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的传说

关于韩小海的发财史,梁庄人有不同版本和不同叙述。最核心的情节既大致相同又有细节上的差异,很有原型性。其中的有些细节我以为几乎是神话,没有可信的空间。而讲述者往往一边言之凿凿,同时又有一种质疑,仿佛这个神话是韩小海本人编造出来的,但是联系他又似乎很难。那些讲述他的人基本上都没有他的电话。小海不和大家来往,大家也不和他来往。小海在梁庄,既有点高高在上,也有点因其行为而被孤立的意思。羡慕、夸张、不屑、怀疑,但又被吸引。围绕着小海,一个复杂的神话被建构,并形成一个强大的磁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在北京和韩家建升聊天的时候,两天的时间,有很长的篇幅是聊小海。从建升既不屑又痛恨,甚至有些夸张的言谈中,可以肯定,当年同在北京的建升和小海之间有很大的矛盾,因此,建升的话我是打着折扣听的。 daocaorenshuwu.com

——你说小海啊,那家伙是个滑头。原来在家里卖沙石,开拖拉机,媳妇是咱那儿王营的,结婚前一直在北京给韩国公司做蛋糕。结婚以后,小海把拖拉机卖了,也去了北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才开始他们在樱花商场旁边租一个店铺开蛋糕店,生意可好。这中间他们往樱花商场送蛋糕,认识这些经理一级的人,感觉到卖烟可以。小海老婆会来事,在商场弄个小摊位,卖烟酒。这以后的事儿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有点玄。说是认识中央大领导的老表,那人有五十来岁,他不喜欢抽别的烟,就喜欢抽骆驼,天天到他们这儿,拿许多中华玉澳熊猫烟来换。每次都是提个大袋子,直接撂到柜台上,给小海说,我这个烟放这儿,换你骆驼烟给我。等于变相给他销货。小海就给人家卖,多少条多少钱,清清楚楚,如数给人家。估计人家也是考验他。有一天晚上,那个老头弄个大帆布袋子,说明天早上来拿。小海还开玩笑说,不是钱吧?老头说,不瞒你说,还真是钱。老头走之后,他打开袋子一看,果真是钱,查查,整整一百万。小海吓得一夜都没睡觉,看着这个袋子。第二天,在搬钱过程中,老头还问,你看了没有,小海说,我还真看了,是钱。老头说,你是个实在人,你要说没看我不信。老头说,你知道我是干啥的?×××,他是我的老表。看你这人老实,我给你介绍一些活干,就给他介绍一些建筑的活儿。小海和他哥就在家拉了个建筑队,来北京干,他当包工头。两个月,挣了二三十万。当年,那钱可是不得了。他姐们、弟们、姨家孩子都来,一家子都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不信这故事,咋可能?人家都信任他?肯定是小海自己编出去的。他不说,谁知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几年之后,挣的钱差不多了,就到广西,搞传销去了。把咱梁庄的和他老婆家的亲戚全骗去了。有一天,我碰见红传,红传是小海的侄儿。说起这件事,红传说,叔啊,你可别说,我算叫他们坑了,叫他们表(表:骗。)到广西了。小海说,红传啊,想发财不想?红传说,可想,咋不想?红传说,这儿有个好事,你来。说这个好事,好吃好喝,一个月还挣几千块钱。我就去了,好事没得,把钱赔完,回来了。红传说还有可多人在那儿,钱都交过了,不甘心。我回村里,听我大哥说,哎呀,把街坊邻居找个遍。就是个老鼠会,专在自己窝子里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武在梁庄村办一个砖瓦厂,和小海、我都是同龄,他们多少有些交往,不算是朋友。我向他问起小海的情况时,小武说话尖酸刻薄,充满了妒忌。他坚决不相信小海那神话,认为小海没那么老实。

稻草人书屋

——人家现在玩得大了,前年在××市办一个国际武术节,把俺们都请去了,不要票,气派很大。这货从小就是个溜光蛋,我小学三年级和他一班,留了好几个级,学习差得很,下学后就上北京了。他在外面具体干过啥,谁也说不清。人家这些年都没有回来,不知道在外做些啥,反正是发财了。中间有几年在搞传销,肯定搞了。说是在北京遇到贵人了,我看是吹的。建升说的不可信,首先人家咋能把一百万块钱放在他那儿,谁恁傻?让人家知道自己是个贪污犯?另外,人家凭啥恁信任他?就是亲兄弟都信不过,何况一个做两不相干的生意的?就小海那样,他会恁老实?我不相信,尖皮溜能,能放着钱不拿?肯定连夜跑了。不知道咋发个财,就弄得晕晕乎乎的。我也听人家说了,在王府井卖耐克,估计也是假名牌。后来在卖烟酒时碰到一个人,是个大官,不知道咋联系上了。有人说得可难听,说是和小海老婆咋啊咋的,咱也弄不清楚,也不能瞎说。不过,他老婆倒真是长得不错,反正是说不清。后来,小海他们就在北京包工程,这才发大财了。你想,你要是没有一点儿关系,包工程,有恁容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干工程挣住钱了,不知道咋回事开始做传销了。影响大得很,村里谁不知道?韩家多少人都被骗了,把自己的亲戚也都骗完了。他们是起会的,就是那个传销说的最上级,钱都交到他们那儿了。他们把钱一卷,起来跑了,说是失败了,下面人拿他啥办法?他是没叫我,他知道我那脾气,不骂他都是好的。韩家一老家儿的人被他叫去完了,最后,都得罪完了。立东,小海他叔,他们是一个爷的,也被他叫去了,交了三千块钱,最后不知道为啥闹翻了。说是捉弄他们的,气得很。在村里边骂,说非整小海的娃儿不可,要绑架、暗杀小海的娃儿。具体事儿是咋样,咱也说不清,反正他没找过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在南阳不知道干啥,可神秘。不管咋说,人家是挣住钱了。在南阳买了大房子,又买宝马车、越野车,还买有大巴,跑运输。那货们算是发了。 daocaorenshuwu.com

建华是小海的堂叔,曾经被小海说服过去做传销,后来退出了。但是,他却始终说不清楚小海到底是干啥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年小海给我打电话,说是有个生意,交几千块钱,不动不摇可以赚钱,算是合伙生意,问我做不做。那时间村里人都哄得可厉害,说是小海在做传销,能发财。我是抱着侥幸心理,也是想占便宜,就把钱交了。先交两千,说是啥,我也没弄懂,后来又交一千。肯定有骗人性盾,说是卖西服,发展下线,连个西服面儿都没见过。后来他们内部闹意见,就是他们几个起会的,他哥、他侄女女婿。内讧,后来,侄女女婿不干了,我看也没希望,就想退出,就问他们要钱,人家也没说啥,钱退了。有可多都没退,特别是加入早的,我都是最后了。发展旺得很,人员多得很,几千人。这货能得很,国家有一段时间抓得严,他一看事情不对,风声一紧,马上就解散,不干了,改开旅游商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年,他爹在我这儿,说起这件事,熬煎得很,说可是不敢干了,得赶紧收手。他爹也知道他娃儿干的事儿不是好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问了梁庄的好些人,关于小海,他干过什么,有什么经历,靠什么发财,每个人的叙述都不一样,彼此还经常为一些细节吵得不可开交,梁庄人经常为传说中的细节分歧产生激烈的争吵。对小海,我却越来越不清楚,这也使我越发想了解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2012年春节的一天,下着小雨雪,非常冷。在贤义家里,我给小海打电话,这是我第一次与他联系。我没有想到他就在贤义家附近。贤义与他的关系并不好,因此,夏天在南阳的那几天他也一直没有提起小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接到电话,介绍之后,小海特别热情,说我和你哥都好得很,早就听说过你在北京,说马上就过来接我和父亲去他家。十几分钟后,小海就到了,开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小海个子高大,略胖,眼神有一种唯利是图的敏捷,语速很快,与我们寒暄的时候,有一种夸张的热情。在他身上,已经看不出农民的痕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家在离贤义家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村庄,也在等着拆迁。村中道路路面很差,房子规划也很乱,有一种放任自流的感觉。小海家的房子非常宽绰,一栋三层的白色小楼,一个大理石铺成的大院子,院子一角种着竹子、花草,另一角养着一条据说是稀有品种的狗。推门进去,家里面却是异乎寻常地乱,客厅的沙发上堆满衣服、玩具等各类物品,椅子东倒一把西竖一把,像遭了抢劫一样。经过仔细辨别,才能够看出室内装修的豪华和用料的讲究。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海一边把我们让进一楼左侧的卧室,一边不好意思地说,有个小家伙,乱得很,就收拾不成。小海的小儿子刚三岁,撅着屁股在床上翻来滚去。小海还有个女儿,十一岁。一进卧室,就看到对面墙上贴着一溜奖状,全是他闺女的。小海得意地说,这闺女跟她老子不一样,爱学习,聪明得很,次次考试得第一。说话时,他看着我,似乎是让我证明他的学习情况。小海和我同岁,我们俩在小学还同班过,但奇怪的是,我对他没有任何印象。小海麻利地打开空调,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物品扒到一个角落,又找出茶具、茶壶,倒上水,我们开始聊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咋去北京的?那时候,咱韩家明子在北京大学食堂做饭,他是咱梁庄比较早出去打工的。后来人家还考了个厨师资格证,在北京国宾馆当厨师。经他介绍,知道北京大学招保安,还有名额。我记得当时北京还有个三八劳务输出公司,从农村招保姆。咱们村兰子、小会都是那几年去北京当保姆的。去一年,小会回来撇个京腔“你吃了吗”,人们笑了好多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1988年去北京大学当保安,十五岁,去一年,体重从九十几斤到一百五十多斤,整个人像发了一样,生活清是好了。干了一年,我们那批保安就都清退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哥在家干建筑,我买了个小四轮(手扶拖拉机),去给他拉砖,我干活是泼上命整的。一天往岗坡拉三趟,一趟来回都百十里,岗坡那路况,你不知道有多差,一趟下来,手就震麻了,握得太紧。有一次,半夜,轮胎爆了,还拉着一车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一点办法。我真是想哭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老婆一直在北京一家韩国蛋糕厂打工,会一整套技术。结婚后,我就跟她一块儿又回到北京。先是在厂里上班,后来觉得不如自己开一个蛋糕房,就在朝阳区樱花商场那一片找地儿,开了一个小门面。那时侯,蛋糕房还不多,咱的手艺不错,就我们俩,白天黑夜干,算是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来在附近开了俩分店。那期间,我妈得了癌症,在北京动手术,花了十一万多,全是我出的。你想,九几年,十几万,那还是不得了的。咱好思考,看到对面樱花商场缺个卖烟酒的摊位,就给人家说说,把一个小角门封上,摆个小摊位。生意很好,在这中间,认识一个人,也是咱的贵人。是谁呢?是中央大领导×××过去的一个秘书。他们家就住那一片儿。一来二往,熟了,我认识的时候他在做生意,开一个大的公司,来往人很多,估计也是靠以前的关系。公司里面所有的烟茶消费和文具消费都是我供货的,光这一项,一年能挣个十来万。俺俩关系好得很,现在还有联系,前一段时间,还在打电话,我让他来咱们南阳玩玩。他现在都五六十岁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他的公司不开了,我这一块儿的生意就不好做了。那个烟酒店就关了。蛋糕房也开够了。后来就跟着亲戚到广东一个沿海城市,开旅游商店,主要是卖服装、箱包,假名牌。啥梦特娇、LV、花花公子的,全是假的,有的店挂在前面的一个两个还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咱这是连店面挂的都是假的。谁都敢得罪,导游不敢得罪。导游拉客是一大块儿收入。赚过来的钱,导游拿大头,咱拿小头,你知道到啥程度,有的能达到七三开,你说不卖假的能行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给你说,到哪儿的景点儿都别买东西,说是啥珍珠、翡翠,啥石头、啥古物,全是假的。咱干这种行的,咱可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傻子多得很,不然咋能开下去呢?有些憨家伙来买。另外,人都有个心理,到哪儿都想买个东西。咱不也一样?到一个景区,不买不买,最后都买些东西回来了。那几年是赚住钱了。后来几年,查得严得很,一查住,都是巨额罚款,还有人被抓起来。我一看,风险太大,就不干了。2004年回南阳。现在也没干啥,我老婆没事儿打个牌,我从来不打牌,你说来赌啊,吸烟喝酒啊,我都没有。后来就合伙和几个亲戚买几辆大巴,跑长途,我只是占个股份,拿个分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你说挣点钱算啥,还是没有身份,到哪儿都不受尊重。人家说,穷得只剩下钱了,说句大话,咱现在就是这样子。光有钱算个啥,你也不能去当官,也不能去做个啥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有“遇贵人”一事,看来,不排除是小海自己编造了一个神话,这也是为一个人发财找到的很好的解释方法。听起来很传奇,也有夸耀自己人品好的嫌疑。我一直在等着小海谈他传销的经历,但是坐了一下午,他从北京直接跳到广东开旅游商店,一直说到办武术节,根本没有谈到传销这个事情。在他出去给我们倒水的间隙,我让父亲提起这件事,一向直率的父亲居然也不提,说人家都不提,咱咋好意思说呢?贤义也说他们在一起的这六七年,从来没听小海提过这件事。不是啥好事,咋说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我只好单刀直入,直接问了出来:“小海,人家都说你在搞传销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说的?我啥时干过传销?!那他要胡糟蹋你,你拿他啥门儿?!”小海以特别坚决的眼神和话语否定了这件事,马上转移了话题。我没有再具体追问,我害怕他没法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说起开旅游商店,卖假名牌,小海却如数家珍,讲得津津有味,梦特娇、鳄鱼、花花公子、LV、GUCCI等世界名牌随口而出,对其中的内幕也直言不讳。最后总结起来一句话,“全是假的”,其态度和神情坦率得可爱。的确,在一个假货横行的国度,这不是一个道德问题。所以,即使有法律不断地约束,有警察不断地销毁、罚款,大家还是各行其是。只是躲避风头而已,跟内心没有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