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点

  别人以为我已经克服了心理恐惧了,但我还是紧张兮兮地跟着他。不愿像个彻头彻尾的懦夫,我紧紧跟在他身后。赖利确实说明过在太阳下燃烧的事情;在我心里这与我变成吸血鬼那一刻可怕的灼烧感联系在一起,一想到这件事我就会本能地恐慌起来却想不出解脱的办法。

  迪亚哥出了那个洞,不到一会儿我也出来了。我们站在一片野草地上,离覆盖小岛的树木只有几步之遥。在我们身后几码远的地方是个低矮的峭壁,接着就是水了。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在我们身上反射出来的光下面五彩斑斓光辉灿烂起来。

  “哇哦。”我低声感叹道。

  迪亚哥咧着嘴巴笑看着我,他的脸光彩熠熠,突然我心深处一阵悸动,我意识到生死之交偏差太大了。不管怎样对我而言是这样。一切发生的那么快。

  他的笑容逐渐消失隐隐约约露出一点儿笑意。他和我一样瞪大双眼。充满敬畏,还有阳光。他像握住我的手一样抚摸着我的脸,仿佛想要明白这光芒似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真美。”他说,手仍停留在我的脸上。

  我不知道我们在那里站了多久,像两个傻瓜似地笑对着彼此,仿佛晶莹剔透的火把一样继续燃烧。小海湾没有船,这样或许是件好事儿。就算眼中塞满泥巴的人也不可能看不见我们。不是因为他们能拿我们怎么样,而是我不渴,所有的尖叫只会毁掉此刻的气氛。

  最后一朵乌云飘过遮住了太阳。突然我们又变回了自己,尽管还有点儿发光,但很微弱,任何人只要眼睛比吸血鬼的模糊就注意不到了。

  发光的效果一消失,我的思绪就清晰起来,我能想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但尽管迪亚哥又像正常的自己了不管怎样不是由炽热的光做成的我知道他在我眼中再也不会一样了。那种酥麻的感觉仍然萦绕在我心中。我可能永远都会有这种感觉。

  “我们要告诉赖利吗?我们都认为他不知道吗?”我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迪亚哥叹了口气,放下他的手:“我不知道。我们找他们的时候再考虑这件事儿吧。”

  “我们还是要小心,在白天寻找他们。我们在阳光下有点儿引人注目,你知道。”

  他露齿一笑:“那我们就当忍者吧。”

  我点点头:“超级秘密忍者俱乐部听起来比生死之交丰富多彩多了。”

  “肯定好多了。”

  没花多少时间我们就找到了整帮人离开时的地点。那是最容易的部分。找到他们上岸的实际位置又是个完全不同的问题。我们简单地讨论了分散行动的事情,然后又一致否决了这个主意。我们的推理很符合逻辑毕竟,如果我们当中的一个发现什么情况,怎样告诉对方呢?但主要是我不想离开他,我看得出他和我的想法一样。我们两个整整一生都没有过好伙伴,这是那么甜蜜的感觉,我们不愿浪费一分一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去了哪里有那么多的选择。到了半岛的大陆,或者去了另一个岛,或者回到了西雅图郊区,或者往北去了加拿大。无论何时我们拆掉房屋或烧掉房子,赖利总是做好了准备他好像总是确切地知道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他肯定事先就有准备,但他没让我们任何人参与计划。

  他们可能在任何地方。

  为了避开船只和人类我们在水里浮浮沉沉,这确实使我们慢了下来。我们一整天运气都不好,但我们都不在乎。我们心里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这是多么奇怪的一天啊。没有悲惨地坐在黑暗中努力不去理会那些混乱,在藏身之处咽下我的厌恶,现在我却和我最好的新朋友一起假扮忍者,或许我们的关系更进一层呢。我们互相嬉戏着穿过一片片的树荫,把形如五行图的小石头扔向对方。

  接着太阳落山了,突然我感到很紧张。赖利会寻找我们吗?他会不会以为我们被晒死了?他不会这么糊涂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们加快了行动速度。快多了。我们已经绕过了附近所有的岛屿,所以现在我们集中寻找大陆。太阳下山约半小时后,我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不一会儿我们就找到了他们的踪迹。一旦我们发现气味的轨迹,找到他们就像跟踪穿过初雪的象群一样容易了。

  我们讨论了该怎么办,跑的时候更加严肃了。

  “我认为我们不该告诉赖利,”我说,“我们就说我们在找他们之前在你的山洞里过了一整天。”这么说的时候我心中的疑窦更多了,“更好的是,我们告诉他们你的山洞里到处都是水,我们都没法说话。”

  “你觉得赖利是个坏蛋,是吗?”过了一会儿他平静地问道。他这么说的时候握住了我的手。

  “我不知道。但我宁愿装作他是,只是以防万一。”我犹豫了片刻接着说道,“你不愿意把他想成坏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的,”迪亚哥承认,“他算是我的朋友。我的意思是,和你不一样的朋友。”他握紧我的手指,“但比其他人更像朋友。我不想认为……”迪亚哥没把话说完。

  我也握紧他的手:“或许他是个正派人。我们谨慎行事不会改变他是什么样的人。”

  “是的,好吧,就说水下山洞的故事吧。至少首先……我可以以后再跟他说太阳的事情。我宁愿白天跟他讲,不管怎样我立马就能证明我所说的话。而且要是他已经知道的话,他不告诉我真相肯定是另有隐情,我会单独跟他谈。拂晓时,无论他去过哪里趁他回来的时候拦住他……”

  我注意到迪亚哥在说这段话的时候用了很多“我”而不是“我们”,这样让我很不是滋味。不过同时我又不想参与教育赖利的事情。我可没像迪亚哥一样对他那么信任。

  “忍者拂晓时要进攻了!”我故意这么说想让他笑。这招凑效了。我们跟踪我们那群吸血鬼时又开始开玩笑了,不过我分辨得出在捉弄的表情下他和跟我一样正在思考严肃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赶路的时候我变得越发焦虑。因为我们跑得很快,我们不可能走错路,但花的时间也太久了。我们其实已经离海港越来越远了,攀越了最近的群山,向一片新领地跑下去。这不是正常的模式。

  我们借来的每座房子,不管是在山上,还是在岛上,还是藏在大农场里,都有几个相同之处。主人已故,位置偏僻,还有另一点。它们全都集中在西雅图一带,像绕着轨道转动的月亮一样围绕着这座大城市。西雅图一直是中心,也是目标所在。

  我们现在脱离了轨道,感觉不对头。或许这没意义,或许只是因为今天许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我所接受的全部事实都被完全颠覆了,我没有心情接受另一场剧变。为什么赖利就不能挑个正常的地方呢?

  “他们跑得这么远真古怪。”迪亚哥自言自语,我听得出他语气中含有一丝尖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或者说很可怕。”我低声说道。

  他捏紧我的手:“这里很酷,忍者俱乐部能解决任何事。”

  “你还没进行秘密握手仪式呢?”

  “正在准备呢。”他答应道。

  有什么事情让我烦躁不安起来。好像我能感觉到这个奇怪的盲点我知道发生了我看不见的事情,但我没法准确地指出来。很显然的事情……

  就在那时,在离我们通常的半径大约六十英里的地方,我们找到了房子。不可能搞错那里的嘈杂声。低音乐器发出“嘣嘣嘣嘣嘣嘣”的声音,电视游戏的背景音乐发出混乱的声音。完全就是我们那一伙。

  我抽出手,迪亚哥看着我。

  “嘿,我根本不认识你,”我开玩笑地说道,“我没跟你谈过一次话,因为我们一整天呆在水里面。我就知道你可以当忍者,也可以是吸血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露齿一笑。“你也一样,陌生人。”接着他轻快地说道,“做和昨天一样的事情,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出去。或许做做侦察,把正在发生的事情弄得更清楚。”

  “听起来像个计划。这是妈妈说过的话。”

  他弯腰靠近我,吻了我只是轻轻的一个吻,正中嘴唇。这个吻带来的震惊“嗖”地涌遍我的全身。接着他说道,“我们就这么做吧。”然后头也没回地朝山下乱哄哄的噪音源冲去。已经开始扮演他的角色了。

  有一点儿震惊,我跟在他后面,离他几码远,不敢忘记一般情况下我与别人之间保持的那段距离。

  房子很大,原木小木屋风格,掩映在松树林中的空隙里,方圆几英里之内没有邻居的迹象。所有的窗户漆黑一片,仿佛这个地方空无一人,但整个框架都因为地下室内的重金属震动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迪亚哥首先进去,我努力走在他身后,假装把他当成凯文或拉乌尔。犹豫不决,保护着我的空间。他找到了楼梯,自信地大步飞奔下去。

  “想要摆脱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他问道。

  “哦,嘿,迪亚哥还活着。”我听见凯文回答时明显缺少热情。

  “可不是因为你们。”迪亚哥说的时候我已经溜进了黑漆漆的地下室。唯一的光来源于各种各样的电视屏,但多的已经超过我们所需要的了。弗莱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我赶紧跑到他后面,很高兴我看起来很焦虑,因为没有地方躲藏。我努力掩饰起那股油然而生的厌恶之情,蜷缩着躲在沙发背后我常常呆的地方。我一坐下来,弗莱德身上的那股令人厌恶的力量似乎就减轻了。或许是因为我慢慢习惯了。

  地下室空了一大半,因为已经半夜了。这里所有的孩子的眼睛和我的一样明亮且刚刚变得鲜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了我好一会儿才清理好你们丢下的乱摊子,”迪亚哥告诉凯文,“差不多到拂晓我才赶到那座房子的废墟。还不得不一整天都坐在充满水的山洞里。”

  “跟赖利去打小报告吧,随你便。”

  “我看见那个小姑娘也这么干了。”一个新的声音传来,我颤栗了因为那是拉乌尔。让我感到有点儿放心的是他不知道我的名字,但我感到害怕主要是因为他注意到我了。

  “是的,她跟着我。”我看不见迪亚哥,但我知道他在耸肩。

  “难道你不是紧要关头的救星吗?”拉乌尔不中听地说道。

  “笨头笨脑的又不会有别的好处。”

  我希望迪亚哥不要挑衅拉乌尔。我希望赖利很快就回来。只有赖利能够控制拉乌尔,哪怕只有一点点。

  但赖利很可能在外面诱捕那些垃圾小孩,把他们带给她。或者做一些他不在家的时候要做的任何其他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的态度很有趣,迪亚哥。你以为赖利那么喜欢你,要是我杀死你的话他会在乎?我想你错了。不过无所谓,因为今天晚上他以为你已经死了。”

  我听得见其他人走动的声音。一些很可能已经跑过去支持拉乌尔,另一些人只是躲开。我在自己的藏身之处犹豫不决,知道我不会让迪亚哥一个人对付他们的,但我又担心要是事情没发展到那一步我们就要穿帮了。我希望迪亚哥可以撑一会儿,因为他有几手格斗技术。我在这方面帮不上多少忙。拉乌尔的小团伙有三个人,其他人可能帮忙是因为想得到他的好处。赖利会在他们把我们烧死之前赶回家吗?

  迪亚哥回答的时候声音很平静:“你真的敢跟我单挑吗?典型的那种。”

  拉乌尔哼了一声:“那有用吗?我的意思除了在电影里。为什么我要跟你单挑?我才不在乎打败你。我只想把你给干掉。” daocaorenshuwu.com

  我翻身蹲伏起来,肌肉紧绷准备跳起来。

  拉乌尔一直在说话。他非常喜欢自己的声音。

  “不过要干掉你不需要我们所有人。这两个人会负责处理你不幸幸存下来的另一个证据。至于她叫什么名字就微不足道了。”

  我的身体仿佛冰封了一般,定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我竭尽所能地摆脱这种感觉,这样就能进入最佳作战状态。尽管这样并不会有所不同。

  接着我有种别的感觉,一种完全预料之外的感觉一股厌恶之情涌来,来势凶猛得不可抗拒,我无法保持蹲伏的姿势。我瘫倒在地上,惊恐万状地喘着气。

  我并不是唯一有反应的人。我听见地下室的每个角落传来讨厌的咆哮声和干呕声。几个人后退到屋子的边缘,这样我就能看见他们。他们紧贴着墙壁,伸长脖子仿佛能逃脱这种感觉一样。至少其中一个人是拉乌尔的同党。 稻草人书屋

  我听见拉乌尔清晰可辨的咆哮声,接着听见随着他飞奔上楼那个声音消失了。趁人不注意溜走的人不只他一个。地下室里大约一半的吸血鬼都一哄而散了。

  我没有那种选择。我几乎动弹不得。就在那时我意识到这准是因为我如此靠近古怪的弗莱德的缘故。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尽管我感到如此可怕,我仍然能够意识到他很可能刚刚救了我。

  为什么?

  厌恶的感觉逐渐消失了。我一能动就马上爬到沙发的边缘,慢慢领会事情的后果。拉乌尔所有的同党都跑了,但迪亚哥仍然在那里,在电视机旁边的那个大房间的最里面。留在那里的吸血鬼慢慢地放松下来,尽管每个人看起来都有点儿摇摇晃晃的。他们大多数人都朝弗莱德的方向警惕地扫了一眼。我也眯着眼睛偷偷地看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尽管我什么也看不见,然后赶紧看着别处。看着弗莱德又带来一种恶心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蹲下。”

  深沉的声音是弗莱德发出的。我以前从未听他开口说过话。每个人都盯着他,然后马上又移开了视线,因为恶心的感觉又回来了。

  所以弗莱德只是想要自己的安宁和平静。好吧,管它呢。我因此而活下来。很可能拉乌尔在拂晓之前会被其他的眼中钉转移注意力,把怒气发泄在周围的其他人身上。而赖利总是在夜晚结束之时回来。他会听见迪亚哥躲在山洞里而不是在外面游荡然后被太阳烧死的故事,而拉乌尔则不会有理由攻击他或者我了。

  至少,在最理想的状况下会出现这种情形。同时,或许迪亚哥和我会想出躲开拉乌尔的计划。

  错过了就在眼前的解决办法的那种感觉再次在我心中闪过。我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思绪就被打断了。

  “对不起。”

  这低沉得几乎听不见的嘟哝声只可能来自弗莱德。好像我是唯一那个离得够近能听见的人。他在对我说话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又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感觉不到。我看不见他的脸他依然背对着我。他长着浓密的金色卷发。在此之前我从未注意到这点,即使我在他的影子里躲藏了这么多天也没注意到。赖利说弗莱德很特别,他并没有撒谎。令人讨厌,但真的很特别。赖利知道弗莱德如此……如此强大吗?他有能力在瞬间震慑住我们整个屋子里的人。

  虽然我看不见他的表情,我有种感觉弗莱德在等待我的回答。

  “嗯,不用道歉,”我几乎屏住呼吸,“谢谢你。”

  弗莱德耸了耸肩。

  然后我发现自己再也看不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