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天色完全暗透,起了夜风,有点寒凉。

今晚的月色不够明亮,宛如隔了层薄雾,朦朦胧胧。

众人无睡意,都在堂屋里坐着。

点了两盏油灯,往日橘黄的灯光瞧着很温暖,此时却觉得这灯光委实暗了些,不够明亮,冷冷清清。

崔元九和陈原秋还没回来。

“烧个火把进山找找?”陈原冬坐不住,忍不住开了口。

陈老汉犹豫了下:“找!多烧几个火把,我去趟你们大伯三叔家。”

“要不然,再等等?”陈玉平小声地说着:“元九走时说过他自有分寸,我琢磨着,兴许一会就回来了。”

陈老爹轻声温语:“还是去找找吧。”

“好吧,我也去。”

柳桂香留在家里看四个孩子。

陈大伯陈三叔家一共来了足足十个人,加上陈家六个包括张志为,总十六个人,八个火把,两人共用一个火把匆匆忙忙的往山里去。

这阵势不算小,引起了周边村邻的注意,纷纷出来寻问,可是出了什么事,随时准备出份力的样子。

目前不知是什么情况,陈老汉也不想闹出大动静,笑着含糊带过。

众人很快来到了山脚下。

山里黑漆漆,只能堪堪看清火把笼罩的巴掌范围。

风有些大,树叶哗哗轻响。

陈老汉拢紧身上的衣裳:“别走散,注意脚下,慢点没关系。”

“进山吧,别耽搁了。”

“直接往深山里去?”陈三叔问。

陈老汉答:“对,这会还没回来,八成是寻着猪野踪迹进了山里面。”

“两个人进山逮野猪,胆子可真不小。”说话的是陈大伯。

陈三叔笑了:“咱们年轻那会,也总想着往深山里逮野味,可惜,有贼心没贼胆。”

“元九会拳脚功夫,又跟着镖局走南闯北,我寻思着大问题没有,可能是被什么事给绊住了。”陈老爹说自己的想法。

陈老汉赞同老伴的话:“我也是这么想的。”

“会不会真的逮着了只野猪,野猪很大,带出来比较麻烦?”张志为小声的嘀咕。

都多少年没有吃过野猪,若真逮着了只野猪,依着平哥儿的神仙手艺,明儿一准有口福。

陈玉春点点头:“若真是这样,倒是件大好事。”

“说不定还真让大哥夫说中了。”陈玉平话里带着笑意,他心态相当的乐观,且相信崔元九不会出事。

陈原秋隐约看见点亮光,他欢喜极了:“九哥,我去前面瞧瞧,八成是阿父他们寻过来了。”

“你去吧,当心脚下,慢点。”

“知道的。”

“是阿父阿爹吗?我是原秋啊!”陈原秋朝着亮光的方向,边跑边扯着嗓子喊:“我们在这里,阿父阿爹,我和九哥在这里,在这里啊!阿父阿爹,我是原秋,我在这里!”

“听见了吗?”陈老爹扯着老伴的袖子:“我听见老幺在喊咱们。”

陈大伯道:“我也听见了。”

“是这个方向,往这边走,来。”陈玉平几个大步,到了前面领路,同时扯着嗓子回话:“老幺,元九,老幺,元九……”一声接一声的喊着。

“三哥,我听见你的声音了。”陈原秋看见了好几个火把,就是距离有点远,仍看不清有多少人:“阿父阿爹,二哥三哥,你们可算来了,我正想着,先回家喊你们。”

陈老爹小跑着往前去:“老幺你没事吧?你九哥在哪?怎么没听见他说话?你们有没有受伤?”

“慢点。”陈老汉举着火把深一脚浅一脚的追着老伴。

到了跟前,陈原秋才发现,不仅仅是家里人,还有大伯三叔家也来了不少人。

他嘿嘿嘿地笑,挨个的打着招呼:“就是九哥受了点伤,被野猪拱了下,我俩逮着了只母野猪还有两只小猪崽,九哥行动不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深山里挪出来。”

“怎么不早点出来喊我们。”陈玉平脚步没停,走得且快且急:“元九是在里面吧?”

“在里面。九哥说要赶紧出深山,否则会有危险。好不容易出了深山,找了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我打算出来喊人,九哥说天色这么晚,家里大概会出来寻他们,还不如直接等着。”陈原秋解释着,又嘿嘿嘿地笑:“九哥还真是料事如神。”

他今儿有点兴奋,不是有点兴奋,是相当的兴奋,一只母野猪两只野猪崽子,是他和九哥两个人逮着的,说出去多有面儿!

“真是个傻小子。”陈老爹很无奈。

陈原冬也笑,没成亲的弟弟,在他眼里就是个半大的孩子,能懂啥:“他们没事就好。”

“元九。”

“我在这里。”

陈玉平举着火把靠近:“伤哪儿了?”光线太暗,他不得不眯起眼睛,细细地打量着。

眉眼还算精神,唇色正常,气色也还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