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完结章

未等江津回应,范不啻又转向寒烨,道:“你也来了,好,好得很。”

“十万年前,你炼化女娲遗石,铸成这石棺铁链,将我泷儿的龙魂长锁于此,我欲将你打得魂飞魄散,不料分神,竟让你遁走一缕神识,有了轮回重生的机会。”

范不啻狠狠地说道。

无怪寒烨初入此洞府时,莫名心生一股熟悉感,原来这里的物件皆是他前世炼制的。

范不啻又道:“不过也好,本尊想了想,就那么让你魂飞魄散也太过便宜你了,不若等我救出泷儿后,再将你锁入这石棺当中,让你也试试被人囚禁十万年、百万年的滋味。”

范不啻脸上露出一种近乎癫狂的神情,十万年积累的怨恨,即将就能还报回去,他如何能不兴奋。

还带有几分戏谑、玩弄的神情。

就像是猫玩老鼠的那种轻佻。

“嘶——”江津抽出利剑,欲自裁以毁龙脉,又闻“砰——”一声,瞬时,江津手中的剑被击落在地。

范不啻道:“要么在炉子里熬到魂飞魄散,要么跟着为师,风光地活着,你没有别的选择。”

境界相差太远,范不啻绝对地控制着两人。

正在此时,石棺陡然震动,缠锁石棺的铁链哗哗直响,且越震越剧烈,石棺里头的东西有些急不可耐了。

范不啻怀中的男婴也哇哇大哭,响应着石棺内龙魂的召唤。

“是时候接我的泷儿回家了,一会再来处置你们。”

范不啻双掌开始凝聚灵气,龙骨山脉下灵脉的灵气汹涌而来,先是像雾,后成了水,再尔后成了鎏金,在范不啻的双掌间结成了一颗金色的灵珠。

顿时,只觉得龙骨山脉里的灵气荡然无存。

范不啻竟以一己之力,把整整一条灵脉所含的灵力凝成了一颗珠子,可预见其中蕴含的力量会何等狂暴。

范不啻正是准备用此来震裂石棺,届时,他与泷儿内外配合用力,有很大的把握可以成功。他举着珠子来到了石棺前,准备将灵珠塞入石棺的夹缝当中,也正是此时,他背对了寒烨江津。

寒烨、江津交换了眼神,都觉得是个好时机,同时运转体内的灵力、仙力和星辰之力,欲从背后袭击范不啻。

一时间,冰凌生,万藤缠,湮火烧,雷电鸣,他们已然放出了所能的最强法术。

只可惜,范不啻不过是抖抖肩,从身后长出了一双手,轻易就破除了两人的法术,他连头都不回,轻蔑说道:“蝗虫撼树,不自量力,大罗神仙来了也未必打得过我,更何况是你们两个连回玄境都未企及的修行者?”

力量的悬殊,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浩瀚的灵力从金色灵珠中迸发出来,“咔咔咔”缠绕石棺的铁链相继断裂,纷纷滑落,最终只剩一黑色石棺悬浮于洞府之中。

石棺中传出一声龙啸,显然,里头的龙魂也在发力。

纵然是用女娲遗石炼制的石棺,可终究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失去灵性,十万年已经过去,现下又有如此两股强大的力量要撬开石棺,石棺恐怕也抗不了太久。

“咔嚓”石棺盖顶出现一道裂缝,渐渐扩大,黑色邪气从里头渗出。

光是这渗出的丝丝缕缕邪气,已然压得江津有些窒息,若是真等龙魂窜出来,不知会何等强大。

那一丝一缕的邪气缓缓从石棺裂纹中渗出,又汇聚,从男婴眉心处钻入,男婴额头的尖角开始生长。

“津津,还记得为夫今日进门接你时许诺你的话吗?”寒烨道,“为夫说,为夫在便护着你,为夫若是不在了……只得你自己护着自己了。”

寒烨的手轻轻拂过津津耳根的发丝,细声道:“答应我,逃出去。”

神情坚毅,显然心中已经有了决意。

江津的心“咯噔”一下,拽住寒烨的衣袖,紧张道:“七郎你要作甚么?”虽说他知道,今日两人怕是都离不开这洞府了,可真到了生离死别的时刻,江津不舍了。

“上辈子,我是个玩火的,这辈子还是个玩火的。”

寒烨对着江津最后一笑,如此诀别。他双眼缓缓合上,似是睡着了那般平静,倒入了江津的怀中,只那一刹,寒烨的眉心钻出一道纯白火焰,以雷霆之势窜向石棺,欲从裂缝中钻入石棺中。

寒烨把自己的三魂七魄炼成了魂火,如今没了魂,只剩火。

“寒烨,你这混蛋!”江津撕心裂肺对着那纯白魂火嚎啕。

可魂火已经飞了出去,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范不啻察觉到不妥,回头正好看到魂火从寒烨的眉心凝聚而成,心中一惊,道了一句:“失算了”,紧接着不顾一切要去阻挡那团魂火。

人是寒烨,可他的三魂七魄,也确确实实是炎神的魂魄。

炎神祭献魂魄炼制成的魂火,岂会等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