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者

贤义是一个算命仙儿!我怎么也不能相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戴着茶色眼镜,一直微笑着,手里拿着一串念珠,无论说话、吃饭还是走路,都默默地用手转着,眉宇间有一种很安静的气息。我很好奇,觉得他有点装腔作势,故作高深,但那种恬淡的神情又是装不出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想到贤义如此健谈,如此打开。他一边一手转着佛珠,一边很专心地给我讲他这些年的经历。

稻草人书屋

为什么初中没上成?1982年,我爷我伯我奶在一年里死了,那时候连个棺材都买不起。用别人的棺材,一年给人家一百斤麦,作为抵偿。把那个棺材赊来之后,三年之后还不起,人家要上房溜瓦。我就辍学在家,一年之内把农活都学会完,炕烟、打麦、扬麦、打药,农村的技术活和种地常识全会。贤生哥来南阳两年多之后,有点门路,就把我叫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1984年下半年我去南阳,那时候贤生哥在新华公社后街卖服装。我想去四叔的厂里上班,没上成,就开始打工,跟着贤生哥卖半年服装,也没赚住钱。当时条件很差,赁的房是草房,叫“国景房”,还不如农村房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1986年我在二胶厂上班,一天一块七,工头抽走四毛钱。干了四个月,用攒的钱买了一个飞鹰牌自行车,骑着回家过年了,楞杈(楞杈:炫耀之意。)去了。黑色的,二八加重,带锁一百五十三块钱,那时候钱不够,梅兰姐又给我加了二十块钱。一个小时骑三十里,骑了六个小时到梁庄。我很骄傲,很幸福,那天可冷,但是不觉得冷,心里只顾着高兴,自己买的车。咱回家见人都发烟,我发的白河桥,两毛三一盒;家里都吸的湍河桥,一毛钱一盒。假充壳哩,其实根本都吸不起白河桥,都是虚荣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二胶厂干的大事是偷偷做个床。师傅们把剩下的边角废料、钢管啊啥的都给我,但是不敢往外拿,是公家东西。我给看大门的说说,给他一盒烟,他说你第二天早上五点多来,我去上厕所。拿出来之后自己做个钢管床。我现在睡的床还是那个床。我买了两条美味白包烟,给师傅,表示感谢。四毛五一盒。那俩师傅很诚实,说我只是帮忙,烟我可以要,钱得给你。最后一人又还给我四块钱,还说,以后有啥事我们都帮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骑着自行车又回南阳以后,打工还不行。1987年下半年,开始卖卤肉。夏天,早晨五点左右起床,去冷库扒猪头,得仔细挑,看哪个破开后出肉多,不然就赚不了钱。回来后,吃过早饭,洗、刮,用刀破猪头,水烧开,再放进去,煮俩小时。十一点多熟了,开始推着三轮车去卖,三轮车还是借的。一般卖不完,到下午两点多再开始卖。有时卖到五点多卖完,有时卖到八九点,有时夜里十一点还没有卖完,就在人家啤酒柜旁边一直等着,等到卖不动了。一天大致能赚的够吃,贤生哥一家那时也没钱,见天等着我这猪头肉钱买馍买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不是人过的日子。税务局天天抓人,不知道从哪儿出来,开着车往你面前一站,跑都跑不开,逮住你叫你交一个月的钱,我吓得把三轮车扔了就跑了,浑身发抖,你想,一个乡下孩子,谁见过那阵势,怕得要死。我卖东西是老老实实地卖,旁边有两个,是城里的,会坑秤,要一斤,给八两。我都给人家够,慢慢地顾客都来我这儿买。他们就生气,偷偷扎我轮胎。我每天都是推着车子回来的,因为胎每天都被扎,我见天补轮胎。最后根本干不成了,那几个人天天候着我,瞪着我,不知道想啥坏点子,我就不敢去了。那时候就想,一个乡下人在城里混真不容易,做啥都挺难,尤其是做个老实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春节没事干,我就在新华东路,老新华电影院对面卖对联,自己写的,卖了两天,挣了七十多块钱,我的字写得不好,但是就是工整,农民能看懂。旁边有个省书法协会的人,他写的是行草字,龙飞凤舞,可好,就是大家看不懂。我就写楷书,乡里农村来的都买我的,主要是能看懂。我花六十块钱买了一件黄大衣,又高高兴兴回家过年去了。那时候回梁庄,纯是楞杈,炫耀,在这儿混得不咋样,但是回梁庄得装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下学以后才开始练字的,在家干活时,炕烟、下地,晚上回来都练。练字是因为无聊,是打发自己的空闲时间。我也不爱出去喝酒交际,觉得在家练练字、看看书,心里安静。天天练,来南阳后,除非特别忙,我也天天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春节以后,一直没干成啥,又开始卖服装,因为没本钱,只好代销别人的服装,先拿货,卖完再给人家钱。南阳火车站旁边有个大粪厂,大粪厂旁边有几间石棉瓦房,四处漏风,崖里和外面一样冷,我就住在那里面。早晨起来啥也舍不得吃,给邻居说,你见天帮我捎壶开水。那旁边有一个大茶炉,我早出晚归,跟不上提水。人家好心,就帮我提了。晚上回来我买俩馍,茶一泡就吃。 稻草人书屋

就这,也从来没想着回家,没有想着不行了回梁庄,想着来了就要扎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1988年4月20日,贤生哥把工艺厂青年商店承包了,我就去给贤生哥打工。生意很好做,贤生哥外向,我内向,他把工商城管照顾住,我能把商店的账管好,跑业务,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到了1990年,生意做得相当不错。我自己还写过日记,大致意思是,咱农村人到城市来了,城市人有的,咱农村人也有了,城市人没有的,咱也有了。很骄傲,很自豪,农村人自强自立,照样什么都有。那几年回家,开着三轮摩托,坐好几个人,一路开回去,舒心得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是1990年结的婚,我跟着贤生哥干到1993年。1993年开始开三轮车,开了一年多,后来叫你嫂子开。1993年以后,有了孩子,想的多了。哥对我很好,但是经济上咱掌握不了,一个月只管吃管住,自己想发财也不行。分开时,我哥给我几千块钱。我心里有点不高兴,不过也没说出来。亲情当中,我绝对不从中捞一分钱,那几年,就问你贤生哥要过二十八块钱,邮到上海市书法学院,人家给寄资料,学书法。分开后,我就自己出去打工。1994年,一个朋友介绍的活儿,安装铝合金窗户,包工不包料,一平方米十块钱。干有一年,这个赚住钱了,一年赚了一万块钱,加上我哥给的钱,1995年4月盖的房子。盖房子花了两万多一点。 daocaorenshuwu.com

刚好一段,1998年厄运来了。我房子被小孩的舅抵押,贷了六万块钱,把房子抵了十多万。他做生意失败,还不了款,法院来执行,把我的房子封了,要拍卖,卖六万。房子卖了,我们一家住哪儿啊?我就在门口搭个塑料棚,住在棚子里,天天看着房子,谁要来,我是非拼命不可。娃儿跟着她妈住在舅家。后来,法院里面有一个人认识小孩的舅,就对我说,你拿来五万块钱,我把房产证给你。我又到处借钱,借了五万块钱,把房产证又拿了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俩出去打工。我在南阳市基建公司,一天二十块钱。从早晨七点多到晚上七点多,中间就只有半个小时吃饭时间。你嫂子出去刷油漆,啥出力活都干过。干了三年,省吃俭用,把钱还完。基本上都是满勤,一个月一千二百块钱,我俩也为此生气,但从来不吵。你嫂子是个好人,脾气好,人也好,你二叔得胃癌最后半年,几乎都是她一个人伺候的。后来,我的身体吃不消,在工地上干不成,胃也不好,最后发现血压高,不敢上工地,就不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把啥罪都受了,身体也不行了,没办法了,开始正式学《易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一直对我1994年的记忆有些恍惚,我不敢确定那开三轮车的就是贤义。现在看来,那确实是他了。1994年,当梁庄在传说着贤生家神话的时候,贤生一家正处于分裂初期。姊妹们都到了南阳,最初大家一条心,能有口饭吃就可以,所以心甘情愿跟着大哥,也只能跟着大哥。随着年龄的增长,各自要成家,另立门户,这时,矛盾来了,原来忽略的金钱问题开始浮现出来。贤义、梅香、贤仁在哥哥家干活,到底应该不应该给钱?该给多少?贤义一家一直在贤生的房子里吃住,这又怎么算?没有大哥,贤仁能来南阳吗?他还能依靠谁?你不感激,反而想要些钱,是不是有点过分?这些是他们的大嫂要算的账。一笔糊涂账,谁都说不清。最终,也就以说不清的生气而分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此算命仙儿,能让我们想到什么呢?一个黑瘦的、戴着黑色瓜皮帽的、双手像枯柴一样的带着不祥巫气的老头儿形象,一个古老的、民间的、几乎被现代生活完全否定的形象和职业。这也是我在想到贤义是算命者之后出于本能对贤义的定位。眼前的贤义,开朗、文雅、健谈、含蓄,完全知识分子的形象和派头。只有他手腕上戴的佛珠和他有规律地转动数数泄露了天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个农村青年追求现代梦来到城市,结果却在现代化的都市里操持了最古老最具传统色彩的职业,且获得了巨大的生存空间。这真的让人充满好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贤义的家在南阳卧龙岗不远处的一个村庄。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院子,不同的是外面墙上贴的自制广告。一个白色长方形小铁皮上印着三行蓝颜色的字,下面留有电话号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预测生命运程 科学起名改名 www.daocaorenshuwu.com

神秘开光放置 测字择好问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演算和婚宜忌 观测阴阳宅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院门上的红色对联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因心是恩知恩留恩莫要忘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人言为信诚信宁信不能失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阿弥陀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对着大门的是厨房和通向二楼的楼梯,楼梯的拐角处摆着一些花,月季、指甲花、小绣球等等之类家常的花,因为雨水充足,花开得非常旺盛,粉红嫩白的,把院子衬得非常活泼、有生机。一个方方正正的院子,石灰泥地,打扫得很干净。从院子看往屋里,亮亮堂堂。整个院落朴素、明亮,是一种踏实的、完整的家庭生活氛围,和贤生家的阴暗、封闭完全不一样。院子里的机械水泵、大水缸、山墙上,都贴着“水如清泉”“法雨滋润”“福禧祯祥”之类的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正屋客厅内的布置更是别具特色。正墙正中央是一幅巨大的带对联的毛泽东像,用金色的相框装裱,对联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东风浩荡气象新 www.daocaorenshuwu.com

红日东升山河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毛泽东像的四周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头顶上写着三个大字:红太阳。脸也是金色的,整幅图金光闪闪的。毛泽东像的上面挂着一个要比它小得多的相框,里面是一幅画像:释迦牟尼站在莲花座上,两边各一个菩萨护法,三个人头顶上都有金色的光圈。相框的两边是四个和相框一样大小的字,用普通的红纸写成:佛光普照。毛泽东像两边分别是三个像屏风一样长的条幅,黑细框淡蓝边白纸黑字,写着自我勉励的话和佛教偈语,六幅满满的,多种话语混合在一起,很清雅。两边最外又是一副对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清和善贤义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心静顺意有圆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正墙下面的长柜子上,毛泽东像的正下方,并列摆放着几个塑像:黑红脸的祖师爷,拿柳枝净瓶的菩萨,圆脸团笑的财神爷,红脸长须的关云长。前面是一个香炉,香炉里的香还在袅袅生烟,香炉脚下散放着一些二十、五十、一百的人民币。柜子左边,放着贤义的名片,名片上写着“善事多做,德心永存”,还有崭新的线装本的《弟子规》《道德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净土五经》等。柜子正前方的地面上,摆放着一个黄色的蒲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屋右边的墙上贴着满满两排奖状,全是贤义儿子国品上学得的,演讲奖、三好学生奖、学习优胜奖、竞赛奖。这还是梁庄的习惯,孩子得的奖状,全部贴在正屋,让外人看到,也让孩子有荣誉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里屋靠墙摆着他的钢管床,几根钢管焊接而成的一张大床,非常简陋。靠窗的桌子上放着毛笔、砚台和竖立的笔架,已经落满了灰尘。最鲜明的是他床头的那幅白底红字的太极八卦图,阴阳图下面是两行红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阴阳平衡之谓道 祛病消灾真奇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房间基本上是一种混搭风格,政治的、宗教的、巫术的、世俗的,有些不协调。按通常的理解,它有点神神道道的,思路不清,可以说是乱七八糟。贤义给我们倒水,所用的茶壶、茶杯上都刻有佛家偈语;房间一角的电脑里,也播放着梵语的诵经声。这房间的一器一具他都刻意渲染一种神秘的氛围。但是,贤义是如此坦然,他的神情是如此明朗、开放,他对他的贫穷生活如此淡然,他对事情的独特超然理解又使得这几种相互冲突的事物融洽地相处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几天讲了,那些年我干了不下一二十种活儿,啥罪都受过。最后身体也垮了。没办法,开始学《易经》。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看、学《易经》,学生命预测,2001年开始正式学,全是自学。每天,我在家练字、研究、诵读,我发现诵读能够帮助理解。我做了很多读书笔记,自己学着画图,琢磨,慢慢有些收获。《易经》太精深了,我学这十来年,只是学了一点点皮毛,但是,对老祖先这方面的知识、体系有大致了解,天干地支阴阳、命名学、命运测算、占卜,也多少懂点。慢慢大家都知道我了,就有人来找我。我一直在家里,没有上街摆摊。也收费,谁有钱,给一点,没钱免费看。现在温饱问题已经解决,反正也饿不死。这几年起的名字就不下几千个,光咱们梁庄人就起了多少名,你哥们生娃儿,生完都给我打电话,我给他起哩名。我起完都忘。有当官的来找,开着小汽车来请我,去到办公室给他们看桌子、椅子的摆位,都说我看得准,说得有道理。我是谁来都行,不因为你是当官的就格外对你好。不过,有些当官的确实信这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官的主要是来算官运,算自己能当多大官;穷人来算命大部分是因为穷,遇到难事、冤屈,走不过去那个坎。

稻草人书屋

四五年前,一个妇女,农村的,丈夫死后,到我那儿算字。她写个“难”,叫我测,我说哩很准。我说,你这是遇到灾难了,骨肉分离,她当时就哭。说这是我们当家的死时给我留的字。我就一直从心理上安慰她。我说你们感情肯定好得很,有“难”才有担当,丈夫死了,你的孩子还需要你,你自己也得好好活,活好了才有意义,丈夫死了,自己就不起来了,他走了也不安生。农村男的死了妇女都可怜。半年以后,她给我打电话,说想死。说在村里雇人干活,村里人,连婆家人都风言风语,感觉活不下去。我在电话里一直劝她,打有四十多分钟。我一直说到她说我不再死了,我要好好活着。这是具有代表性的事情。我自始至终没有要她的钱,只要对得起自己良心都行。 稻草人书屋

其实我主要就是和人家聊天沟通,有点像心理学。心理疏通,再结合具体的命相。我从来不唬人,说算命咋样咋样。算命不都是迷信,是真有道理,是“数”,有规律的,大至宇宙运行,小至一户一宅的建造。外国不是有星象学吗?你学老祖先的这方面知识多了,就发现,它们是一个道理。不过,就是有道理、也是你信则有,不信则无。现在真信的人也少得很,只听结果,不问过程。再加上我自己其实也没有吃透。我这些年吃亏吃在学的东西太少了,如果我高中毕业,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有些东西硬是看不懂,悟不透。我不想靠这个赚钱,但实在是没办法。按我的想法,我的生活要是过得去,我就专门搞研究。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现在开始学佛信佛,学着念“阿弥陀佛”,听佛教的歌,天天高兴,学着高兴。春节替人家写对联,开个光,人家高高兴兴走了,我也可高兴。你看,《金刚经》说得多好,我给你念念:“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这是啥意思呢?就是说佛度了无数的众生,但心里没想着我救了哪个人,若是想了这些,就不是真菩萨了。这是一种胸襟,非常谦虚,咱做不到。“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金刚经》说什么呢?就是老老实实做人,吃饭穿衣睡觉,做人要通,不要老想着自己对人咋样、别人对我咋样,这样,就是福德无量。 稻草人书屋

到现在,我反而把钱看得很淡,每个人不是只为家里服务,你到这个社会、是为社会服务,你得有一颗服务的心,只有利人,才能利己。所以钱真的不算啥,除了为生活所迫。我现在心态就是这样,给别人说说话,把自己的理解讲给别人,确实能给别人带来一些益处,我就高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咱们穰县有个大学毕业生,还是重点大学毕业的,不知道从哪儿知道我,就来找我,他在学校还学过心理学。他说自己在社会上遭遇到不公平事,怨恨社会,怨恨人,一直没找到好工作,感觉精神上有点问题。我给他说,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你为啥不满?你看到大家的不完满,其实,这正是你要面对的。你不能光想着怨社会,不论哪个社会,都不是完美的,都有毛病,不能光怨,越怨越是啥也做不好。你得想自己能做点啥,没做到啥。你去面试,你准备好了没有?你要是准备好了,啥都很好,别人还不要你,那是他的损失。你到别处再来,肯定会走过这一难的。我给他讲了两个小时,他高高兴兴走了。这几天还在给我打电话,感觉开朗了一些。

daocaorenshuwu.com

贤义特别愿意说,愿意把自己的精神体验和生活轨迹分享出来。他似乎没有看到我们猎奇的和微微轻视的眼光,我们想看什么,他都非常认真地给我们看,并且认真地讲解。讲解他写的对联、条幅里的字,给我们演示他如何敲木鱼念“阿弥陀佛”,教我们唱佛教的歌。讲到激动时,又拿起《金刚经》给我们读并且进行一番解读,他的解读并非一种佛法式的解释,而是加入一些务实的和世俗的东西,这可能不太符合佛教的“不住相布施”,但是他的语气非常平和,眉宇间有某种安静、超脱的气质。这一安静让我很迷惑,仿佛这里面隐藏着遥远的过去和历史的信息。这是贤义的信仰、生活方式,是他对生活的某种古典式的理解所带给他的。 稻草人书屋

在我们说话的过程中,他的兄弟贤仁一直斜睨着他的哥哥,略带嘲讽的表情,遮掩着他内心对哥哥这一生活方式的严重不屑。当贤义念“阿弥陀佛”的时候,贤仁把脸别了过去,他似乎有点脸红。说实话,我也只是尽力遮掩着我的猎奇之心和强烈的怪异之感,以一种看起来严肃的态度倾听贤义所说的一切。在心底深处,我是带着一种嘲讽,还有模糊的轻视来看贤义的。他的伯父曾经是一个算命者,就是我前面所说的黑瘦形象,他在村里的名声并不好。村庄的人都认为他是唬人的、封建迷信的那一套。他的伯父也始终保持着某种神秘,不让我们这些孩子接近。 稻草人书屋

贤义的儿子,成绩优良的高中生,倒是没有任何羞耻感。他把父亲所有的一切都拿出来,让我看。我让他给父亲的日记、读书笔记和算命器具拍照。他搬个小凳子到院子里,一张张地摆,一张张地拍,完全是一种积极学习的、外向的、健康的心态。在这一过程中,贤仁十几岁的儿子一直在打游戏,没有听到我们的任何话语。贤义和儿子的关系非常好,很得意地讲自己到儿子学校里面参加家长会的情形。因为儿子是优秀生,贤义作为学生家长代表上去发言,他上去给大家先鞠了一躬,然后,大讲小孩的心理和人生的理念,一下子震住了大家。大家都说有这样开明的家长,怪不得国品的学习品德这么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贤义的小家庭温暖、健康。言谈举止、态度,都呈现出一种开放性和光明性。相反,他的姊妹们,尤其是和贤义的神情及与生活的理解相比,却似乎少了一重空间,一重光亮的、开阔的空间。他的姐姐梅兰,十九岁就从农村来到城市,成为一名工人,还差点当上厂长,不知为何,以我突然和她接触的直觉,她身上似乎有某种奇怪的麻木,没有未来、没有更高价值,只有现在,只看到她自己的生活,除此之外,则没有她关注的事物。还有秀兰嫂子,似乎外部世界的变迁与她都无任何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切或许与农民身份无关,而与人的自我意识和社会意识的狭窄有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