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死气

与他,这个房间看起来太过于温馨了。

这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家宅一般,温馨的装饰,带着点老旧的家具,还有一只活泼的宠物,胡亥忍不住看了眼那只看起来明显是宠物的鹦鹉。

那只鹦鹉自从他进来之后便没有出声,瑟瑟发抖的缩在角落里。

房间一切都很温馨。

不,准确的说这是个很大的房间,房间仿佛被无形的东西隔开一般,有沙发,有桌子还有散落在地毯上的游戏机,然而穿过那层如同无形结界的东西,周围全是空旷无比,墙壁上面密密麻麻的监视器。

其中不少监视器的页面都是刚刚他们战斗的场面。

屏幕十分清晰,完全可以看见那被剧烈破坏的的墙壁,还有散落在四周的石块,显然,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被监视器看见了。

胡亥扫过那些密密麻麻的监视器,眼底毫无波澜,他早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探他的动作,猜测人选就是比水流,所以他这才下手这么狠,粗粗看过一眼,目光最终停在了面无表情看向这边的比水流。

轮椅上的比水流目光冷静,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绿色头发散落在脸庞,直直的对视上胡亥的目光。

“初次见面。”胡亥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看上去彬彬有礼,前提事忽略他脚底下被揍晕的两个人。

“初次见面,暴君阁下。”比水流自灰之王落在他轮椅以后,一直抬起头看着胡亥,面对后者恶意的目光他也十分淡定,听见胡亥的问好他还点了点头,同样打了句招呼。

顺便一提,胡亥的网上名字是暴君,比水流的名字是绿之雀。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不约而同在心底对对方的网名打分。

胡亥只是看了眼比水流在轮椅上的姿态,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绿之雀不仅是绿色的,还真是只笼中雀啊。

同样的,比水流面上毫无表情,脑海中却回忆起胡亥刚刚战斗时候霸道到恐怖的姿态,特别是对方不可一世的样子,不仅在心中认同对方的网名取的很好,的确是一位肆意妄为的暴君。

前提是这位暴君不要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阁下前来不仅仅是为了我的两位不成器属下的吧。”比水流目光只是扫了眼在地上的五条须久那和御勺神紫,随后抬眸看向了胡亥,语气充满了肯定。

“哦?”胡亥闻言,挑了挑眉,同样不管脚底下的两个人,顺势倚在了门上,左手摸了摸下巴,开口道:“继续。”

其实他更想抽根烟,只可惜他哥不允许。

倒不是不能偷偷抽,唯一就是偷抽了之后身上一直会有烟味对于他们这种五感敏锐的人来说不亚于吸二手烟,回去之后肯定要被说,严重点肯定等他爹过来告诉他爹,他不想再看见小山堆一般的竹简了。

比水流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赖的人,一时间无语起来。

胡亥看见这样的眼神,轻笑一声:“别这样看着我,我觉得你知道我过来的意图。”不然为什么会这样看着他。

说完,他目光还意有所指的看了眼轮椅旁边皱眉的灰之王。

“我说的对吗?一直想要变革世界的绿之王”胡亥抬起头微笑的比水流,意有所指的说道:“或许也是黄金之王老对手这个名称更让你满意?”

听见黄金之王这个名字的时候,比水流眼瞳一缩,他没有预料到对方查的这么深竟然知道自己和黄金之王曾经有过一战。

这种说法肯定不是为了和他说话。

比水流闭了下眼睛,随后睁开眼睛看向胡亥:“你想要什么?”

他不可能给对方东西。

胡亥察觉到比水流心中的戒备,他轻笑了一声:“别这么着急,我只是随口说一句话而已,不要想那么多。”

“毕竟那个老头子也快要死了。”

胡亥从门口走到了比水流的面前,走过来的时候,顺手还拿了张椅子,椅子不算繁重,结实修长的手轻轻一拎就脱离了地面,到了距离比水流差不多半米的距离,胡亥就放下椅子,轻轻坐在上面。

这个距离可以将对面两个人脸上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比水流还是面无表情,唯有一双眼瞳看出心底的波动,轮椅后面的灰之王则要明显很多,他的目光几乎就没有离开过胡亥。

胡亥坐下来的时候正好将一句话说话,说完后,他靠在身后的椅背上面,一只手撑起下巴,目光带笑看着比水流接下来的行动。

“不可能。”比水流断然道,他绝对不信黄金之王那个家伙儿现在会死。

他在这个世界已经占据这么长时间,之后还会继续盘旋下去很多年。

“你可以想的多一点,或许他和你一样都是依靠某个东西存活下来。”胡亥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的提醒道,他从进来的瞬间就已经看穿比水流不是活人了,曾经在地府无数年的他,只需要一眼就可以看出死人与活人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