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两个嫌疑人

清晨八点,她刚刚睁开眼睛,就听见有人在敲她的房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异书,异书……”那是言博的声音。昨晚他们深夜回到县宾馆后,她拒绝跟他同处一室,所以,他被迫跟谷平同住一个房间。真不知道昨晚两人都说了些什么。

稻草人书屋

她披上衣服打开了门。言博已经穿戴整齐站在门口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亲爱的,想不想知道今天的头条新闻?”言博兴高采烈地问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新闻?”她用发绳随便把头发扎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王署长现在成了第一嫌疑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一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的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天一大早,那个姓黎的警察就给谷平打了个电话,说是在失踪人口档案里找到了那个女人,就是旅馆里的那具女尸。你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么问,就等于告诉了我答案。她是妓女?”她转身走进盥洗室,打开了水龙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博站在盥洗室门口看着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不止,她还是个小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真的那么缺钱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生前跟那个王署长有来往。那女的不是怀孕了吗?这八成就是王署长的动机。”言博说到这里,拍拍胸脯,长舒了一口气,“如果确认他是凶手,那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我想好好洗个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嘿,没有什么‘我们’,我们正在离婚,记得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只记得你说你要做个负责任的父亲。再说,舒巧未必是凶手,也许,她会安然无恙地回到你身边,到时候,你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博神情无奈地望着前方,“我会付孩子的抚养费。当年是她主动,要不然我不会跟她发生关系,”他的目光又落在她脸上,“是的,是她勾引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当时可不是什么美女。你也不是帅哥。至少她认为,当时你们还是很相配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言博没有搭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一边洗脸,一边问他:“你当时爱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不爱。就像你说的,她不是什么美女。而且,我跟她都没说过几句话。当然,我比别的男生可能对她要好一点。别的男生给她取外号,我从来没有。我对她还是很尊重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你不爱她,可你还是跟她谈恋爱,对不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言博笑了起来,“根本没有恋爱这回事。不是说,你跟某人发生了关系,就表明你在跟某人恋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对大部分女人来说,爱和性是一体的。有爱才会有性。” 稻草人书屋

“是啊,我就是忽略了这一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你的脑子里只有性,你一定记得你们发生过几次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一次。”言博笑眯眯地看着她,好像她只是个吃醋的前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哪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她家……”他含糊其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亲爱的,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来我才没兴趣打听这些。”她道,“可是,你知道吗?她是17年5月生的孩子,那就意味着,她很可能是16年8月怀上的孩子。也就是说,那个孩子的父亲很可能是凶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走出盥洗室开始穿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言博则怔怔地看着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谷平在哪里?”她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博朝后面指了指,“去饭厅吃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话间,她看见谷平已经朝她走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嘿,我听说了王署长的事。”她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啊,黎江的效率真高。他已经带人去了。听说那个女人过去被王署长抓过,后来又把她放了,他们就是这么扯上关系的。不过,这个女人的死跟旅馆灭门案也许没有关系。——你今天有什么打算?”谷平问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到处转转。你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谷平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这是黎江给我的日程表。今天上午去双凤旅馆继续勘察现场,下午按约定去岑海的坟上。”接着他低头发短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紧接着,她的手机响起接收短信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谷平,你给我发了短信?!”她打开手机,那是一个地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县警署的地址。门口有两部小巴,你让他们送你过去。你可以亲自去看看审讯的过程。也许他会说出不少好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觉得,会不会是王署长冷冻了尸体?”她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很难说。但我觉得他没有必要留着她。他比较像那个最初把她埋在泥里的人。而且我说了,这女人的死可能跟旅馆灭门案没什么关系。他好像也没杀人动机。钱物都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然有。”她本来不想说的,但事已至此,她觉得还是说出来的好。“他亲昵地叫我妈阿云。我认为他们有关系。虽然我没亲眼看到过。但他经常趁我父亲不在的时候过来。我出走的那天晚上,我父亲出门了,他去县城看朋友,他们有时候会打牌,所以,他每次出门,回来都很晚。我不知道王署长那天有没有光临旅馆,但如果他来的话,他会在十点半左右到。我妈会给她开门,然后他在十二点左右离开。而我父亲会在凌晨三四点回到家。——我之所以选在那个时间离家出走,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父亲那天不在。可是他却死在厨房里,他一定是提早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