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

在内蒙古见向学时,是在他一次相亲之后。相亲是二十六岁的向学最重要的任务。所有的亲戚都被发动起来,因为都在异地打工,无法见面,介绍对象还加入了新形式,双方交换电话和QQ之后,在QQ上相互聊天,建立感情。如果可以,春节时见面就可以确定下来。向学聊了两个,他不善言辞,他的姐姐就上马或跟女孩套近关系,有时候干脆以向学的名义去聊,但都没有成功。向学妈为此已经有些轻度抑郁倾向。现在的农村,二十六岁的向学已经是非常少见的大龄男青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次见到向学,是2012年春节之后,他带着新媳妇到我家走亲戚。经过春节在吴镇走马灯似的相亲,向学如愿找到了媳妇。说起来相亲的过程,向学用一句话来形容:“就跟买菜一样,也挑挑拣拣,但是决定快得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是腊月二十五那天到家的,和恒文大哥、恒武二哥一家和我姨夫他们一起回去的。说是回家,其实没有家了,家里早就没人住了,我们家的房子是土瓦房,都快塌了,2008年从家走的时候,俺们把像样一点儿的家具都拉到小姨家了。我妈住在我小姨家,我有时候住在你们梁庄我大姨家,有时候住在干爹家,乱住。 稻草人书屋

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见了第一个,是在上海打工的,是办公室文员,老家是咱们那儿的,没爹没妈,她姑替她操心,只要她姑行,她就行。我有点不愿意,一是她从小没爹没妈的,感觉心里不舒服;二是人家是坐办公室的,咱这儿在灰天灰地里,做小生意,都不是一路人。这个女子人也怪好,挺主动,长得不太好看,说话也不通顺,反正觉得就不是一路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腊月二十九那天,给在青岛打工的那个女子打电话约见面。原来没有见过本人,只在QQ上聊过。当时我的感觉就是世界只剩下她了,不是因为满意,主要是想着咱条件差,找不来。只要人家愿意,咱就行。没办法了,凑合着算了。才开始约她,人家都不想出来。说了半天,人家答应说年初一在穰县大广场见面,叫俺们下午两点去。俺们去了六七个人,开了两辆车。我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都去了,也是给我捧场、撑面子,有唬人家的意思。女方人家就一个人去了。说话还是没有啥感觉。我才开始打过电话,觉得人家说话声音可好听,我姐也说人家说话声音可好听。在外面大排档坐着,要两杯奶茶喝,没说两句话,人家要回家。我说送她,也不让送。从见面到分手,总共有二十分钟。回家后,我大嫂说,这个女子个子低低的,看着怪机灵,怪好。大家都说,这事儿得抓紧,咱们初六都得走了。我一想,也是,咱耽误不起,就发信息,打电话,都不通。后来,发短信通了,人家说:“这个事儿我做不了主,我爹妈出去旅游了,等回来再说。”一听知道是推托哩,就算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初二见了两个,是大姨介绍的,感觉人家就像走过场一样,纯粹是为应付媒人,坐不到五分钟,还没看见长啥样,人家就说有事要走,不真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初三见了一个。俺们大队支书介绍的,支书和我爸关系好,我爸在的时候,天天在俺们家喝酒,一直在替我操心。那个女孩是俺们一个大队的,约好在俺们村大队部见的。支书说,向学不要怯场,行不行,咱得有个气场,这个不成,后面还排成队等着咱的。这个女子还在日本打过工,手里有点钱,长得一般。我是啥都行,只要人家愿意。下午,我给人家打电话,说,你看行,就行,俺们初六都要走,如果不行,就各找各的。人家说再想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初四,我又给那个女子打电话约到城里转转。人家说有事,大队支书又到家里亲自叫来,人家去了。俺们一块儿去城里,我二哥开车送俺们。在路上也没说啥话。到城里了,我二哥走了,俺们开始聊,一般都是问哪年出去的,啥时候出生,也没啥话说,说着说着都没劲了,不知道说啥了。我说,我店里还有生意,马上还要营业,如果行了,就行,可以趁着我哥的车一块儿走。人家说,我时间还充足得很,我还想等等。我俩就各坐各的车走了。我那时的心思是,如果行了,就凑合着过算了。后来听他们说,那个女子回来看的也多得很,有十多个,都在那儿挂着呢。估计也是挑花眼了。这是初四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初四晚上,我干爹又打电话,让我第二天见银花。是我干爹的小舅子介绍的,人家开个婚姻介绍所。介绍见面是八百块钱,如果成了,下来得给人家三四千块钱。人家提供场地。我这是熟人,最后走之前,也给人家买了酒、烟,花了两三千块钱。春节时农村婚姻介绍方面最红火。一个地方,一拨一拨的,大家轮流去。可有意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就像一个大市场,没有结婚的年轻男女,大的三十多岁,小的还不到十八岁,像上街赶集买菜一样,挑挑拣拣,要赶着在这短短的十几天内挑好,定下来,赶紧结婚。过完春节,就可以一块儿出去了。要是今年没找着,一等就得等一年,到第二年春节才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现在农村清是女孩少,男孩多,有的男孩家庭条件多好,清是找不来姑娘。有人一天能见十来个,到最后见几十个女子,还是定不下来。多不像样的女孩子,都可挑。原来恋爱是主流,现在相亲又是主流。百合网、世纪佳缘、真爱网,可多了,有的都上市了。非诚勿扰,网上点击率很高,也是速配。

www.daocaorenshuwu.com

初四晚上我住在梁庄。初五早晨,我大哥大嫂开着车送我,我去晚了,到那儿都快十一点了,人家还要走亲戚。我们去时称了些瓜子、糖。人家跷个二郎腿,就开始吃了,我看了,觉得怪大方,怪自然,没有忸怩。人家问我在哪儿、干啥,要不留个电话号码。我说行。人家说,我还有事,就走了。从见面到目送人家走,总共不到十分钟。见完面,走在路上,我干妈问咋样,我说感觉还行,怪真诚,人也怪实在。我大嫂说个子也还行,办事也怪大方。就怕有些女的,老闹人,这个女子还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都快十一点半了,吴镇上我月姑还在等着我去见一个女子。她说原来瞅了三四个,现在人家都定亲了,就剩这一个了,得赶紧去看。我们就一路快车,又赶回吴镇,都已经在那儿等着了。那个女子在北京打工,那天她没去,她爹妈去了,说可以替闺女做主。双方都没看中,她爹妈打扮得怪怪气气的,她妈弄个熊猫眼,穿的不知道是啥衣裳。一看她爹妈那形状,我姑说,算了算了,不是过日子人,结婚了也过不到一块儿。原来还说在饭店找个包间,在一块儿吃个饭,后来,也不吃了。都短得很(短得很:很势利,很实际。)。人家说有事,我姑也说,我们也有事,就算了。一拍两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初五、初六还见了四个,就像和银花见面一样,一上午都要见两个。没啥印象,像是走过场。见多了,都没啥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那几天我就住在我干妈家,专门为相亲。那天见完银花后,我就赶紧打电话给北京我姐夫,叫他给我QQ号的空间改一下出生年月,从1987年改成1988年。我小舅婚姻介绍所的那个合伙人说,再见面时就说你是1988年的,他们家里说只要不是1987年出生的(1987年属虎),都行。因为虎和蛇相克。1988年是属龙的、银花是属蛇的。大龙小龙,怪合适。所以,我一开始就说是1988年出生的。后来上北京买票时,人家发现我的身份证上是1987年的,我就老老实实承认,我是1985年的,是办身份证时弄错了,但肯定不是1987年的。银花说,你到底是几岁啊?这乱七八糟的。我等于是比银花大四岁,在农村,大四岁就很多了。要是一开始就说是1985年生的,估计人家连见都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俺们给媒人说,咱怪满意。人家回过来话说,也怪满意。开始谈主题了。房子啥样,媒人说对女方可了解,对你们不了解。现在结婚,男方最起码在城里有套房,要不就在家里有套房。如果有房,可好办。我一听,完了,又没有戏了。下午,银花给我发信息说:“我也不是说非要要房,最起码得有个房子住。”我说俺们家的房子不是楼房,我耍了个心眼,也没有说是瓦房,她也没再往下问。从后来看,估计她是想着不是楼房,肯定是平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初七,她发短信,问我有没有空,想再聊一下。那天正好我干爹又给我介绍一个,上午见面。其实心里我已经愿意银花,但就怕人家万一不愿意了,得有个后路,想着还是去一下。我就说我上午没空,下午有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午,俺们又开着车去了。在银花她姑家见面。他们在她姑家坐着,俺们在外面顺着庄稼地走,走走聊聊,感觉怪好。回去后,那天晚上,又在QQ上,她说她是怪同意,具体还得等她爹回来再说。她专门打电话让她爹回来,感觉我这个人不错。人家始终没有提房子和钱的事。我就觉得,人家是实实在在想愿意这个事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初八,她爹到家。初九俺们又见过一次面。人家问我有没有空,明天你一个人来,不要叫你大哥来,还问我会不会骑摩托车,不会了,她来接我,一块儿到县城。人家可客气,我心里也可美气。俺们从镇上又坐车到穰县,在人民公园转转,聊聊天,在德克士吃的饭。 daocaorenshuwu.com

初十,她又给我发短信,说她爹妈想见见我。我和我干爹、小舅、媒人一块儿去了。拿了四色礼,花了六七百块钱。媒人说,这个女孩的爹俺们可熟,爱面子,是面上人,咱们雇个车去。那时候,恒武哥们都回内蒙古了,我也没车了,排场不成了,只好租个车去。去了,人家银花的爹在门口晃,大背头、穿的风衣,打的领带,像个领导人一样。把我吓一跳。我干爹说,看这个人还怪有派头呢。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干个保安。去一见,亲热得不行,让到屋里。中午吃饭,盘子堆了一大堆,摞了两三层。走的时候,我干爹说,看摞盘子那个劲儿,这个事儿可能要成。

www.daocaorenshuwu.com

正月十二,媒人说,开始说彩礼,说现在啥都不要求了,要五万块钱,就可以了。我自己就两万块钱,我大姨、恒武、朝侠姐各借给我一万。不是这我连婚都结不成。媒人说,四万六吧,五万不好听。人家同意了。去了,人家又不同意了,又临时加了四千,这才行。后来我才知道,一开始人家说十万,想着咱没房子,就多一点钱,是银花说五万算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定完亲之后,银花一直要到俺们家去看看,想见见我妈。我不叫她去。她说,去见见你妈,看看你们屋在哪儿,看把你紧张的。她非要去看,我骑着摩托车带着她从村路边过,“唰”一下骑过去,指着那一片儿的房子说,这是我们家。她才开始以为是旁边的平房,我说不是,是这个。她一看,是瓦房,还是恁矮的、破的瓦房,就说,你还骗我,说是平房。我说,我哪儿说是平房,我只说不是楼房。银花也没有跟我计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咱不敢拖拉,农村的事儿太多,到处都得花钱。我就说咱生意忙,急着做生意,得赶紧走。他们也是不想张扬,怕结婚村里人知道,因为南水北调,占住他们村地了,如果女子结婚了,地估计得退,赔偿钱就没有了。这算又给我省了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月十九那天,从她叔家走。她奶奶、她叔、她爹、她妈都去了。她就拿着一个箱子,跟着我走了。俺们算是结婚了,没办结婚证。才到北京第一天,她说她想她妈。把我吓得要死,怕人家反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后总共十四天,从介绍、见面、送彩礼到结婚。俺们还不算最快的,人家还有从见面到结婚,总共就七天。现在农村相亲,一般都是年前,从农历腊月二十开始,到正月初十之前定下来。我年前一直在梁庄住,你们梁庄,还有人从见面到结婚,就四天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和银花去他家看房子的事儿,“我哪儿说是平房,我只说不是楼房”,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打趣向学,看着怪老实,还办这不老实事儿,关键时刻也会耍赖。向学脸更红起来,更结巴了。 daocaorenshuwu.com

我问向学结婚前和银花发展到哪一步了,有没有身体接触。向学的脸“腾”的一下全红了,结结巴巴地说:“也没啥,就过马路时,拉人家一下手,装着照顾人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晚上请他们夫妇吃饭,银花比较矜持,但也还算健谈。我们聊起乡村的婚姻状况。银花说:“现在农村结婚,男方得有房子,最好是在城里能有个房子,要是城里没有,家里有座二层小楼也行。要是啥都没有,像他这样,很难说来老婆。”说到这里,银花有点嗔怪地看着向学,说:“我是有点傻吧,你们家啥也没有。还有一个条件,得看有没有婆子妈,这可重要得很。有些家里没有婆子,直接就不成了。” daocaorenshuwu.com

农村媳妇和婆婆之间向来是水火不容,恨不得老太婆早点死掉,所以,农村婆婆才有“老不死的”之称。银花说:“那是以前,现在可不一样。要是没有婆子妈,生了小孩儿没人照顾,就得自己在家照顾,少一个挣钱的人。关键是,现在哪个姑娘愿意待在家里?所以,必须得有个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看着向学都笑了:“看来咱们向学还算是占一头,没有房子,至少还有个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学带着媳妇银花在北京姐姐家住了十几天,大家都集中全力对银花好。银花和向学没有办结婚证,万一银花中途反悔了,大家也没有办法。在姐姐家住一段,到内蒙古后,向学准备带着银花先到朝侠家、恒文家住一段,然后,再到自己的修理点儿去住。大家都不敢让银花直接到向学的修理点去,怕人家一看条件艰苦,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过几天,表姐夫青哥从吴镇回北京。他走之前,表姐给我打电话,交代我们第二天在家等着青哥,青哥要先来我家,给我送点绿豆、花生之类的特产。我们聊起家庭的情况,她说,她家的大儿子大胖今年婚姻又没成,去年春节回来也见了好几个,也没有成。表姐带着戏谑的口气给我讲:“你不知道,现在农村男娃说老婆有三句话:房子冒尖、婆子年轻、兄弟一个。房子得是两层的;婆子妈得年轻、健康,能带动孙子啊;还得是个独生子,将来啥都是自己的。你表姐现在是一样不符合。要那个二小子,可算是要坏症了。城里没房,家里房子还是平房。我自己也病病歪歪的,你说,咱拿啥去给大胖说人呢?今年必须得把房子接二层,再把大胖的人说了。现在农村娃儿们结婚可早,不像你们城里二三十岁结婚也不嫌晚。大胖1991年出生,俺们队里像他大小,就他一个人没有结婚,有的娃儿都上幼儿园了。你说,咋能不急?” daocaorenshuwu.com

2012年5月,向学打来电话,告诉我银花已经怀孕。向学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银花怀孕了,是好事;担心的是银花天天吵着要回家,那地方太荒凉,银花受不了。向学怕银花回家后变卦了。向学的生意也不好,修刹车生意已经两个星期没开张了。另一条高速公路已开,大车不从这条路走,向学也就没有生意可做。恒文修理铺和韩叔韩婶“翠花小卖部”的那个地方要拆迁整顿,马上就要搬走。几天后,恒武打过来电话,希望我能找找在薛家湾做大生意的邻县一个老乡(我在薛家湾的时候带着恒武去和人家一起吃过饭),看那儿有没有活儿让他干。他的校油泵生意很差,已经把店里的几个师傅辞退了。今年煤矿被关很多,大车出车少,连带他的生意也很差。他必须考虑转行了。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