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五十五章 爵(盟主加更)

在那酒水之中,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铜爵,与蛋壳的碎片一起落在了锅里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铜爵外面刻有精美古朴的神秘花纹,锅里面的酒水涌入铜爵之内,竟然化为了血色,如同极纯的红酒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锅里面的水明明已经没过了铜爵,可是却丝毫没有与那红色交染,水与血色的液体泾渭分明,好似相隔于两个世界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森原本想要杀鸡吃肉,可是现在却有些傻眼了,想不到那蛋里面竟然生出了这么一个玩意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而且这铜爵上依然没有任何的生机,似乎就是一个器物,而不是从蛋里面孕育出的生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森看着那铜爵发楞,他对于爵的了解不多,只知道好像是古代的一种酒器,也有人说是一种祭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此之外他就没有更多的了解了,现在这个铜爵与联盟古代的爵外形很相似,三脚高挑,精美异常。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是无论如何韩森也不能相信,一个异生物的蛋里面竟然会生出一个没有生命的器物,这也太古怪了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那铜爵现在活生生的在他面前,韩森就算不想相信也没有办法,只是死死地盯着铜爵,希望能够看到一点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偏偏铜爵什么反应都没有,就那般静静地落在了锅里面,外面的酒水不断的被蒸发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渐渐地,锅里的水都被熬干了,那铜爵似乎如故,而且铜爵之中的血红色液体也没有丝毫减少,依然是满满的一爵,几乎快要溢出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锅内的温度再怎么高,仿佛都对爵中的液体没有任何影响。 daocaorenshuwu.com

锅下的火焰依然在噼里啪啦的烧着,把锅底都给烧红了,铜爵却依然如故,没有一丝的变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从铜爵之中,传出了香纯无比的酒味,让韩森这种没什么酒瘾的人,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过这铜爵来的太诡异,韩森自然不敢真的去喝里面的东西。 daocaorenshuwu.com

宝儿却没有那么多的顾忌,直接爬了过去,一把就抓住了锅里面的铜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心!”韩森大惊失色,谁知道这铜爵是什么鬼东西,万一伤了宝儿就惨了,或者铜爵中的东西是像隐毒一样的毒液,那就更可怕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森想要夺下宝儿手里面的铜爵,却不想宝儿速度太快,等韩森伸手过去的时候,宝儿已经把铜爵放在小嘴边,一仰脖把里面的血红液体全都喝了下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宝儿,你没事吧?”韩森一手把铜爵抓了过来,有些紧张的看着宝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宝儿脸颊红红的,像是喝醉了酒似的,小小身体坐在那里都有些摇晃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韩森心中大惊,可是仔细检查之后,却发现宝儿好像真的只是喝醉了酒,身体并没有什么损伤,气息依然稳定充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森这才松了一口气,仔细打量手里面抓着的铜爵,他一直防备着铜爵,可是铜爵在他手里就像是一个死物,根本没有一点动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它在锅里烧了那么久,合金锅都已经被烧的通红,铜爵上却感觉不到一点热度,依然还是冰冰凉凉的,握在手里竟然有些舒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到真是奇了,没有生命气息,似乎也没有攻击性,这东西真的是从那个蛋里面出来的吗?”韩森神色古怪的看着铜爵,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大铜爵生一个小铜爵是什么样的画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韩森检查了很久,也没有发现铜爵有什么危险的地方,而宝儿像是喝醉了酒似的,已经爬到气垫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韩森不敢大意,一直控制着铜爵,等到宝儿睡了半天,才终于伸了一个懒腰醒了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宝儿,你没事吧?”韩森连忙看向宝儿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宝儿很好啊。”宝儿说着,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向了韩森手中的铜爵,指着铜爵说道:“爸爸,饮料好喝,宝儿还要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不是饮料,是酒,小孩子不能喝酒。”韩森嘴里面这么说,心里面却有些好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铜爵自蛋中而生,这本就是奇异之事,它似乎还对于酒有特别的用途,让韩森不由得也有些好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监视了血河庇护所好几天,一直都没有看到鬼夜叉和血河帝君离开血河庇护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忍了三天,韩森终于还是没有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又把那个铜爵给取了出来,摸出一瓶酒倒入爵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清澈如水的白酒,在铜爵之中渐渐化为血红的颜色,开始还很淡,最后越来越红几如鲜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铜爵中的酒香也越来越强烈,虽然同样是酒香,却比之前的白酒香更加纯厚,只是闻着爵中飘出的酒香,就让韩森这个并不是特别好酒的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宝儿更是直接就爬了过去,伸手就想要抓铜爵。

稻草人书屋

韩森一把抓住了宝儿的衣领,把她给提了起来,让她胖乎乎的小手与铜爵擦肩而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宝儿被韩森拎在空中,犹自挥舞着小手想要去抓铜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