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回家

不知道过了多久。

胡亥欣赏对面比水流的脸色变换不定,最终定格成平静,似乎在内心中下定了决心,他从椅子上面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伸出手开口道:“那么,合作愉快?”

比水流看着伸手自己面前的手,他只是思考了片刻并没有伸出手,他双手都被束缚在身体两侧,根本没有办法动弹,只能抬起头注视胡亥居高临下的眼神。

胡亥感应到他的目光,耸耸肩开口道:“放心我一个守信用的人,和我这样的人合作的话还可以顺便给你好几个好处。”

“什么好处?”比水流皱起眉头。

胡亥轻笑道:“一些你绝对想不到的好处。”

“我答应你。”

胡亥嘴角勾起一抹轻笑,他语气轻盈的说道:“祝我们合作愉快?”

“会的。”比水流十分肯定的说道,说完后,他目光直直的看向胡亥,开口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些事情了吧,关于你所说的好处之类的。”

“不要和我说只是关于黄金之王命不久矣。”所有人都知道黄金之王活不长了,然而那个老家伙儿却依旧死不了,折腾着他们这些人的神经。

胡亥眨了眨眼睛:“好吧,是关于石板的。”

“石板是这个世界的规则。”胡亥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比水流脸上并不意外,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然而胡亥下句话让他瞪大了双眸。

“这个石板是可以破坏了,石板可以说是世界规则,也可以说不是,它只是容纳了这个世界的规则,成为世界规则的一部分,实际上它是可以破坏的。”

“一旦容器被从外面破坏的话里面的东西就会迫不及待的逃出来。”下句话,比水流接着说话。

说完话,他就明白了胡亥潜在的意思,这个人说话如同恶魔一般,更让他想要闭眼的是自己内心想法对猜的一清二楚,他想要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世界腐朽而陈旧必须要有新的力量注入。

胡亥的话十分恰巧的解释了他对于如何实现理想的困惑。

这个世界上这么多悲惨的事情发生,弱者被强者欺凌,原因就是因为强者的力量太过于强大,弱者的力量太过于弱小,弱者没有办法反抗强者。

假如石板的规则可以扩散到每个人身上呢?

不得不说,这个假设歪打正着的诠释比水流梦想中的世界。

世界规则被从石板上面扩散到每个人身上,每个人的力量都是相同的,没有强者和弱者的区别,自然不会大声以前那些他所厌恶的事情。

他甚至可以用网络的形势管理着每个人。

比水流坐在轮椅上面,因为脑海中的这个想法,他的理想真的可以实现,一想到梦中的世界可以真的出现,他的呼吸不免有些急促起来。

而这个恰巧是胡亥希望看到的景象。

他满意的看见自己的话语起到了应该有的作用,相比于用武力只是随随便便说几句话就可以骗其他人先过去送死,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不管怎么说,两个人也算相处的十分愉快。

一直躺在胡亥脚底下的御勺神紫和五条须久那两个人也被胡亥留下来当做礼物送给比水流,理由是既然已经谈好合作他就不在这个地方多留了,有必要他会提供帮助,不过最好不要去找他。

说完后,就毫不留情的离去。

完全没有管自己留下的礼物本来就是别人的属下之类的事情。

不过比水流一点都不在意,倒不如松口气,巴不得欢送这位瘟神早点离去。

离开了大楼。

胡亥没管自己临走之后对方欢送的神情,因为解决掉一个很重要的关键点,他的心情一直很好,好到从下楼开始他就一直哼着歌,听的旁边的暴有些不爽,小手十分愤怒得抓住了胡亥扎起来的头发。

实在是胡亥唱的歌调都跑到天上去了,即使是守护甜心都不能昧着良心拍手说好,甚至连听下去都不可以。

“好吧好吧,我不唱就是了,暴你松手,头发好疼啊。”胡亥站在路边等出租车,头发被拽的疼,他立刻不唱了,开口和旁边的暴说话。

守护甜心也是胡亥的化身。

听见胡亥说痛立刻就松了手,担心的跑到主人面前想要看清楚自己是不是又太大力气了,下一秒却发现自己被骗了,罪魁祸首依旧是活蹦乱跳根本没有被拽疼的迹象,小家伙儿立感觉自己被耍了。

巴掌大的小人浮在半空中,抱胸愤怒的看着胡亥,小手蠢蠢欲动显然准备真的让胡亥疼一下。

“哎呀,别那么冲动,都是开玩笑的啊。”胡亥立刻用手抓住快要暴走的小人,试图让对方乖乖呆在手掌中,一边开口安抚对方。

“我不唱了,不唱了,现在回家吗?”

“别咬别玩,出租车来了,我会在外面暴露的。”胡亥感觉到愤怒的小人被他捂在手掌心中,上下左右看,似乎打量准备从哪里下口比较好,为了防止自己真的被咬一口,胡亥十分眼尖的看见街角有一辆出租车拐弯过来连忙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