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5章 天妖魔入世

雨娑见楚暮不说话,转身离开。

楚暮也不知道怎么留她,就这样看着她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暮现在脑子里也有些乱,他仍旧不明白雨娑为什么要将不死级的力量全部赠给自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走了,看着她远处的身影,楚暮感觉她像是谢幕一样,从此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暮也不知道她要去哪,她化身善恶女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日食之夜,但是最后力量全部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她就这么走了,好像之后的事情彻底与她无关,好像什么东西也不值得留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事实上,楚暮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特意跑来让她留下,兴许只是因为她把自己苦心经营的力量全部送给了自己,自己总觉得亏欠了别人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当她质问以什么名义留下的时候,楚暮真的回答不了,搜肠刮肚也找不到一个理由或者说一个借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出了很远很远的时候,雨娑才终于回过头去,看了一眼似乎还静立在那里的那团赤色的火焰。

稻草人书屋

她不是留恋楚暮什么,而是雨娑想起了楚暮那句话:“你去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该去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雨娑自己也在问自己,她根本不知道要去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将复仇转交到楚暮身上后,她好像一个失去指向标的木偶,根本不知道要去哪,好像唯一要做的就是等着哪天,听到俞天被楚暮杀死的消息,亦或者楚暮惨死在天宫中……嗯,嗯,这都是好消息,不是吗?

daocaorenshuwu.com

“呜呜呜呜~!黑色的暗殇王扬起脑袋,发出了司夜啼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也在问它的主人,该往哪里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离海远一点的地方吧,湿气不要太重。”雨娑对暗殇王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嗯,还要暖和、气爽,最好有花的地方。”雨娑又补充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万年不朽暗殇王点了点头,于是忽然折转了一个方向,往北面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笨蛋,难道你不知道我说的这些条件里已经默认了一条,离他越远越好!”雨娑重重的拍了拍暗殇王的脑袋,有些气恼的骂道。

稻草人书屋

暗殇王耷拉着脑袋,打消了前往北端领土的念头,开始朝着东面偏北的方向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据说,那里是花的国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暮在原地思考了很久很久,最后抬起头望了一眼那遮挡住烈阳飘渺天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老蛟人的隐患暂时被压下了,不过这头狡猾的恶龙要解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楚暮让小黄泉将那两个孩子送到北端领土后又交给了它一个任务,让它到黄泉大帝那里,将自己的意思转达给黄泉大帝。 稻草人书屋

楚暮自己往北端领土飞去,那里还有很多人再苦苦等待着自己安全归来的消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穿越一块人土已经不用花费多长的时间了,楚暮落到了这座新月之地的新的城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座城市要比万象城巨大很多,是一个真正的界城,足以容纳万象境好几个重要城市的居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暮这是第一次到北城来,一时间还找不到自己的家人在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夜空中飞过,整座城市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王已经归来,楚暮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城主府。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府邸构建的风格更似古院,看上去并没有新月宫殿那么气派,这种建造风格也是争鸣大地北部的,到时候要修改的话也是等日食过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暗的灯光总是只能够照亮有限的区域,浓浓的黑暗比往常的夜幕还更霸道,让整个城主院落都显得几分冷清。 daocaorenshuwu.com

楚暮顺着魂约,在这座有些陌生却有不少熟悉面孔的大院中寻找宁曼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靠近园林的位置,楚暮看到了一座雅致的阁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阁楼是笠形的青瓦顶,楚暮走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梳着一束束发丝的女孩坐在屋顶上,正托着腮看着黑漆漆的夜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暮跳到了屋顶上的时候,她还在发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想什么呢?”楚暮坐在她旁边,开口问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曼儿愣了愣,转过小脸来,脸上的忧郁顿时一扫而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漂亮的眼睛里立刻挤出了泪花来,宁曼儿毫不客气的扑到楚暮怀里,梨花带雨,让人心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哥是坏蛋,不声不响的走了,然后又不声不响的回来!”宁曼儿哭闹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暮留在万象城的事只告诉过叶倾姿,他不想再让其他人徒增担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是,有些事不是楚暮不说,其他人就猜不到,自己一个人跑去面对战胜不了的敌人,又连道别的话都不说,怎么会不让人担心。

稻草人书屋

这段时间,没有人睡过安稳的觉,每天对着漆黑黑的天空,流星许愿这样幼稚的事情都当做了最可信的祈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曼儿的哭闹声很快就惊醒了屋子里的叶倾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倾姿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头发略显凌乱,身上还披着一件大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皮肤有些惨白,看上去非常非常的憔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日日夜夜的等待,是一种最可怕的煎熬,叶倾姿站在院子上,看着安然无恙的楚暮,看着他温和的安慰哭闹的宁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