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亡灵暴君

胡亥站在阴影处。

看上去身后的影子简直如同凶兽一般,五条须久眯着眼睛看着阴影处站着不动的胡亥,他并不认为对方是束手就擒,即使他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看上去没有丝毫危险性,他的直觉依旧在不停预警。

警告他尽快远离这片区域。

有一种可怕的力量在慢慢充盈这个空间,准确的说充盈面前这个人的身体。

五条须久那面色凝重:“小心点,这家伙儿有古怪。”

越靠近,压力越可怕。

正在从身后慢慢靠近胡亥的御勺神紫听见这话,目光暼了一眼五条须久那,表面上的漫不经心终于被他收起来,取而代之的是难得一见的凝重,显然他也感受到了压力。

压力在慢慢变多,速度几乎肉眼可见。

御勺神紫遇到了五条须久那同样的情况,不,不对,可以说比他要严重很多,他感受到的压力更多了,面前这个男生给予他恐怖警告几乎成呗增加。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嘴角勾起,手中握紧长刀准备上前突破。

然而走了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根本走不进去,仿佛有什么结界在阻挡他继续往里面走,耳旁听见了一句薄凉的话语。

“暴,出来吧。”

他认出来是那个男生的声音。

不对,他明明是一个人进来,他在和谁过来。

“知道了,胡亥。”一个似乎是小孩子嫩嫩的声音出现在结界里面,声音很多,也只有常年练武的他五感比常人敏锐很多,这才听清楚到底在讲什么。

“什么。”

御勺神紫眯着眼睛准备往里面看,刚动作完,下一秒,剧烈的白光从结界里面爆出来,他根本躲闪不及,直接闭起眼睛躲闪这过于剧烈的光线。

即使闭上眼睛,透过眼皮他都能感受到白光。

到底怎么回事?

五条须久那也是同样的猝不及防,他只来得及闭上眼睛,整个人躲到阴暗的地方,防止这个过于剧烈的光芒。

而一切的罪魁祸首则嘴角带着笑容,手中轻轻握着巴掌大的暴,暴此刻穿着全副武装,他同样闭着眼睛,似乎在和胡亥联系着什么,数不清的光芒从胡亥身体透露出来,而光芒中又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出来。

先是一具人形光芒,人形光芒身高和胡亥差不多大,随后在表面上又多了一层又一层的东西,他同样闭着眼睛,原本手中握着的暴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他好像在握着什么长柄的武器。

整个过程看起来很长,实际只发生短短一瞬。

光芒消失的也很快。

御勺神紫凭借武者强悍的身体,在光芒变得稍微有些弱的时候,他就已经适应周围的光芒,慢慢睁开眼睛看向胡亥原本呆的位置。

他目光紧紧定在那里。

只见那里只出现白色的光图案,光团慢慢探出一个凶刃,似乎是弯刀又好像不对,弯刀的刀刃没有这么长,刀刃慢慢地探出来,全部刀刃都出来的时候,下面还有类似青铜颜色的长柄,长柄上面雕刻一些花纹。

因为光线又因为距离过远,他只能模模糊糊看清楚上面哀嚎的人形,人形几乎已经扭曲,后面是一座燃烧的城池。

【The lich King】亡灵暴君

光芒消失了。

取而代之在原地是个身穿黑色华服的男人,华服看上去有着暗纹又透露丝丝的血气,他的头发被束起来露出充满恶意的脸庞,更让人震惊的是他手中几乎有一人高的镰刀,镰刀看上去价值不凡。

镰刀的刀刃透露丝丝的寒光,没有人怀疑它的锋利程度。

五条须久那看见这一幕,立刻握紧了手中同样的镰刀,他的镰刀同样也很大,只不过比起面前这个男人还是要小上一些,他顿时想起来男人刚刚的话语,他对于这样的欢迎十分喜欢,看来并不是不知者无畏,而是胸有成竹。

原本刚才他只是感受有危险,现在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打不过对方。

特别是那一柄凶残的镰刀,他怀疑那个同样是王权者变出来的,可是比水流说过没有别的王权者了,如他是的话,比水流不可能在临走前不和他们说的。

“啊,许久不见的力量。”胡亥感受身体内慢慢开始充盈的力量,忍不住叹息一声,表情十分享受自己体内的力量恢复的情况,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对面两个人身上,也完全忽视了他们脸上的表情各异。

力量继续变多。

原本还有这晦涩的身体如同许久未用的机器加入了充足的机油一般,立刻顺滑起来,这一切都让他满意。

这样子享受了很久,胡亥才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对面两个人。

“接下我们来一场游戏吧。”他满意的感受到手中镰刀的重量,这是他第一次变身,然而手中的镰刀他从来没有用过却依旧感觉熟悉无比,好像他天生就会这个武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