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五十二章 与他有缘

韩森越看那小孩子在眉目之前越像是燃灯,算算时间,燃灯去世的时间,差不多也就和这个小孩子的年纪相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燃灯这位一族始祖,转世之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悲凉了。”韩森心中叹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当年燃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随手把韩森打成蚂蚁,那是何等的威风无敌,可叹今世怕是未必能够长大成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韩森到也知道,就算这小男孩真是燃灯的转世,他与燃灯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转世的只是灵而已,不包括燃灯的前世记忆和信息烙印。 www.daocaorenshuwu.com

就好像是一张白纸,上面写上了文字或者是画上了图案,那才有意义,就算这张白纸回炉重造,但是没有了纸上的文字和画,那它也就只是一张新的白纸而已。 稻草人书屋

“不知今世的燃灯天赋如何?”韩森心念一动,意指副殿中的断头皇后。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副殿中的断头皇后立刻应命道:“遵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人抱着孩子苦苦哀求,可是那些人却铁了心肠要杀那孩子,为首一人说道:“嫂子,别怪我们狠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就要动手诛杀那孩子,女人虽然原本也有些能力,可是一路逃来,早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哪里还能与他们战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谁来救救我的孩子,若是能让吾儿活命,就算让我去死也甘愿。”女人抱着孩子,眼中满是绝望与凄凉。

稻草人书屋

眼看着几人的刀就要落下,却突然听到咔嚓的声音,那几个人的脑袋一起断开,喷着血飞上了半空,无头的尸体过了好一会儿才摔落在地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发生,然后就看到一座巨大的染血断头台浮现在虚空之中,在那断头台的后面,还有一个拉着绳索的皇后模样木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人惊恐地看着断头皇后,第一反应就是把自己的孩子护在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任谁看到断头皇后的造型,都不会认为她是一个救苦救难的神灵,而是一个吞噬生命的恐怖基因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是想孩子活命就跟我来。”断头皇后拉着断头台向着财神河而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女人脸色变幻不定,但她确实是一个有决断的女人,更何况为了自己的孩子,她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人本就已经快要油尽灯枯,此时跟着断头皇后一路前行,完全是靠着意志力在走,身体摇摇晃晃跌跌撞撞,若是没有保护孩子活下去的信念在支撑,只怕她是一步也走不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终于走到了财神庙沉沦之处的河边,断头皇后指着河岸对那女子说道:“河下千丈处有一神庙,你若是能带着孩子到达那里,那孩子便可得神灵庇护,世袭血脉之尊贵,自从纵横于天地之间,再也无人能够杀他。你若不去,便可自行离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罢,断头皇后就拉着断头台沉入了河中,转眼间消失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现在立刻休息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有可能恢复元气,若是再以此身体潜下千丈,只怕是十有八九要命丧于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看了看怀中的孩子,女人眼中闪过坚毅之色,伸手抚摸孩子的脸颊,女人神色悲苦地说道:“吾儿命苦,就算今日得以逃脱,你我孤儿寡母也难逃一死,若是真能换得吾儿得世袭血脉,便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上一闯,望神灵给我吾儿一条活命的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女人在孩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抱起孩子向着河中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财神河本就非凡,女人潜入水中,召唤出一只已经受伤的基因种护住孩子,让他不至于在水中溺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女人一路逃来,她所仅剩下的,就只有这么一只重伤的基因种,护住了孩子,她自己就只能拼命往下潜。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惜这世界的人类,身体素质都不行,这女人的身体素质在这个世界已经算是很不错,若是平时下潜千丈还有可能,如今却是千难万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人咬着牙往下潜,却感觉身体越来越无力,虽然一直咬牙苦苦支撑,想要靠自己的信念潜入神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只靠信念就行的,女人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不由自主的张口嘴巴想要呼吸,河水顿时灌了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人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可是她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看了自己的孩子一眼,将自己的所有力量都凝聚在孩子身上,在水中张了张嘴想叫他的名字,可是却只是被河水灌了一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已经重伤的基因种在女人的意念控制下,带着孩子向着河底冲去,而女人却只能无力的看着孩子渐渐沉入黑暗的河底,眼神也开始涣散。 稻草人书屋

韩森在财神庙中看着这一切发生,不由得轻轻一叹,纵然是在最后,女人依然是选择了把生的机会留给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断头。”韩森轻唤了一声。

稻草人书屋

断头皇后顿时明白了韩森的意思,应命之后走出了神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