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按照寒烨的点子,江津很快便起草了一份文书,准备交予刘总管公布全宗。

说曹操,曹操到。

恰此时,刘总管带着好些人扛着十几大筐天苓果来了,满脸笑盈盈的,喜道:“小宗主,大丰收呀,大丰收!”

江津一瞧那浑圆饱满的一颗颗天苓果,了然,猜想是自己那嫁接术成了。

刘总管紧接着说道:“小宗主,这天苓果是药园子那边送过来的,药园子的弟子说,这一季的产量足足是以往的五十倍!五十倍呐!此外,小宗主你送来的万年雷姜的种子,如今长势喜人,不出半月,我们便能收获一批万年雷姜,届时,不管是小剑爷、青秧,还是寒烨公子,他们都将有足够的雷姜辅助修炼。”

可以听得出来,刘总管很是兴奋。

“加之有星月姑娘的婴虫法力加持,每颗天苓果品相都属上乘,若是把这批天苓果都卖出去,全宗下半年的灵石就有着落了。”刘总管举起一颗天苓果喜道。

把天苓果全卖出去,补贴宗内上下的灵石周转,这是刘总管给江津的建议。

“都卖了?你且容我想想。”江津道。

江津看了看手里的文书,心想,卖了赚灵石固然是好,可现下自己想要掀起一股修炼热潮,若是不给弟子们些好处,怕是连个屁都掀不起来。

江津咬咬牙,最后还是决定忍痛,将天苓果分给全宗弟子一半,剩下的再卖出去。

果子而已嘛,虽是金贵,可还能再种。

于是江津道:“毕竟是宗内所出,还是留一些给自己用,这样,取一半果子,按照修为高低分到各门弟子手中,再顺带将此文书布告了罢。”

言罢,江津将手中的文书递予刘总管。

“一半果子?内外门弟子都分?”刘总管一边接过文书,一边诧异问道。

天苓果可加速跃升境界,固稳灵根,在灵境各门派中,一般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服用,无怪刘总管会对江津的决定如此诧异。

给外门弟子用天苓果,岂不是暴殄天物?

“这重振连云宗,重点是提升弟子们的修为,而非积累灵石财物,老刘,你试想,若是百年之内,我连云宗未能培养出一批捍卫宗门的精兵强将,纵是灵石再多,药园子再大,灵药产量再丰盛,我们能守得住吗?”江津故作深沉,一派为宗门着想的模样,“至于外门弟子,既是连云宗的一部分,自然也要好生培养的,如今天苓果数目足够,分他们一些也并无不妥,只需掌握好数量就是了。”

刘总管一听,深以为然,道:“小宗主深谋远虑,是我少见多怪了。”并打心底信服江津。

……

刘总管办事效率很快,不过半个时辰,全宗上下便收到了两条新宗规:其一,大道为先,修炼至上,连云宗弟子需争分夺秒修炼,精进修为,每季度考核一次,各层级弟子若有不合格者,便降一级;其二,连云宗为名门正派,取大道舍私情,宗内男修女修回玄境前不得私相授受。

众人哗然。

这第一条尚可理解,可这第二条是不是有些强权了?

“世间先有阴阳,再有男女,凭什么不让我们谈恋爱?”

“我与红霄相恋已久,若宗门真要为难我们,我们也只好为爱去拼一回了,大不了就是被逐出宗门尔尔。”

“若是没了刘郎,往后的长夜,唯有蜡炬微光相伴,不得半丝暖意,我心孤苦……”

自然也有人无所谓的,龙阳爱好者道:“有了这条宗规,我正好有由头去找位男师兄。”

众弟子正在大闹之时,执法弟子来了,严声道:“但有异议者,自可到刘总管那去登记,他老人家说了,只要登记了一律放行,还大家自由,让大家想如何爱便如何爱,绝无二话。”

“去便去,老子不怕,老子今天若是不去就是孙子!”

一声鼓动之下,还真有不少人欲要“为爱牺牲”。

执法弟子挖挖耳朵,一副不屑,催促道:“可别光在这喊,你倒是去呀!去了正好,刘总管说了,小宗主执意要将药园子里产的天苓果分给内外门弟子食用,一视同仁,他正愁数目不太够。”

天苓果?

如此重磅消息,让全员安静了。

跟破境丹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天苓果?小宗主说要给外门弟子也发天苓果?

若真如此,只要他们肯下苦功夫,哪怕是门外弟子也有望突破金丹境。

沉默了片刻之后,刚才那位好事者站了出来,似是下了好大决心,道:“我今日豁出去了!”

是条真汉子,舍得为爱放弃天苓果,大家都有些敬佩他了。

可下一秒就听到他说:“从今日之后,我李明尚就改名为李孙子,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众人:“……”真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