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劝诸位弟子穿上女装之后,江津又将苏奕唤了过来。

苏奕的储物袋一打开,只见诸类胭脂水粉,珠钗首饰,样样不缺。

“苏师弟,有劳了。”

“交给我罢。”

江津到偏房休憩了片刻,半个时辰之后,待他回到大厅之中,只见——聘聘袅袅,莺莺燕燕。

惊为天人。

江津心中暗笑,可还真别说,这刘总管找对人了,这十余个弟子穿男装时斯斯文文,换了女装,顿时一身媚气,美目流盼。

这男的媚起来,还真教人受不了,江津忍不住鼓掌称道:“你们是把品如的衣柜都搬回家了。”

“品如是何人?”苏奕不解问道。

“呃……古籍里所记载的,仙界的一美娇娥。”江津讪讪掩饰道。

江津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咯!于是对刘总管道:“去,把宗里的史君和琴师都给我唤来。”

所谓史君,顾名思义,便是记载宗门内各类大事的职位。

只不过,他们并不曾用笔记载,而是修炼一种记录镜像的道法,唤为“水镜术”。

水镜术可如实记下所发生的场景,惟妙惟俏,存于一水球之中,可无限次回放。

此类道术多用于记录宗门内的道术大比、掌门上任、大能授课……诸如此类,因只是单纯记录所发生之事,别无它用,更无任何攻击属性,乃是冷门的道法。

唯有天资不佳者,不得已,为了混了闲职才会修炼。

那史君听闻是新掌门唤他,自然是不敢懈怠,匆匆赶来,道:“弟子张生见过掌门,不知掌门有何指示。”

张生看到眼前一众美貌师姐,眼睛都看直了。

“以你的道法,可以结下几个水镜?”

张生恍惚回过神来,道:“若是有灵石补充灵力,百八十个也不成问题。”

江津果断从储物囊中取出一枚中品灵石,抛给张生,干脆道:“那便开工罢。”

他要录下灵境的第一条视频广告。

众人皆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江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苏奕只好站出来问道:“江师兄,这是什么阵仗?”

江津只好细细说了自己的打算,无非是想让张生将“师姐”们婀娜多姿的神态记录下来,再配上些弦乐,制作成水球。

下山招新之时,将水球抛入空中,释放水镜,让所有修士皆能看到,轮回播放,广而告之。

苏奕顿时明了,道:“以往倒也有宗门在山下释放灵音,吸引修士前来报名,师兄这个法子,倒比他们高明了许多。”

苏奕踱步,托腮思量了片刻,又道:“如若是这样,倒要先想个口号了,不如就说‘连云宗底蕴深厚,流传上古功法,诚邀有识之士共赴仙途’,师兄觉得如何?”

江津摇摇头。

倒也不怪苏奕,修仙是正途,苏奕首先想到的自然也是正经的词句。

“太过寡淡了。”江津道。

“那依师兄之见,应如何?”苏奕好奇问道,这个师兄向来鬼点子颇多,苏奕不免也有所期待。

“不如这样,苏师弟与诸位跳一曲霓裳舞,末尾苏师弟再配上一句‘想做你的师姐,与师弟双宿双飞,成全了仙道,也成全了你’,如何?”江津道。

苏奕一时哑然,穿女装之事已经够出格了,未料这口号,倒“更上一层楼”,犹豫道:“是不是太嚣张了些?”

江津解释道:“既然是抢人,自然是各凭手段……莫看那些修士表面正经得很,谁心里没点小心思,要的便是这嚣张的气焰,撩到他们心生向往。”

说干就干,苏奕领着诸位女装师姐应着琴声,勉强跳了一支舞。

水镜释放出来,看得江津直摇头……这实在太像大妈们在跳广场舞了,毕竟不曾好好排练过。

最大的败笔便是,从头至尾,张生只从一个角度记录,根本体现不出一众“师姐”的美貌。

“你只管施法,水球由我来操纵。”江津对张生道,挽起袖子,亲自出马。

又对琴师道:“琴声更急促一些,要那种**的节奏。”

琴师:“……”**?

“刘总管,你施展道法,他们起舞之时,来一场花瓣雨。”江津指挥道,这的小道法对刘总管应不是问题。

一切就绪,江津托起水球缓缓飞起,开始记录。

先从天上往下推近,云浮山顶,花瓣雨下,一众仙女应声起舞,偏生此时有几片云雾从水球前飘过,半遮半掩,多了几分朦胧的意境。

琴声渐渐加急,已经有人跟不上节奏了,为了掩饰,江津速速拉近,开始给特写——

婀娜的腰肢盈盈一握,染了花蔻的指尖捻生柔情,美眸盼目激起一汪秋水,清风吹起的裙摆不小心漾出**……

各种刁钻的角度。

和着琴声,时慢时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