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虽不知寒烨有何法子能跨越两层境界干掉两个洞虚境的高手,但既然寒烨说可以,江津便是信的。

“大哥,劳烦你好好收拾他们。”江津传音道。

这二人实在恶心到他了,竟有如此歹毒的想法。

却不见寒烨有何动静,江津焦急,又道:“大哥还在等什么,快些收拾他们。”

“既然他们欲要将你练成炉鼎,你便暂时性命无虞,此事不急。”寒烨徐徐说道,“贤弟,不如现下先谈谈我们的婚事?”

江津:“……”这个时候谈个劳什子的婚事?

这是趁火打劫,趁乱逼婚。

寒烨又道:“只要贤弟答应与我成婚,为夫当即替你干掉此二人。”

江津:“……”为夫?为个什么夫?你是谁的夫?

“此乃终身大事,我们还是回去后再细细长谈罢?”江津搪塞道。

“正因为是终身大事,才要这个时候好好谈谈。”寒烨传音应道,“以免夜长梦多,日后贤弟左右推脱。”

此时,红袍长老取出一枚丹药,对黄袍长老道:“金师兄,不如现下我们就将这枚灭魄丹给他喂下,以免多生枝节。”

黄袍点头。

红袍长老兰花指捻着丹药,举起,妖艳一笑,对江津道:“小子,这枚灭魄丹整整消耗了我百年的功力,今日也算物尽其用,不辜负你的天赋。”

言罢,化作一缕红烟,飘至江津身前,轻轻捏住江津下巴,欲要撬开他的嘴,动作既优雅又邪恶。

江津抵抗,却并无半点撼动。

红袍长老又道:“吞下这枚灭魄丹,此后你再无魂魄,沦为我二人的炉鼎……往后修仙,我取你的前头,他取你的后头,三人同行,我取其阳,他取其阴,也不枉费你这俊美的容貌,一边逍遥快活一边修为精进,实在是人生乐事,哈哈哈哈……”

江津:“……”前头?后头?前后不保?

便只是想想,都觉得恶心至极。

这供人索取阴阳的人体炉鼎,也太过悲惨了罢。

眼瞧着红袍长老手里的丹药渐渐抵近自己的嘴边,急忙传音:“我……”不就是嫁给寒烨吗?总归是个帅的,比沦为炉鼎强多了,他嫁便是了。

可未等江津说完,浮生境里的寒烨已然率先出手——他不过是在寻个最好的时机出手,又怎会真让江津陷入险境。

只见云阁中虚空出现“闻风观”的浮门,一道黑影舞剑而出,一剑挑开了那枚丹药,手中之剑黑色火苗焚焚燃烧,欲要刺向红袍长老的心头。

红袍长老轻敌,不料被黑火恍惚了灵识,只好先行躲开。

“竟然是排名第七的焰种,湮魂焰。”红袍长老边躲开,边惊讶道,“金师兄,此黑衣小子天赋颇佳,又有稀有焰种,莫要伤他,将他生擒也炼为炉鼎。”

“莲英师妹,我知晓。”

此时,红袍黄袍二人又发现,空中漂浮着浮生境的玉门,心中又惊又喜,此等宝物,他们自然也见识过。

“竟然是浮生境!”黄袍长老叹道,随即面露贪婪,“看来今日收获颇丰,既有顶级炉鼎,又可夺得仙人遗留的浮生境。”

寒烨知晓,自己虽吸收了一朵湮魂焰,战力暴涨不少,却也不是二人的对手。

故,毫不拖沓,当即抱起地上的江津,跃入了浮生境中。

眼瞧着浮生境的浮门缩小,即将关闭,“小子,休想逃走!”黄袍长老斥道。

言罢,红袍黄袍二人毫不犹豫,化作两道光线,赶在浮生境关闭前,钻进了浮门之中。

……

浮生境中,红袍黄袍二人被境中的景象惊艳,又看到了数不胜数的宝物,心中不免大乐。

他们二人并未拖沓,当即循着气味找到了寒烨、江津二人。

毕竟境界有别,两个元婴境的小罗罗又岂会是他们对手?红袍黄袍二人轻易便制服了寒烨江津,又将灭魄丹喂入寒烨和江津口中。

只见江津和寒烨眼中当即变得毫无神采,十分呆滞,恍若成了傀儡。

“哈哈,有了此二人作炉鼎,你我便不必再苦苦修炼吸取灵气……往后有他们伺候着,快哉快哉!”黄袍长老乐道。

“你们,跪下。”红袍长老指示道。

寒烨、江津二人已无魂魄,照做不误。

“师妹,此乃我所见过最为富华的浮生境,往后也一并属于我们,你我飞升无忧了!”

“正是,师兄。”

二人身在乐中,继续相视而笑。

……

寒烨、江津和咕咕,两人一猫坐在浮生境中,优哉游哉,正透过一面镶玉的铜镜,看着镜中红袍黄袍二人各种表现。

因红袍黄袍二人在镜子中的行径太过恶心,江津关闭镜中的影像。

咕咕不喜,叫唤:“喵——”为什么关了?我看得正开心!

“喵——”看到你们两个被人虐,好开心,虽然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