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江津不知眼前的黑蟒具体是何种族,不过既然有化蛟的本事,想来血脉必是不差的。

此等凶兽,恐怕难以对付,江津暗想,即便是白叔在,恐怕也要费些劲,才能制服这条黑蟒。

若是待它化作了黑蛟,有了翻云布雨的本事,就是神仙下凡,也要让它几分。

龙蛇之间,向来是颇有渊源的。

江津心中一凉,不曾想过自己竟会在这里遇到这么一条恶蟒——恶蟒想要吞掉一个元婴境的修士,还不跟玩一样?

天要亡我。

凉凉。

那黑蟒的眼珠子澄黄澄黄的,在夜里散发着诡异的光,缩成一点的瞳孔,仿佛能将威势渗入到猎物的灵魂中去。

江津发现,身旁的青粦姑姑已开始瑟瑟发抖,身上的毛羽都竖了起来。

他知道,是那黑蟒在摄魂。

可偏偏他看着黑蟒的眼神,并未感觉到一丝一毫被震慑之意,江津暗想,或许是因为血脉,这黑蟒的精神攻击对自己并不管用。

越是危急之际,关乎生死之时,江津反倒越发冷静了——毕竟他把自己的小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懒散,那是平日里的。

江津当即也学着青粦的模样,佯装瑟瑟发抖,催使灵力,使自己散发出淡淡的寒气,一副被震慑到虚弱,毫无招架之力的样子。

想要死里求生,就要先示弱,让敌方放下戒备,以求合宜的时机一击必杀。

“呦呦,小鸟雀,这脸色都发白了,方才不是还底气十足吗?哈哈哈……”黑蟒游走在四周,十分得意道,“好好的凶兽你不当,偏要学那蠢鹿装清高,你瞧瞧,如今你深陷危机,他在何处?他能救你吗?”

这是蛇的本性,等猎物已是囊中之物的时候,就会起玩弄之心。

摧残猎物的心智,能让它感到愉悦。

黑蟒又道:“人有人道,兽有兽道,既生而为兽,就要守兽道,为何偏偏要效仿人?你看我这庞大的身躯,难道不比他们娇弱的身躯强百倍吗……灵兽修行,全靠一张嘴,不是你吃我,便是我吃你,这才是我们的道。”

因灵魂被持续震慑着,此时,青粦已是强弩之末,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回原形。

黑蛇捕雀,蛇族本就是她们的天敌。

她紧握拳头,硬撑着,道:“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道……屈氓,你血脉出众,安心在榕树顶吸收月光之灵,不出百年便能顺利化蛟,又何须急于这一时,惹得自己一身仇?”

“青粦,是你蠢还是我蠢?明明能有捷径,我何须再等上百年?况且,吃了这小子,不光能长修为,还能增补血脉,何乐而不为?”屈氓嘲讽道,“我活在这龙骨山脉数千年,从一条小蛇到如今将要化蛟,不知吃了多少修士灵兽,本来就是一身仇,也不差多他白路一个。”

青粦知晓,屈氓今日是要吃定江津了,偏生她的修为又比不得屈氓,只能在心底祈祷白路能快些回来。

屈氓不再拖延,身子已然支了起来,黑鳞所划过之处,皆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冰霜蔓延,封锁了江津逃走的后路。

“江公子,我尽力了。”青粦虚弱道。

为了抵抗屈氓的摄魂,她终究还是耗尽了灵力,被打回原形,变回一只青羽灵雀,昏迷过去。

萍水相逢,青羽灵雀能拼死相护,已然让江津感激万分。

他一个本无大志之人,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挡在了青粦的身前。

“哈哈,小东西,只要你乖乖让我吃了你,念及近千年的邻里情,我自然不会伤她分毫。”屈氓道,“当然,你纵是反抗,也是徒劳无功的。”

在黑蟒巨大身形的衬托之下,江津的身形何其渺小。

“我一个穷途末路之徒,还挣扎些什么。”江津道。

“你倒是识趣。”

屈氓张嘴,欲吸走江津。

“等等。”江津喊停,道,“我身上还有许多灵器,若是被一同吞下了,倒也是浪费,不如送给蛇尊罢,免得吃进去咯牙。”

不等屈氓回话,江津当即叮铃哐啷开始从储物袋内往外扔灵器,什么宝剑重锤大斧,神塔灵珠长矛,应有尽有。

这些宝器散发浓郁灵气,皆不是凡品。

都是江津平日里从寒烨的浮生境里顺走的。

这叮铃哐啷的一大堆,倒是看傻了屈氓,道:“你倒是实诚。”

又道:“不过,我见识过你们修士的狡猾,休想用这些灵器迷惑我,拖延时间,小子,受死罢。”

血盆大嘴咬向江津,一股极大的灵力将江津吸向其中,在此关键时刻,江津不再保留,将体内的仙力半数用尽,那些本来扔在地上的灵器当即向他飞来,江津顺势,操纵所有的灵器向黑蟒的大嘴刺入。

他知道,这黑蟒鳞甲厚重,必定是刀枪不入,若是直接与其相抗,必伤不了黑蟒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