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 杀了也就杀了(中)求推荐!

王九去开了门,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走进来,他没有身为副营将的倨傲,反而将姿态放的很低,朝三人一拱手:“几位兄弟都在呢,哈哈哈,太好了。史伍长呢?请大家都出来,刘某有些事情跟诸位兄弟商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九和周寇后退了半步,将宋征凸显出来。宋征道:“史头儿正在闭关,刘副将有什么事情就跟我们说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刘长发不知道伍中的情况,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好,那我先跟你们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觉得史乙才是这支队伍的首脑,史乙不在,对上几个“不能做主”的小兵,他就不是那么恭谨了,有些大大咧咧说道:“对你们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情。会长要我来拉你们入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们还不知道吧,现在的皇台堡,两大势力,抗天盟和灵火会,我现在就是灵火会的人,嘿嘿嘿,不瞒你们说,承蒙会长大人看得起,老刘我现在也是会中一位执事,地位极高,专门负责招募会员,联络人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刘我这新官上任,当然是马上就想到要照顾咱们自己的老兄弟。这不,我就跟会长大人说了你们,会长大人给我面子,当即就同意了。

daocaorenshuwu.com

我跟你们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灵火会现在有四百门人,会长九真道人乃是玄通境中期的老祖,只要能够入会,将来面对圣旨,大家齐心协力就能渡过难关,更别说以后会有一位玄通老尊祖庇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这一次会长阁下给我面子,你们一入会就能得到一个不错的职位。等史乙出关了,你们一定要认真跟他说一下,千万不要错失良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征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不用了,我们不加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长发正说得起劲,忽然被打断了,有些不满道:“宋征,这种事情你一个部下,怎么就能替史伍长做决定,这是一个好机会,入会之后不但会受到老祖的庇护,还有各种资源分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了,我们不加入。”宋征还是这句话,比划了一个手势:“刘副将请回吧。” 稻草人书屋

刘长发有些火了,但他马夫出身,也只是个脉河境,又不敢跟三人翻脸,做恼道:“宋征,你太过分了,你一定会后悔的,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拂袖而去,王九在后面呸了一声“势力小人”,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刘长发站在外面,一阵怒气上涌,面皮紫红,想要转身去砸门,却又没有勇气,重重一哼转身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征在院子内有些奇怪:“又是抗天盟,又是灵火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九眼珠子一转:“我去找苗韵儿他们打听一下。”然后以和体型不符的超级敏捷,刺溜一声杀了出去。宋征直摇头:“你是借故去吃人家一顿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刘长发骂骂咧咧的回去,路上一心发狠:“宋征,不识好歹的狗东西,你给老子等着,在会长面前,一定狠狠告你一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一路回到了皇台堡中,这里彻底混乱了,但在一座用庞大奇阵笼罩、加固的军营前,却有成队的哨兵巡逻。刘长发递上了自己的腰牌,验明了身份之后被放了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在堂外等候了片刻,被人传进去。不过见到的却不是玄通老祖九真道人,会长大人身份尊贵,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位宫装美妇接见了他——这是会长大人的左膀右臂,命通境天尊剑南夫人。她见面便问道:“如何?史乙他们答应加入了吗?” daocaorenshuwu.com

刘长发讪讪一笑:“史乙在闭关,还没见到他,不过我跟他手下的几个人谈了一下,可那个宋征有点不识抬举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剑南夫人愣了一下,她立即对一旁吩咐道:“把凌子道叫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手下出去后时间不长,一位英俊高大的明见境大修被领了进来。他躬身一礼问道:“夫人,您找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剑南夫人冷着脸指了一下刘长发:“史乙五人的事情,是你交代给刘长发的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凌子道点头:“正是,怎么了?刘长发你把事情办砸了?”他脸色一冷。

www.daocaorenshuwu.com

刘长发是靠着拍马屁钻营,才爬到了副营将的位子上,此时隐隐感觉有些不妙了,连忙摆手道:“不关我的事,是那个宋征不识抬举,拒绝了咱们的好意呀。” 稻草人书屋

凌子道立刻就想起来自己疏忽了,他立刻跪下向剑南夫人请罪,道:“夫人,是我的错,当时还有别的事务要处理,我没有跟留长发强调,千万不能得罪宋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刘长发惊呼出声,他知道肯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绝对没有想到是在宋征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征在狼兵营不算出众,刘长发只知道他是个读书人,可是整个伍中,他怎么成了关键人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刚才对宋征的态度,实在称不上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剑南夫人遗憾一声,看了刘长发一眼:“这种废物,留着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