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他又一次清楚地领悟到,人生的道路并不是金光灿烂的大道,它充满了荆棘和羁绊。即使平坦,也像这市郊的夜路,有光明也有黑暗,有脏污还有陷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站在332路公交车的站台上,两手不住地拨弄着月票。他索性就拿着月票,免得遇到不照眼的售票员再费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早已经黑了下来,除了灯光、黑影、流动的汽车、零散的行人,什么东西都不易分辨。看不清远山,也看不清近水。天好黑好黑,如漆刷的一般。寒风嗖嗖,吹得光滑的柳丝瑟瑟作响,好像在为人间报鸣不平,又好似在喃喃地哭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垂柳下的站台上,只有李明强一个人。卫和平抛弃了他,人们抛弃了他,把他一个人抛到这凄凉的冬夜里,任寒风像皮鞭一样地抽打。正像生活对他的打击一样,正面挨打以后,转过身来,背面又挨上了。 daocaorenshuwu.com

独处对心灵也是一种洗涤,李明强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今天不错,起点站就我自己,不用挤,想坐哪个座位就坐哪个座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咱姓李的从来没有挤车的习惯。”李明强总是这么说。他陪卫和平出门坐车,没有给她抢过一次座位,即使有幸坐上了座位,中途也都让给了别人,有时还拉着卫和平让座儿。他常嬉笑着对卫和平说:“我们都是党员,共产党员应该把方便让给别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天,没有了卫和平,没有了乘客,没有了那蜂涌而上鱼贯而下的场面,也听不到因为争座而奏出的交响曲,站台上只有他李明强一个人。李明强独立在站台上,脑海里像煮沸的一锅粥,“突突突”地冒泡,一会儿出现中学时的牵手,一会儿浮出热恋中的接吻,一会儿……李明强不是幻想主义者,李明强是一个很有理想,又很重实际、勇于奋斗进取的人。在中学,女同学追他,他不干;当战士,首长的女儿追他,他不干;当学员,年轻的女教官追他,他也不干。他靠自己的努力,鹤立鸡群。在前年的十二月份,他自立了,无论是政治上、经济上,还是生活上,他都自立了,他是一个合格的二十三级正排职侦察排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提议,为他们和解干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干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站台后面的圆圆饭店里传出了大声的喊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就别黏糊了,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随着声音转过身去。什么也看不见。饭店内亮着灯,门窗的玻璃上布满了水雾,形成了天然的窗帘儿,店内的一切只能凭想象而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一定是一群非常要好的人,就像我们的同学会一样。李明强的嘴角又一次露出了微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身后传来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群姑娘骑着自行车带着寒风从李明强的身边穿过,一个翘着松鼠尾巴独辫的姑娘好奇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是一群小伙子骑车而过,其中一个人回过头来看了看李明强,甩出一句“傻B”。其余的几个人也回头望了望,一阵狂笑,随寒风而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明强莫明其妙地看了一遍自己的衣服,用手拍打几下后背,摸一圈头,抹一把脸,始终没有弄清楚他们笑骂的意思。妈的,“傻B”,你他妈才是“傻B”呢!兔崽子,真把老子当乡下人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后出门,老子还穿军装!没有卫和平当尾巴了,这破便服,老子也不穿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在心里骂。

daocaorenshuwu.com

天越来越冷,车还是不来。晚上车少,李明强想。军人的耐心是训练出来的,李明强的耐寒能力也是训练出来的。不说渤海湾冬季的坚冰狂风、黄沙雪暴,就说在京西那次演习中,他和战友们裹着雨衣在雪地里潜伏了四个小时,那是怎样的滋味啊!今晚这区区寒意岂能与那相比。但是,今晚他感觉冷极了。因为那时的血是沸腾的,心中的火是燃烧的;而现在,他已经心灰意冷,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辆自行车在李明强面前停下,跳入他眼帘的是一位解放军战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志,你在等车吗?这路车八点钟就没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谢谢!”李明强宛如刚刚醒来的醉汉,含含混混地道了谢就走。又好似刚刚喝醉酒一样,懒懒散散,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要到哪里去?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像当年被赶出戏校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用十指划了划头,暖和多了,也清醒多了。跑回去,跑着回去,不就是十几里二十里路嘛!跑着回去,在这寒风萧萧的冬季,在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抛弃的夜晚,在都市郊区的公路上跑步,跑回自己的营地,多么有意义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跑着跑着,血就沸腾了,头上也冒出了热气,心里惬意极了。壮举,真是一个壮举。这个决定英明,真是英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顺着公路跑着,路上的行人看他,他用嘴角笑笑;车上的过客看他,他用嘴角笑笑。他为自己的举动而骄傲,为自己的决定而自豪。当年,九岁的他,为了上戏校,打了大队支部书记张洪,独自一人,也是在夜晚,跑了十几里路,跑到了县城。那是什么路啊?山路,吓人的山道,高低不平,坟茔遍布,老头鹰的怪叫,吓得他尿一裤子。也就是在那时,使他下决心要冲出西流村,决不在那山沟里窝屈一辈子。现在好了,他不但冲出来了,还冲到了首都北京。光明的大路就在脚下,吹个对象算不了什么!没有你卫和平,还有田聪颖、王红霞等着呢! 稻草人书屋

李明强跑着想着,想着跑着,不知不觉就跑了三里多地,跑到了厢红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嘟——嘟!嘟——嘟!”军事科学院围墙内,一长一短的两遍哨声,差一点儿让李明强瘫倒在地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是部队集合特有的哨音,星期天晚上集合,肯定是点名。点名完了,洗漱;洗漱完了,熄灯。一整套的动作,不成文的规定,对于有六年兵龄已当了一年多排长的李明强来说,早已熟烂于心了。李明强今天请假说,晚上九点半归队,现在已经八点五十分了,离驻地还有十几里路。怎么办?怎么办呢?军纪如山,不可违犯!我李明强从来没有迟到早退过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卫和平,你害死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无绝人之路。正当李明强心急如焚的时候,一辆出租汽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对,坐出租汽车。李明强眼前一亮,为了纪律,坐出租车回去!他不惜花钱,这不是花几个钱的问题,军人执行纪律不能打一点折扣。想到这里,李明强三步并作两步向军事科学院的大门口走去——那里经常停有出租汽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路灯五十米一个,照出一圈儿光明,留下一片黑暗。李明强急步走着,突然,被残坏了的路面绊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妈的!”李明强抛出一句脏话。部队不允许骂人,卫和平不允许他说脏话的,他平时也是不爱说脏话的,骂人的话自从当兵起就变没了。今天活见鬼了,怎么骂人的话老在脑子里打转,还竟然骂出了口。李明强曾在战士面前讲过:“我训兵至今没有骂过战士一句。只骂过半句——刚刚出口就收住了。”而今,今天,他又骂人了。他又一次清楚地领悟到,人生的道路并不是金光灿烂的大道,它充满了荆棘和羁绊。即使平坦,也像这市郊的夜路,有光明也有黑暗,有脏污还有陷坑。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骂人,太书生气了!李明强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妈的,妈妈的,操你姥姥!” 稻草人书屋

骂出声来真舒服。李明强的嘴角又露出了他那带有讽刺意味的微笑,他感到轻松极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妈的,妈妈的,我操你妈,操你姥姥!” 稻草人书屋

李明强一边走一边不住地骂,从小声到无声,又转到鼻腔中,再回到心里默念,把他长这么大没骂人的话都骂了,他不知道他在骂谁,他确实也没有骂谁,这可能就是国骂,骂出来心里舒服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在军科大门口打上一辆黑色“皇冠”出租车,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将头紧抵住靠背,两只手拽着两只耳垂儿,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窗外,像是在想什么,又什么也没想。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打车,也是他平生第一次坐小汽车,更是他平生第一次坐这么高级的轿车。他不知道从军科到大队多少里程,也不知道这出租车跑一公里定价多少,只瞥见面前的计价器不停地蹦着数字,蹦得他加快了心跳。他感觉心慌之极,为花这冤枉钱憋屈。妈的,要不是时间来不及,他宁跑回去也不会打的。纪律,军队有铁的纪律,一分钟也耽误不起。操他妈,花这冤枉钱,找谁说理。

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在心里骂着,索性性不看计价器,管他娘的多少钱,上了贼车咱就花得起。他两只手拽着耳垂儿怔怔地看着窗外,不想那计价器,盯着车窗外朦胧的山野、楼房、路灯徐徐向后退去,退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出租车嘎然而止。李明强没有丝毫的思想准备,头随着车子的最后一颠,前额撞在了车窗边沿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徐向后奔跑的景物停止了,李明强的头脑也撞醒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怎么了?”李明强捂着头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红灯。”司机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绕过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只能背道而驰了!”开车的小伙子回过头看了李明强一眼,来了点幽默。他感觉今天拉这个大个子不对劲儿,有点神不守舍,是不是个坏人?会不会趁天黑劫车?他心里一直很忐忑。他调了调后视镜,将李明强的一举地动置于他的监视之中。由于分心走神,所以看到红灯来了个急杀车。他看到李明强磕了头,既不埋怨,也不发火,感觉不是坏人,就放开胆子幽了一默。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不说话了。红灯亮了,汽车必须停下,等待绿灯,这是不二的法则。爱情的红灯亮了,绿灯还会开吗?“绕过去”,“那只能背道而驰”,那么,只有暂停了。暂停,暂停,暂停,卫和平,好你个卫和平,该不是假意跟我吹灯,让我静思己过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要的是不屈不挠的李明强!”这十二个字又浮现在李明强的眼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十二个字,是卫和平写给李明强的纸条。当时,他们还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王宏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让李明强以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去验了空军,张洪又动用关系把验上空军的李明强刷了下来。李明强整日坐在黄河边上,望着黄河,望着笔架山,望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在他近乎于绝望的时候,是卫和平跑到黄河边塞给了他这张纸条,是这十二个字支撑着他从地上爬起来,是这十二个字一直激励他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闯过一道又一道难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明强拍了拍头,嘴角泛起了那种带有讽刺意味的微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出租车司机见李明强又不说话了,就放了盘磁带,是当前最流行的电视连续剧《霍元甲》的主题曲: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昏睡,昏睡,不能再昏睡了!李明强摇了摇头,随着录音机的音响哼了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出租车司机见李明强跟着磁带哼唱,一下子放松下来,也跟着哼了起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曲终,李明强感到热血沸腾,他看了下手表,不由得加快了心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是块上海牌夜光表,是李明强考上军校时田聪颖送给他的礼物,也是他长这么大接受别人赠送的最贵重的礼物。他当时喃喃地说:“这表,太贵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聪颖歪着脑袋笑着说:“手表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块表凝结着田聪颖的情,凝结着田聪颖的爱。田聪颖说:“让你戴着它,时刻想着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辜负了田聪颖,没有时刻想念她,甚至很少想起她。李明强只是将这块表当作了计时的工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手表的秒针按照它特有的速率,不紧不慢地跳动着,李明强的心跳却在逐渐加快,九点二十二分,只有八分钟就到九点半了。九点半,是他销假的最后时间。军人,绝对的时间观念。李明强着急地催促着司机:“快!”“快点!”“再快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汽车像离弦的箭,急速向步兵侦察大队的大门射去。车还没有停稳,李明强就跳了下来,像百米冲刺似的向门口跑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分钟,离九点半不足两分钟了。 daocaorenshuwu.com

门口的卫兵是李明强训过的新兵,见李明强跑过来,急忙给他打了个敬礼。李明强也顾不得还礼,径直跑进了院内。 稻草人书屋

出租车司机在后边大喊大叫地追到大门口,被卫兵横枪拦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冲上楼梯,一下子推开了值班室的门:“老黄,我销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嗬,真准时,仅剩二十七秒,我正为你着急呢!是不是女朋友……”值班员黄中臣站起身,看看手表,不紧不慢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唉,别提了。”李明强喘着粗气,冲黄中臣摆摆手,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出租汽车司机跌跌撞撞地闯进值班室,怒气冲冲地指向李明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掏钱,跑得——倒——挺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差点乐出声来,心想:“这小子,都累成这样子了,还挺幽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急着销假。多,多少钱?”李明强自知没付车费理亏,一边道歉,一边掏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五十元。”出租车司机伸出一个巴掌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贵的,按里程算,又是夜路。再说,我们从不到这边来,回去又……”那司机说到这里停住了,不是被军营那嘹亮的熄灯号声扯断了,而是被李明强那四十五度的斜视和那带有讽刺意味的微笑所震慑。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那嘹亮而又柔和的军号声中,司机垂下了头,喃喃地说:“那,那你就少掏……”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五十元。”李明强很干脆,即使在自由市场上他也没有和人家还过价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黄,有十元钱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掏出自己的四十元钱,加上黄中臣的十元钱一并递给了司机,说:“谢谢您,使我提前了二十七秒没有误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误假要扣奖金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奖金?”李明强用嘴角笑了笑,冷冷地说:“军人只有纪律,没有奖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钱,我,我不要了。”“为什么?”黄中臣一直没弄明白他们之间是怎么回事,李明强也被这位出租车司机弄愣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当我交学费了。”司机笑了笑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什么学费?”李明强和黄中臣两个人都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大’,今夜的纪律教育课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噢——你真幽默。”李明强从心里喜欢上了这位小伙子,在这“一切向钱看”的“非常时期”,能有这么一个青年人,多么可贵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朋友,钱,我付定了!”李明强紧紧地握住司机的手,火辣辣的目光深情地注视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就有这么点爽快与耿直,李明强骨子里注满了坚毅和刚烈,李明强从不接受别人的怜悯和施舍。那司机也是个说一不二的汉子。经过一番推让,司机妥协了,说:“好,我收。二一添作五,我收你二十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出租车司机从那五张十元票子中抽出一张塞给了黄干事,又分出两张强硬地塞给了李明强。

稻草人书屋

“这怎么行!”李明强又将钱塞进了司机的衣兜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得了,已经够了。”司机又将自己手中的钱塞进李明强的上衣下兜里,并捂着袋口不放。说:“我说句实话,咱们交个朋友。我姓邢,叫邢修省。开耳‘邢’,修理的‘修’,省市县那个的‘省’。其实应该是念‘反省’的‘省’,父母取意让我‘一日三省’。我呀,从小就想当个解放军,可就是没当上。平时老听人家说军队纪律严,我不信。今天,我算领教了。敢问,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姓黄,叫黄中臣。坐,请喝茶。”黄干事已为司机泡了一怀酽酽的红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客气。”邢修省接过茶喝了两口。大概是喝得太猛,热水烫了舌头和喉咙,他吸了口气,伸了伸脖子。然后,又抿了一小口,说:“我屁股沉,坐下就不想走了。不过,今天有事儿,得赶快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邢修省又喝了两口茶水,笑了笑,说:“实话说,我今天实在是不想送你。但是,看你那么着急,就想宰你一下。现在是朋友了,我也不瞒你们,我看上了颐和园前圆圆饭店的小妞。我得赶在她关门前,去充当她的最后一个顾客。风雨无阻,已经坚持了四七——二十八,第二十九天了。”邢修省得意地说着,伸出右手的食指打了个钩,在李明强和黄中臣的脸前晃了晃,表示“钩九”的意思。那幸福之感一点不漏地抹在了脸上。

daocaorenshuwu.com

追求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走了,回头儿找你们玩儿,再见。”邢修省说完,并没有伸手握别,而是将茶杯送到唇上,一口气喝完,将进了口的茶叶嚼了嚼,咽了。看来他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将邢修省送下楼梯,走到门口,被邢修省推了回来。

daocaorenshuwu.com

“走吧,你第一次到我这里,怎么也得把你送出大门呀!”李明强拍了一下邢修省的肩膀笑着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就是送到颐和园,也得分手啊。”邢修省笑了,嘴上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想让李明强送送,不知怎么,他也喜欢上了这位大块儿头,想多和他待一会儿,多说几句话。 daocaorenshuwu.com

熄灯了,步兵侦察大队营院里一片寂静。除了各单位值班室和机关办公大楼的少数房间亮着灯光外,连路灯都熄灭了。下弦月如一把弯弯的镰刀,高高地悬在天空,给大地涂上了一层银灰,稀疏的星星眨着眼睛,想给大地多增加些光亮。古老的松林在这月瘦星稀的夜晚,显得越发沉重,灰白的月光透过松枝缝隙洒在林间的水泥路面上,形成黑白相间的斑驳,影影绰绰,像即将枯萎的花朵。有了这些若明若暗的花朵,行走在这里就不至于偏离方向,在黑暗中瞎摸了。 daocaorenshuwu.com

李明强和邢修省并肩迈步在松林中间的大道上,一时竟没了话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大院的环境真美。”沉默了好一会儿,邢修省打破了僵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绿化得真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都冬天了,就跟进了花园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邢修省不说话了,心想,这人刚才还那么健谈,怎么现在一下子成了老猪,尽“哼哼”了。其实他并不知道,李明强也正在心里骂他呢,臭小子,你说什么不好,尽说些卫和平说过的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明强第一次与卫和平并肩行走在这条林间大道上时,也是这个季节,不同的是,那是白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阳光透过松枝的缝隙照在地上,形成了无数个金黄色的斑点,或长或圆,或方或偏,大小各异,松荫像镶嵌在它们周围的花边。李明强与卫和平肩并肩走着,准确地说,是李明强一会儿比卫和平超前一步,一会儿比卫和平落后一步,总是保持着一步的距离。这是李明强在步兵侦察大队里第一次与女同胞一起走路,他总觉得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就像是在中学时他偷着看卫和平、偷着教卫和平打篮球一样,很不自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大院的环境真美。”卫和平首先打破了沉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绿化得真好。” 稻草人书屋

“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冬天了,就跟进了花园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看,一模一样。在这月色朦胧的夜晚,在我李明强被卫和平抛弃的时候,你小子说这些和她一模一样的话,叫我怎么回答呢?简直是哪一壶不开提哪一壶嘛!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阵寒风吹来,松树发出“飒飒”的嘶叫,李明强摇摇头,骂自己:“混蛋,人家第一次来嘛,人家又不知道你和卫和平的事儿。”他从四十五度角的方向瞥了邢修省一眼,嘴角露出了那种具有有讽刺意味的微笑。笑过,他说:“小邢,我在想,你追那个女孩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说那女孩儿呀。她吗,那简直是盖了帽儿了。那脸蛋儿,那身条儿,简直是没说的,没得挑,顺溜儿!哪天,哪天我带你去看看。”邢修省眉飞色舞地说着,心想,这大块儿头走神儿,原来是想女人了。人家说,军营里女的少,来个女的,列队的士兵不用喊口令,都会“唰”的一下全部把头摆过去。这只是笑话,可今天,我就说说,他大块儿头就想上了。唉,真够可怜的,一大帮男人整天泡在一起,小脸对老脸,秃子说和尚,摘了帽子都一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是说,你坚持了那么多天,她知道吗?”李明强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邢修省摇摇头,脸阴了下来,没说话。尽管是黑夜,这微小的变化,也没有逃过李明强这个侦察兵的眼睛。他对邢修省说:“你找个机会,探一下她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邢修省使劲儿地点下头,这个举动也没有逃过李明强的眼睛。他笑了,在邢修省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笑着说:“同志,该是进攻的时候了。不能光去消费,要争取回报啊!” 稻草人书屋

“我今天就跟她挑明喽!”邢修省咬咬牙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要着急,找准机会再说。二十多天都等了,就差这一天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一天都不想等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祝你成功。”李明强说着伸出了他那有力的大手,说:“快走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啊——再见。”邢修省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大门口,急忙伸出了右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见,我不出门了,晚上出大门必须登记。”李明强用他那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拉着邢修省的手摆了几下,说:“慢点。”

稻草人书屋

“嗯。”邢修省使劲儿点了下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