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真相大白

早上九点,她仍躺在床上发呆。

对于她来说,双凤旅馆灭门案的调查已告一段落。前一天,鉴证科已经确定,电话亭杀人嫌犯与舒巧的体貌特征相符,而养母给她的那支笔上则留有舒巧母亲的血迹,如此一来,舒巧的凶嫌身份便确认无疑了。黎江已经在前一天下午回到了X市,他会正式接手对于舒巧的追捕和进一步的调查工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最令她困惑的是养母在被害前收到的快递。赵滨查到的信息表明,那并非快递公司送来的,而是另有送货人。她不知道养母收到的是什么,但肯定不是食物、文件或者生活用品。因为她并没有在养母的遗物中发现类似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又会是什么呢?她实在想不明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困惑归困惑,还是有令她开心的事发生。昨晚,言博给她打了个电话,再次表明想跟她在一起的想法,她没有明确答复,心情却莫名地好了起来。她突然意识到,这是这半年来,她一直在盼望的事。她一直希望他回到她身边,虽然她嘴上说就此放弃,但她从来没真的放下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言博今天请她出去吃饭,她该穿什么衣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猛然从床上跳起来,哗地一下拉开衣柜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已经好久没买衣服了,自从舒巧在她的生活里出现后,她就心灰意冷,什么都懒得做,懒得化妆,懒得买衣服,懒得穿高跟鞋,可现在,她突然又有了兴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拿着过去买的连衣裙在镜子前左顾右盼一番后,便穿戴整齐坐到了餐厅里。今天的早餐是燕麦粥。心情一好,连饮食也健康不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吃早餐的时候,言博又打来了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亲爱的,在干吗?”他口气轻松,好像已经完全从被拘押的恐怖经历中恢复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早餐。你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刚起床,正打算去我妈那里。我得跟我父母好好谈一谈,如果他们听说我们不离婚,一定会很欣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舒巧还没找到,你去说,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觉得已经太晚了。周末有空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事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一起去我父母家吃饭怎么样?他们好久没看见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禁不住微笑,但没说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异书。”他又叫她。

www.daocaorenshuwu.com

“还有事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今晚一起吃饭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她真有点想拒绝,但是又觉得没必要,因为她是真的想去,“好吧。”她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太好了!我先去定位。”言博兴高采烈地挂上了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突然想到,如果舒巧因为杀人被抓,言博也是受益人,他就再也不必受她的威胁而娶她了。天哪!真希望这女人快点落网,真希望这件事快点了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她瞥见了地板上的纸箱,那是从朱艺家带回来的。现在她真有点后悔。她不知该怎么处理纸箱里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走过去,把纸箱搬到了桌上。吃东西的时候,她总喜欢看点什么,有时是电视,有时是书,有时是报纸,现在则是朱艺的人生剪影。 稻草人书屋

纸箱里有十几本朱艺用过的教科书,都是初中课本。跟所有那些勤奋学习的学生一样,书里到处都作着标记。有一些她估计是朱艺弄不明白的地方,还打上了问号。还有几本琴谱,琴谱的封面上有朱艺稚嫩的签名,其中一本琴谱里还夹着一张电影票的存根。那是十多年前的票根了,如果言博在这里,一定又会让她藏起来,因为这是“古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了书之外,就是朱艺收到的贺卡和来信。贺卡中混杂着一张照片,好像是被人随手丢进去的,它斜插在一堆照片当中。她拿起它,发现那是一张朱艺的单人照。穿着黄色运动衣的她站在一栋公寓楼前方,向镜头作了一个“Victory”的手势。照片背面是一行字,“我家在六楼。”她忽然记起,朱艺曾跟她母亲说过,她买过房子。可她母亲根本不相信房子是她的,所以她才把照片丢进纸箱的吧。公寓后面是路牌,古木路,公寓的门牌号则是16号。不知道这地方在哪里。 daocaorenshuwu.com

出于好奇,她打开电脑上网查了一下,却不料查到的全是古木路12号一家经济型酒店的地址。而更令她惊讶的是,在网站给出的地图中,她发现鹿林镇也赫然在上面,原来古木路12号所在的苍耳镇与鹿林镇仅仅相距40公里。不管这是不是巧合,都令她心里有点不舒服。她打算等看完纸箱里所有的物品后,再决定是否追查朱艺的房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纸箱里还有一些信和贺卡。她很意外地发现所有这些都是一个名叫冰冰的人寄来的。大部分贺卡只写了些简短的祝福语,但看得出来,两人关系不错。她猜想这个冰冰很可能是朱艺唯一的朋友。

www.daocaorenshuwu.com

冰冰的来信中,有一封是这么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说,你们的数学老师在设计陷害你,能告诉我具体的情况吗?如果不知道细节,我没法帮你想办法整她。我当然相信你说的话,我也相信那次偷窃事件中你是冤枉的。你妈站在了他们那边,我不觉得惊讶。她是想让别人认为她是个大公无私的好母亲,为此,她宁愿牺牲你。别以为她生了你,就一定有义务爱你,相信你。别对她抱太大的希望,你就能过得好一点。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要冷静,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