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比水流

最终结果就是胡亥变回原身拖着地上昏迷如同死狗的两个人往旁边的电梯走去。

“嗯?”胡亥进入电梯看了眼面前的格子数量,他摆了摆手中勉强还有点意识的五条须久那,五条须久那只感觉自己被拎起后领的手坚硬如铁,根本动弹不得,他睁开一只眼艰难的开口道:“负4层。”

他感觉自己仿佛快要被勒死了。

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头一歪。

“哦~。”胡亥得到答案也没有继续折腾他,语气荡漾的开口,伸手摁了电梯门上的楼层。

从外面看这栋楼很高,明明才到了上面几层楼马上就要下去负4层,一般来说在这个国家,负4层还是很少见的,毕竟是地震与火灾必不可少。

虽然那是江户时代。

扶苏曾经和他说过好像类似那个时代的话,火灾与夫妻吵架一般日常的时代?胡亥面无表情的想了一句话,他感觉到自己的想法好像偏向神奇的地方。

不过他没有改的意向。

他觉得这个很有趣。

变身结束,暴就已经出来了,现在正坐在他的肩膀上面,他感觉自己头发扯动的迹象,转过头看过去,发现小小的暴正抱着他的一缕头发,正抬起小脑袋看过来。

胡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被对方知道了。

“的确哦,不管怎么说负4层还是太过突出了,在普遍都没有地下室的国家平民中突然出现一栋拥有负4层的楼,一直掌管这个国家的黄金之王没有发现这个疑点。”暴同样面无表情的吐槽:“感觉好蠢。”

“这一切都是命运啊,命运!”胡亥用一种十分认真态度说话,不过怎么看怎么假就是了,他拎着一个成年人带一个小孩却好像空无一物,电梯门开了,他的动作十分轻盈的跳出了电梯,到达了一个空白的房间中。

这个房间很大。

大到空旷。

他现在入口处可以看见在自己很远的某个方向的墙壁上面有一个门,门已经关了,想来他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拜访朋友就应该带点礼物呀礼物。”胡亥想到这点心情很好,好到他甚至可以哼起了歌,哼歌的时候他的调还忽上忽下的。

暴抱着胸在他肩膀上面摇头晃脑。

一大一小竟然十分和谐,前提是忽略胡亥动作凶残的拖着两个战利品。

距离那道门的路程胡亥走了三分钟。

三分钟他敲响了门。

“扣扣!”手指敲在门上的发出类似于金属摩擦的声音,有些刺耳,昏迷着的两个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眼皮动了动,不过还是没来得及醒过来就被早已经察觉得暴一人一个小拳拳重新砸到昏迷。

接下来的时候他们还是安静一些比较好。

“谢了,暴!”胡亥微笑着对收起手看向他的暴开口说道。

“不用!”小小的暴脸上还是那幅拽拽的表情,他身上黑色的华服在灯光下面反射出暗纹般的波光粼粼,看上去如同湖水一般,飞在半空中,华服完全遮住了他的小脚,做完一切之后他重新飞到胡亥的肩膀上面。

抱着胸坐在肩膀上,盘腿做。

胡亥也没在意这一点,他目光看着门内,门内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好像里面没有人一般,不过他可不相信。

从来没有见过的网友第一次见面就送给他这么大的礼物,他怎么可能认错了。

伸手往下面,握住门的把手,门没有关,正好,不然他等会儿可能要强行进入门内,这样一来他的动作可就不那么优雅,万一再被扶苏知道的话,他可就惨了,肯定好几天都不得安宁。

那种一直在耳旁念叨的声音就连无法无天的胡亥都有些受不了。

“咔擦”一声,门被推开了。

门内是一片昏暗,胡亥完全不介意这些他哼着歌拖着自己专门留下来准备当做礼物的两个人踏进去。

刚踏进去入眼是雾茫茫的一片,四周根本看不清楚更不要说远一点距离,只能模模糊糊感觉到房间内似乎有两个人,他们一个坐着一个在旁边站着,坐着的人头发是十分鲜艳的绿色,胡亥看了一眼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认出对方绝对是自己的网友。

那个站着的人类第一时间挡在坐着的人面前,站姿十分警惕。

胡亥无所谓的看着警惕的保卫者,他一脸无辜的拎着手中的两个战利品还在对方眼前晃了晃:“好吧,我觉得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毕竟我可是送礼物过来的。”

“五条须久那!”那防卫者皱起眉头看了眼胡亥手中的昏迷的小孩子,后者因为刚刚的战斗身上有很多血迹看上去十分狼狈,他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声。

“唔!”五条须久那听见了,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老爷子?”他眯起眼睛看向了灰雾后面发出声音的人影,只不过因为后颈被抓住的原因,他没法大动作,只能勉勉强强看一眼发出的声音也很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