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鸿钧

那个一直被巫族们藏起来的家伙儿!

天道感受到了某个让它不愉快的气息,同时还想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的往事,那些恶心的巫族总是让它生气!

庞大无比的世界意识盘旋在半空中,它的头颅朝向了这边的方向口中发出了威胁一般的声音,是威胁也是忌惮!

从一开始都没有说话的嬴政目光直直的看着它,从一开始就没有躲闪,挺直的脊背,手轻轻放在面前的龙辇之上,神情冷静。

似乎对正在愤怒的主世界意识视若无物。

“你们离开!”他语气冷静的道。

话音落下的时候。

扶苏与胡亥立刻明白是对他们说的,也明白现在并不是坚持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往两侧躲离。

因为每次父皇用这个语气和他们说话的时候,代表着接下来有事情要发生。

龙辇两侧的草丛十分的茂密。

扶苏与胡亥虽然往两侧逃离,但是他们都知道,一旦两个人分离的太远,很容易会发生不必要的麻烦。

他们很快又聚集在了一起。

同时动用了巫力,隐蔽了自己的行动。

这是他们无数年在主世界意识的监视下领悟出来的能力,能够隐蔽气息,隐蔽行踪,即使是主世界意识如果不全力搜寻的话,也很难找到他们。

闭上眼睛,精神力搜寻了四周,清楚的感知到扶苏与胡亥的踪迹突然消失,血脉上却仍旧感应到他们还附近,显然这是两个孩子的能力。

嬴政睁开了眼睛。

对面的主世界意识显然十分愤怒。

愤怒不仅仅是面对他,还有面对的是下面它怎么杀都杀不完的神兽,每一只神兽的血脉都很强,它需要动用法则的力量。

法则不是可以随便动用的东西。

即使是天道也不可以。

嬴政目光一直注视着上首的主世界意识,他清楚的看清了它相比于一开始出现了某些漏洞。

他平平的伸出了手。

腰间的长剑出现了颤音,似乎在激动,也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它不断发出轻鸣。

龙辇前面的八匹骏马也开始出现了躁动,它们似乎在不安什么,时不时打个响鼻。

让它们没有逃脱的原因是散发让它们畏惧的恐怖气息来自身后的主人。

它们只能呆在原地臣服。

长剑出鞘。

雪亮的剑身出现在了眼前,嬴政伸出手,握住剑柄的位置,轻轻一晃,挡在身侧,目光则遥遥的看向半空中的主世界意识。

神兽们的攻击十分频繁。

合道圣人一直想要出来,内外夹击的方式让天道有些疲于应对,一时间,它露出了一些气息。

长蛇一般的虫形似乎是因为躲避攻击而动作一顿,霎那间,鸿钧的气息真实了很多。

嬴政眯起了眼睛。

巫力开始慢慢旋转起来。

充盈,流动,回笼,爆发。

原本看上去还算个普通人的嬴政在巫力的影响下,此刻看上去更像一位巫族。

黑色的巫力环绕在身旁,慢慢地变成一条小蛇,小蛇灵活的盘在嬴政的手腕上,发出嘶嘶的声音。

慢慢地,他整个人都浮在了半空中。

“吼!”天道感受到他的气息,发出愤怒的吼声,双目一直紧盯着嬴政,危险的感觉笼罩着后者,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一直盯着他。

嬴政面上不动声色。

他手中握着剑,来到了天道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此刻。

天空中。

主世界意识,神兽,嬴政,形成三方之势!

同时也陷入了僵持。

不周山顶,神兽们开始慢慢聚集最后一波的攻势,那些剩余存活下来的神兽都是积年的老不死,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的不只是年龄,更多的是恐怖的强大。

这样的神兽有半百之数。

他们也飞到了天空中,开始围拢在主世界意识的四周,开始慢慢往里面逼近。

天道也感受到了他们的杀意。

它一边用力压制住鸿钧的攻击,一边戒备着外面神兽与嬴政的虎视眈眈。

突然。

它似乎被什么阻拦住了一般,一直都在与鸿钧抗争的动作一顿,随后,它立刻恢复,正准备逃离的时候。

同时被等待的嬴政抓住了机会。

“去!”乌黑色的巫力被一剑划出,直接冲向主世界意识,同一时间,神兽们也开始攻击,他们纷纷动用了自己最强大的招式。

一个个只在传说中听说过的招式紧随着嬴政的招式,冲向主世界意识并在后者的某一个点炸开,

攻击的频率也很快。

主世界意识虽然在努力反击,然而,它被这些攻击绊住了手脚,不经意间,留下了一丁点的破晓。

破绽很小。

然而,这对于生死间的对决却是很恐怖的弱点。

原本被压制的鸿钧终于找到了突破的关键点,他直接攻击了那一点,同时开始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