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最早进入庇护所的人

杨永城等人醒过来之后,很快就弄清楚了发生了什么事,看向朱停的眼神像是要杀人一般,更有人直接拔刀就要把朱停给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森却是伸手拦住了他们,那人看着韩森问道:“韩少,你这是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不是因为韩森救了他们,恐怕正怒火中烧的他们,连韩森都要一块给砍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在我这里买了命,这条命你们还是得给他留下的。”韩森淡淡地说道:“而且,就算要杀,你们至少也要等宁二少爷问过话之后再杀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森之所以要保下朱停,最主要是因为他想要看一看宁月见到朱停之后会说些什么,也许能够知道一些关于陈宁两家的事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父亲的事情扑朔迷离,其中有太多的疑点,如果不深入其中的话,恐怕很难弄清楚真相。

稻草人书屋

若非如此,韩森也不会想要救杨永城他们,如果是以前的韩森,直接把朱停杀一了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现在韩森却不得不想的更多一点,至少他需要先弄清楚,宁家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仇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有一点让韩森非常疑惑,以星宇集团的实力,应该不难把韩家查个底朝天,如果太爷爷以前真的和宁家有什么关系,怎么宁家一点反应也没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或者说他们早就知道韩家的底细,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针对韩家,可是这又说不通了,如果那样的话,父亲又怎么会让他们遇到事情的时候去找宁家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森并不认为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愚蠢的人,相反,在韩森的印象中,父亲的性格虽然温和,可是却是一个富有智慧的人,否则也不可能把一个小作坊发展到上亿的规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说上亿元在如今的联盟也不算什么,可是没有背景没有关系,真正做实业能够做到上亿的,依然是非常的不容易。

稻草人书屋

“既然如此,那就听韩少的吧。”杨永城阻止了众人,点了点头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押着朱停往回走,路上韩森没少听他们骂朱停,看起来他们以前根本没有想过朱停竟然会是一个奸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少,你真会保我的命?”半夜众人扎营睡觉,轮到韩森守夜看着朱停的时候,被锁着的朱停挪动着被捆的结结实实的身子,凑到韩森旁边压低了声音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森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在火堆上烤着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韩少,有没有兴趣再和我做个生意?”朱停又继续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韩森还是不理他,朱停就有些急了,一咬牙,用极用细微的声音说道:“韩少,你的那把匕首,无论如何都不能交出去,否则你的命也就没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韩森目光落在朱停身上,不过却没有说话,只是那样看着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神基因之上,还有一种超级神基因,无论是宁家还是我们陈家,这百余年来,为此不知道付出了正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可是至今依然一无所获,现在最有可能斩杀神血生物之上的异生物,获得超级神基因的,就是你手上的那把匕首,宁月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得到它,匕首在你手上,你就还有活命的机会,如果不在了,你也就离死不远了……”朱停继续对韩森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没有人能够杀那些异生物,你们又怎么会知道还有超级神基因的存在?”韩森心中微微有些激动,脸上却依然保持着淡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前我对你说过,我家那位老爷子和宁家的祖上都是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你知道那是什么部门吗?”朱停虽然是在问韩森,不过却并没有想要等韩森回答的意思,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他们所属的部门叫特勤调查科,当初空间传送技术被开发出来之后,第一波传送进入庇护的人,就是特勤调查科的几个行动小组,超级神基因的信息,就是他们留下来的。” 稻草人书屋

韩森忍住心中的激动,小声问道:“你这话更加矛盾,现在的人类都斩杀不了那些异生物,以前刚刚进入庇护所世界的人,基因和武力都十分低下,又怎么可能斩杀那些异生物获得超级神基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家老爷子他们的确留下了一些信息,否则我们陈宁两家也不会如此执著的追求那些东西,这些年来我们付出的代价,几乎是无法想象的,财力物力且不说,两家的人都不知道死了多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家老家子都留下了什么信息?”韩森眉头微动,继续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留下的信息很少,最开始传送进入庇护所世界的特勤调查科行动组的人,大部分都死了,只有少数几个活着出来,而且出来之后过了没多少天,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暴毙,在那之前没有任何征兆,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在兴奋的探索调查着什么,所以他们根本没有留下什么遗言之类的东西,我们也只是在遗物中找到了一些线索,但是都只是零碎的,很难关联起来的一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