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完结

声音十分苍老。

胡亥听见这道声音真的停下了手,他嘴角的笑意更加深刻了,手中镰刀放在地面上,转过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那是在高塔的上一层楼,栏杆后面有一个坐在轮椅上面的老人,老人脸色很差,说完话还咳嗽了几声。

正是黄金之王。

胡亥没有见过他却直觉认定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黄金之王。

“哦呀,你是准备为他求情吗?”胡亥说话的时候人畜无害,看上去优雅无比。

听见这话的众人却眼皮一跳,特别是那几个氏族,他们亲眼见证了比水流的实力和他们不相上下,然而就是刚刚还不可一世的绿之王只是一瞬间就被狠狠的砸落云端,始作俑者还微笑的看着他们。

一时间心头有些堵。

黄金之王同样这个感受。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得不到石板的力量的,……咳咳……”黄金之王闻言,表情似乎有些无奈,目光看着胡亥语气劝告道,还没有说话,一连串的咳嗽声音就打断了他的话。

“你没事吧。”下面的白银之王看见好友难受的样子,神情不免流露出一丝担心。

黄金之王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

胡亥轻轻眯起了眼睛,他对于自己被戳穿了身份并不在意,反而好整以暇的握着手中的镰刀柄看着他,目光中带着几丝警惕。

“那又如何?”

就算知道他们不是本世界的人那又如何,胡亥十分确定他绝对不会因为对方的话改变自己,也不会改变自己的目的,绝对要得到石板。

黄金之王一下子噎住了。

似乎没有想到这个人被自己拆穿身份还这么嚣张,哪些偷渡世界的家伙儿被他拆穿身份后大多都很狼狈,只有极少数勉强维持冷静,像面前这个人不但没有任何担心反而开口挑衅可以说从来没有过。

胡亥才不管他呢。

不仅如此他眯着眼睛笑得十分挑衅,他早发现不对劲了,黄金之王他根本没有办法移动,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过去。

黄金之王脸色冷静,目光直直的看着胡亥,丝毫没有被激怒的样子。

“………啧!”胡亥遗憾的收回目光,假如黄金之王下来的话,他肯定能给对方一个难忘的经历,说实话,他在黄金之王身上看到的光芒比在绿之王比水流身上看到的还要多。

除了那个白银之王可以比拼以外。

胡亥目光暼了眼旁边人群中的白发少年,那是无色之王不知道第几个皮囊,现在扔给了这位白银之王,他身上的光芒同样闪耀。

胡亥的举动成功让旁边的几群人提高警惕,他们可还没有忘记比水流的前车之鉴,根据黄金之王的说话和刚刚和比水流的对话,他们很有理由推出对方是幕后推手。

而他的目标也是石板。

所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你想要干什么?”青之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于他来说石板并不是必不可少,他更看重的是国家,石板存在一天,达摩克利斯之间永远悬在所有人的头上。

那个巨坑也不会消失在心头。

如果不是绿之王的想法太过于白日梦,他帮助谁还不一定。

周防尊则完全没有说话,他们虽然在意这个国家,但也没有到青之王那个程度,他们更关心自己的伙伴,他们也永远在意一个事情。

“所以多多良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周防尊沉默的说了一句。

胡亥看了眼这个头顶璀璨光芒的男人,印象很不错,他对于这类心智坚毅的家伙儿向来耐心不错,况且他也没兴趣背别人的锅。

“不,我从来没有出手,在这个世界我永远只是旁观者,十束多多良这个人在这个上面有记录,我没必要动手来暴露自己。”胡亥选择实话实说,说的时候指了下石板。

他说的的没错,他只是没救人而已。

对于胡亥来说救人得不偿失,不但会被黄金之王发现还会被世界意识标记。

周防尊听出了里面的真实性,所以闭上眼睛开始了思考。

胡亥抬起头看向了青之王,这个男人更加偏向于黄金之王,可能是后者在这个国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他也懒得和他们周转,直接开口说道:“我只要规则,其他什么不关我的事。”

“懂吗?”最后这一句他和黄金之王说的。

胡亥已经有些丧失耐心了。

黄金之王没有动手,石板的那边突然有一道白光冲向了胡亥,胡亥凭借直觉躲过了这个袭击,然而这道白光仿佛有意识一般对着他求追不舍,即使他从地上翻到了楼上都无济于事。

“阿亥,小心。”

扶苏同样已经变身了。

这个时候的他装扮和胡亥十分相似,全身衣服都是白色,脸庞更加端正威严,光是看上去就让人充满了信任感,相信对方绝对能带领自己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