越强大的血脉越难活下去,他有数千的孩子,生了好几次,然而,这个孩子是他最近一批与一位有祖龙血脉的神兽孕育的。

他们一共生下了几十个蛋。

活下来的就只有一个,其余留下来的不过是各种各样奇怪的尸体。

这也导致他对于这个孩子十分溺爱,在北海的最深处,他甚至亲自为这个孩子建造了一个宫殿,只为了让这个孩子安全的活下去。

“族长!”后面的神兽目光担心的看着他。

那个为首的神兽看上去十分恐怖,光是身旁的气息都可以看得出来它这次过来肯定会发生什么。

不止是这个神兽。

同样的神兽还有很多,他们都是拥有古老血脉的神兽,他们中最远甚至可以追溯到与天道同源的大道上。

唯一的共同点,他们的孩子都死了。

死在了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意外中。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犼儿!”突然,神兽群中为首的某一只神兽似乎看见了什么,它口中发出悲呼声。

看它说话的方向,正是天空中的主世界意识。

听见声音,神兽群中互相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目光一直在看半空中主世界意识,他们的目光十分毒辣,一直在关注主世界意识的举动。

他们目光停留在主世界意识数不清的触角之上,神兽血亲间可以相互感应,一些血脉比较尊贵的,大多数都可以感受到那些触角上出来的亲近感。

失去了尸体,能力又出现在主世界意识上。

结果几乎是显而易见。

一时间,所有神兽脸色都十分难看!

“怪不得它可以囚禁鸿钧!”那个一开始说话的神兽眯着眼睛,一直死死盯着上方的主世界意识。

它同样也看见了。

在那数不清的触角中,他看见了某一个触角中有着来自血脉的亲近。

那个触角上面还勾勒出熟悉的符文。

那个符文他最清楚不过了,那是他子嗣腹部外面的符文,也是他这一族特有的符文。

“杀!”

有神兽压抑不了自己的愤怒了,子嗣对于神兽们的意义完全不同凡响,他们有的亿万年,甚至亿亿年才会得到一个孩子,有的甚至根本没有孩子。

有了孩子的神兽对于子嗣的保护程度十分恐怖。

得知子嗣死于非命的愤怒也会让他们失去理智。

说话的神兽实力并不算强,但是血脉却十分尊贵,得到的孩子是他唯一的子嗣,他从出生起到现在只有这一个孩子,他甚至选择了用神力强行让孩子活下来。

只可惜。

孩子最终还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