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离开

天道在半空中也毫不退让,尾巴轻轻一挥,无数法则伴随着它的一举一动而攻向鸿钧。

它口中发出威胁的嘶吼声。

鸿钧转身躲开了法则攻击。

下一秒,他直接又迎了上去,他现在的攻击杀意很重,完全没有当初在紫霄宫讲道时候的云淡风轻,更多的则是冰冷刺骨。

造化玉碟在空中飞舞。

法则的一部分,它也拥有与主世界意识差不多的招式,面对主世界意识的攻击,大多数能够抵御。

“父皇。”不知道什么时候,扶苏与胡亥已经来到了嬴政的两旁,低声道了一句。

嬴政嗯了一声。

胡亥抬起头看着天空中战斗的场景,主世界规则之间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了,不过明眼人都已经看清楚优势偏导哪一方。

“圣人要胜了。”他开口道。

主世界意识一开始便和神兽们打斗,之后是嬴政,再然后群攻,期间还要应付合道圣人的攻击,早已经精疲力乏。

更不用说鸿钧本来就十分强大。

父子三人站在山脚下,目光将天空中的战斗尽收眼底,亲眼看着天道被鸿钧逼上了死角,无处可逃,只能弓起身子不停做威胁状嘶吼。

鸿钧面无表情的无视了。

在他看来天道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足挂齿。

手中造化玉碟飞舞,符文形成一把锋利的攻势,直接攻向了天道还来不及收起来的尾巴。

咔嚓一声。

听起来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

遮天蔽日一般的尾巴从中间断开了一截,半透明如同清晨薄雾一般的尾巴从天空中掉落下来,星星点点的如同玻璃一般的碎片挥洒在空中,断口处锋利异常,完全没有流出血液。

“吼!”天道吃痛,它发出兽类一般的嘶吼声。

被斩断的尾巴直接挥向了罪魁祸首,鸿钧完全不惧,直接伸手。

完美无缺的手伸到半空中,直接变大,如同铁箍一般牢牢抓住正在挣扎的天道。

这一战,他赢了。

鸿钧看着手中的天道,沉默不语。

随后他将目光放在了下方。

嬴政同样伸出手,接过从天而降的断裂尾巴。

尾巴在半空中不断的缩小,凝聚,点点的星光围绕着,最后汇聚在一起形成透明如同琉璃一般的东西,落在手中的时候,触感冰冷,

看似不足巴掌大的物体却足有整个洪荒主世界九分之一的世界之力。

“天有残缺,九为极数,这便是贫道当初与你定下的约定,如今到了该履行的时候了。”鸿钧遥遥的说道,他手下动作不慢,天道虽然挣扎却用处不大,整个体型都在慢慢缩小。

最后形成了如同透明琉璃一般的雕塑,被鸿钧反手一收,收到了造化玉碟中。

这个世界不需要太过圆满。

他的意思已经透露很明白了。

鸿钧目光紧紧地看着握住天道尾巴的嬴政,眼底闪过一丝忌惮,手中即使将天道制服,攻势依旧没有下降,反而升在半空若隐若现。

他对于天道不满,同样也忌惮于嬴政。

只是靠心计,沉睡几千年依旧可以翻身,这样的谋算让人心生不安,不安到恨不得在完成约定之后将面前这位逐出世界。

嬴政目光落在鸿钧的手上的架势。

这个姿势随时都可以攻击,姿势的方向面对的正是他。

他挑了挑眉,目光完全是不出所料。

鸿钧一直在半空中注视着他们父子三人。

时间慢慢过去。

嬴政握住手中长剑,花纹古朴的长剑一声轻鸣,剑朝下,面对着土地用力一挥。

一种看不见的波动划向了泥土,透过泥土它仿佛在召唤什么。

“………”鸿钧没有说话,他冷静的看接下来的发展。

嬴政则继续。

手中长剑挥舞后,他直接伸手挽出一个剑花,重新塞进剑鞘中,完成一切后,他也将目光投向了泥土。

他感受的要更身一些。

“醒来了吗?”体内巫力在不断沸腾,嬴政清晰的感应到在遥远的某一点,无数的点在回应他的呼唤,同时在迅速的往他这边过来。

脚下的泥土在不断震动。

每一块土层凸起的不成形状,好似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要脱困而出,除了嬴政脚底下的泥土,周围的每一寸都以长方形形成一个个凹凸不平的大坑。

终于,鸿钧似乎快要忍不住的时候。

那些长方形的大坑土层完全掀开,无数带着杀伐气息的将士从大坑起来,他们一个个方阵为主,每一个方阵就是一个大坑。

几乎是同时他们睁开了眼睛。

齐齐看向了上方穿着黑色帝服的高大男人。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从衣袖中探出,手在半空中轻轻一动,正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军浩浩荡荡的跪下了,他们神情坚决道:“参见吾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