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怨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在薛家湾杨四圪咀的恒武也过来了。和恒文的矮、胖、和气相反,恒武瘦长、结实,很严肃,眉头紧蹙的样子,对人的分寸感很强。我们在韩叔的“翠花小卖部”等着恒文关门,一起去朝侠家。恒文的生意不错,不断有大车在门前轰隆隆地停下。晚上八点左右,恒文终于关了门,他老婆也从另一修理点过来,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农村女性。我们一起去朝侠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朝侠住在呼市里面的一个小区里。小区环境很好。楼层不高,间距合适,绿化、物业都很好。朝侠的家装修得时尚大方、干净整洁,总共有一百五十多平方米,三室一厅,客厅南北通透,灰细花纹的大理石地板,橡红色实木家具和实木门窗,吊灯、壁灯、窗帘、沙发都很讲究,舒适,也很有品位。见过这么多梁庄打工者和他们的住所,朝侠家是唯一具有城市品相的、从里到外都流露着时尚气息的房屋。

稻草人书屋

朝侠和她老公在厨房忙,今天晚上她请我们在家吃火锅。朝侠戴着眼镜,穿着黑色薄毛裙,脸上还是有一些黑色小斑点,比我印象中的她还要年轻、漂亮。招呼我们入座之后,朝侠周到地为大家服务。她的女儿小小坐在我旁边。小小在内蒙古出生、长大,现在在呼市的一所高中上学,户口在前几年有相关政策时已经转到了呼市。她跟着父母回过一两次吴镇和梁庄,对那里没有什么印象和感觉,说话也是标准的普通话。但是,父母、姥姥姥爷说的方言她都能听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完饭,我们转移到客厅的沙发上,朝侠招呼女儿小小过来,让她坐在旁边听我们说话,说是让她接受接受教育,听听她父母都受了什么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1993年3月份到内蒙古。他爸认识这儿的一个老乡,跟着人家来了。来的时候很可怜,租的房子,又黑又潮,吃没吃的,烧没烧的,白天不敢出去,晚上偷偷去拾柴。没想到,在家里日子过哩不错,来了成这样。等太阳落山了,我背着麻袋出去到坟头拾柴。弄几块砖,在墙角垒个灶,这样,到11月份,内蒙古天开始冷,人家家里都生炉子,咱这儿又湿又潮,冷哩很,把身上所有衣服都盖上,都不行。连个纸箱子都没有。可怜得很,他爸喜欢抽烟,五毛钱一盒的烟抽不起,实在想吸,就偷偷在地上捡个烟头。过年从一个老乡那里赊了十块钱的肉,二斤半。家里有二十块钱,我一直压在席下不敢花,怕万一有个啥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1993年恒武来,他在北京当保安,说想看看我。他来一看,心里可难受。我一说到他我也挂心,说到这儿有点难过。难过哩不行,想哭。他说,姐,你这样不行。他住一个星期,回去把自己攒的三千块钱寄过来。我接住三千块钱,不知道这钱往哪儿放,顶住现在的三万块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俺们是碰见菜卖菜,碰见水果卖水果。都只能赚生活费。一直在二苗圃住。怀孕五个月的时候,从二苗圃搬到西口子,一天干这,一天干那,没有闲着,马不停蹄地在干着。小小是1994年腊月生的,在小诊所生的,花了三百块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恒武从北京来的时候送小小一个小鸭篮子,里面装的各种果脯,非常漂亮。现在还摆在家里,留个纪念。他一直挂念我,他说,姐,我不想在北京干了,我到你那儿去。我说,你一个月挣七八百,他说,也落不住啥钱,以后也不能这样下去。他就是心疼我,把军大衣啥都拉过来,他就是来帮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和小小爸一起收猪,跑到山西去收。回来冻得嘴都张不开,眉毛都结住了,雪下得大,看不见路,沟和路都看不见。他们回来,再晚我就做一大锅饭,糊汤面,俩人都能吃完。早上五点来钟走,夜里十二点前摸回来,早上三点钟去看着人家杀猪,猪皮、下水还能拿回来再卖点钱。

稻草人书屋

我出来这么多年,能和内蒙古人打交道,不和老乡打交道,人家不算计你,咱们那儿人斗心眼。后来,别的老乡也在干,相互之间有矛盾,把我们轮胎扎了。他们俩人只好推车回来,都知道是自己老乡扎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看别人卖辣椒粉还行,辣椒在锅里炒完,拿绞肉机绞碎,在街上现绞现卖。我就也买个小绞肉机,推着自行车,后面弄个篓,到处跑着卖辣椒,后来发现拿芝麻放上去好看,就放点芝麻,味道不错。卖一百块,能挣六十块钱。两块钱一两。一下午能卖三四十块。没有固定地方,就在马路上、市场边、小区里。他爸不去,嫌丢人,我带着孩子,到处跑着卖。在公园早市卖,那时候是1997年香港回归,我在市场买了个帽子,现在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卖辣椒跑的地方可多,钢铁路、公园南路,啥路都去过。在钢铁路边,旁边有个人卖羊头的,喝醉了,他说你小椅子让我坐,我不让坐。一开始他说借,我没理他,他骂我。我不放过他,我说,你大男人,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啥。后来就打起来了,我把羊头往他身上扔,他把我绞肉机扔了。刚好有警察巡逻过来,碰上了,问问情况,把我们俩都弄到派出所。我把情况说说,说他想欺负人。后来,说赔我一百块钱,他也没有,穷得不得了。他不赔,我就不走,他把我辣椒全弄撒了,我就那么一点本钱,我非得要回来。从下午一直到黑了。他老婆过来了,给我七十块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中间我们还爆过米花,卖过饼干,都不行。后来看到有老乡卖调料,腊月间生意好得很。就想着卖调料。在钢铁路租个小门面,赊了老乡一点调料卖。一天卖七八十块钱,挣二十多块钱。 www.daocaorenshuwu.com

难的时候自杀的心都有了。有一回,差点把七千块钱丢了,我把钱卷在一块儿,装在衣服里。可找钱的时候,钱没了。你不知道,绝望得很,想着要是丢了就不活了。急得到处转。后来在家里找着了,长出了一口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也捉人(也捉人:捉弄,欺骗之意。),三块钱进的货能卖三十块钱,现在,大生意也都是捉人的。咱手不算狠。一箱米枣四十块钱进的,卖一百八,利润很大。五块钱一斤的桂圆卖九十块钱。内蒙古人有钱,后来也不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年之内,挣了上百万,这个房子是六万块钱买的,就是一年挣的钱。我三舅一家也在这儿多少年。恒武、恒文后来又来,租房、铺底,都是我安置的。不过这两年生意又有点差,我还赔点钱。

www.daocaorenshuwu.com

生意是打出来的。最后也是泼上了。打得好了,你站住步了。这儿五湖四海的人都有,山东、天津、山西、陕西的,都争着卖货。时间长了,你不整他,他就整你。我们小孩她爸经常是躺着回来,满身是血。在调料批发市场,咱们占的那个位置好,给当官的送过礼,别人看见你生意好,想把咱弄走。有一年,人家放话,说要找黑社会来收拾俺们。你找,我也找,不要想着我怕你。我就托人找来黑社会的人,我给那些人说,就是吓唬吓唬,不要打残就行。那天,黑社会的小伙子,穿着黑西服,齐刷刷站在他们家门口,二十来个人,看着吓人。也真吓唬住人,后来他们也不敢找事了,知道咱也是不要命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前两年俺们在呼市买了块地皮,准备盖房,做房地产生意。有地痞问俺们要钱,要五万。俺们放出话来,只要你不怕出事,你就拿住钱。黑对黑,谁胆大谁就胜,没有好人坏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出来站住步真难,俺俩出来就俩人。艰难时,白天干活,晚上抱着痛哭,说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2000年回过梁庄一次。我回去一看,我出来时我妈头发是黑的,现在白发苍苍的,心里难受哩很,哭了一夜。我爹给我说,他在河里种西瓜,湍水涨水,眼看着瓜被淹了,喊恒文来,恒文不来,他坐到河头上哭。恒文懒,不干活,恒武孝顺父毋,有啥活都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不叫他们干了,也来内蒙古。来不久,我爹骑摩托叫人家撞了。挺严重,后来都不认得人了。我爹住了医院,昏迷中只喊我妈、恒文媳妇说我爹不叫他们,就不来照顾了。为这一家人也生了不少气。爹治病,恒文媳妇一分钱不出,有一年吵架,她还非要说当年爹赔的钱没分给她,说我贪了,大家都哭了。我是想着把钱存起来,万一有个啥事儿,也是他们老俩的一个垫底钱。恒文也不行,我和恒武就全当没这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在客厅这边说话,恒文夫妻、恒武和韩叔他们在客厅另一边的开放餐厅那儿聊天。在朝侠说到恒文自私、不愿出力时,我不自觉地朝恒文那边看一眼,发现恒文老婆的神情非常不自然,好像听到了我们说话的内容。朝侠讲得正投入,没有看到那边的动作。当又讲到给韩叔治病时的争吵时,恒文老婆猛然冲了过来,说:“姐,你这样说我心里可不美。我咋不孝敬爹了?我啥时间要钱了?你们一家就不稀罕恒文,别以为我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朝侠愣住了,对这突然的翻脸反应不过来。“家丑不外扬”,这是农村家庭的基本准则。朝侠看看她的弟媳,又看看我,压着嗓子说:“想吵出去,别在我这儿丢人现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恒文看到了这边的情形,也冲了过来,上去打了自己老婆一巴掌,说:“谁叫你在这儿能?赶紧走,赶紧走。”他把她往门口处推,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这下子惹住马蜂窝了,恒文老婆反过身来就朝恒文脸上抓去,骂他:“你这个窝囊废,就知道欺负你老婆,你咋不敢对别人说个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夫妻两个在门口厮打起来。恒武和朝侠的态度非常奇怪,好像要去拉他们,又好像懒得去管,不太积极。恒武上去,抱住恒文,试图把他拉出恒文老婆像钳子一样的双臂和不顾一切的撕咬。没想到,恒文甩开恒武,忽然提高了声音,怨恨地叫嚷着:“谁叫你来管俺们?谁叫你管?你们都好,我坏,行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似乎明白了这其中的弯弯绕,恒文两口子其实是一致的,恒文打老婆也是在打给恒武朝侠和自己的父母看。他是在告诉大家,他知道一家人都排斥他,并且,对他都不好。恒武沉着脸,一语不发。朝侠从客厅里奔了过来,指着恒文老婆说:“慧,你要走赶紧走,别等我说出不好听的话来。你们是咋来内蒙古的,你们这个修理点是咋起来的,你不知道?只兴沾光,不想贡献,谁都该为你服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恒文老婆放开恒文,披头散发,涕泪交流,哭着说:“就你功劳大,行吧?就你知道奉献,是吧?那你说,舅是咋来的,咋走的?三姨是咋来的,咋走了?谁不知道,那钱都算到骨头缝里了!无情无义,亲戚还有谁跟你来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朝侠朝着恒文老婆就是一巴掌,干净利索,强悍无比。恒文老婆捂着脸,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哭得更响亮了。看起来她有点怵朝侠,不敢起来还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矮小的韩婶眼泪刷刷地流着,喊着朝侠的老公:“王相公,你气力大,赶紧去把他们拉开。都别吵了,丢人不丢人?”韩叔坐在位子上,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父亲走到一直别着头站在门口的恒文面前,拍拍恒文的肩膀,又把他往屋里拉,说:“恒文别憨,都是一家人,又远天远地,有啥吵的?再吵不还是亲姊妹?真有事了,不还是大家互相照应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也许是意识到我们在场,恒文的神情略微有些缓和,上前踢了老婆一脚:“起来,回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嘭”的一声,厚厚的防盗门关上,空气瞬间轻松了许多。朝侠招呼大家坐下,又给我们倒上茶,对父亲说:“梁叔,你不知道,恒文有半年都没来过我这儿,还是你来了,他才来。俺们已经半年多没说话了。他那个老婆,可不像话。恒文是耳根子软,不孝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姊妹三个,朝侠和恒武感情深,他们在内蒙古是共患难共担当,对父母也比较用心;恒文自私、吝啬,被朝侠恒武排斥,这也导致了三人之间的隔阂和矛盾。韩叔韩婶最初来内蒙古,一直帮朝侠卖调料,恒文老婆就经常嘟囔着韩叔韩婶偏闺女,说老了也别想指望我之类的话。后来,韩叔韩婶就和他们分开来住,谁家都不敢住,谁的忙也不敢帮,怕分配不公,引起姊妹间的矛盾。而关于他们的舅和姨的事情,我略有所知,村里人都以此证实朝侠唯利是图,无情无义,但是,眼前的朝侠显然是一个全心全意张罗着把娘家往一块拢的姑娘。 www.daocaorenshuwu.com

本来说好住在姐姐家的恒武,气呼呼的,连夜开车回薛家湾。我和父亲又坐了一会儿,也讪讪地走了。 稻草人书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韩叔韩婶的小卖部。一整夜我都在担心恒文他们两口子,怕他们回家再吵架,怕韩叔韩婶不开心。我们的车刚停到门口,就看到恒文笑眯眯地从父亲的小卖部出来,手时还捏着半个馒头,韩婶端着盆子出来,朝店前面的空地上猛泼了一盆脏水。看到了我们,他们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已经恢复了原样。 www.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