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

最早对兰子有真正的感知是1992年或1993年的春节。正月十六爬灵山拜神,这是穰县一直有的习俗。灵山顶上有几座庙,庙里供奉着不同的神,佛祖、土地神、祖师爷、关公、财神爷、观世音菩萨,什么神都有,人们在这里拜神、祈愿,据说灵验无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一尊佛祖像面前,我突然看见兰子。她跪在那里,认真地做着动作,燃香,叩首。她的双眼紧闭,双手合拢,举起,停在额头,停顿片刻,深深地叩了下去,头触着那黄色坐垫前面的青石地面。然后,起身,手一直放在额前,再深深地叩首。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天她穿着一件红色长至小腿的羽绒服,白皙的脸,漆黑漆黑的眉毛,漆黑的眼珠,在清冷的空气中,忧郁至极。熙熙攘攘的灵山,我只看见她,她的美丽、她的孤独和她的忧伤。那是经历过巨大变故,蕴藏着无数心事的人才有的深沉与哀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是兰子在我心中的定格。她之后在梁庄的出现、离开或再出现似乎都与此哀伤有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2012年5月8日,我们在郑州见了面。兰子留一头披肩长发,她的两条眉毛仍然是整个人的重点,清晰、突出,显示着她的性格。但是,她的皮肤竟然是典型的紫膛色,有些粗糙和干涩。我说起当年对她的印象,她的白皙和她的美丽,她大笑着说,没有啊,我一直都比较黑。难道我记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意外地,兰子很乐意分享她的经历给我,她有自己的人生观和生活观。她对自己的生活和观念很笃信,反复地强调一句话:女孩子一定要自立,不能想着依靠男人怎么样,靠谁也不如靠自己。提到村庄里和她同岁的玉英——她们一起到北京打工,后来玉英做了一个北京人的情妇,生了孩子,孩子被接走,自己却被赶走,兰子非常生气,“我最反对她那活法,不明不白的,很窝囊。要是我,打死也不会跟着他的。女人得自强。我现在有个朋友,老给我诉苦说,老公出去喝酒不回来,打电话人家还生气。我告诉她,不要给他打电话。我老公也经常有应酬,我从来不给他打电话。我给我老公说,你要是出去找人了,不要告诉我,我要是知道了,绝不会容忍。他是郑州市民,家庭也不错,但他从来没有嫌弃我,关键是我也没有想着他是郑州户口就怎样。北京户口我都没当一回事,他那算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果然是一个豪爽、清楚的女子。兰子自己提到了北京的那场恋爱,我表现出强烈的好奇,请她详细讲一讲。有一种久远的羞涩和记忆慢慢爬进兰子的眼睛,她看着我:“你想听啊,那可曲折,到时你要是写书,可一定把它写进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应该是1992年的事吧。那时候,我跟北京那个娃儿正在谈恋爱。是咋认识的?不是当保姆那家。刚到北京,就在丰台区卢沟桥那一带,干了不到半年保姆,就不干了,干不了,你再勤快,人家还是很警惕,受不了那监视劲儿。出去买菜,刚好看到有饭馆招服务员,我就去了。我们那一片是一个军工厂,那个小伙子是军工厂的工作人员,比我大五岁,当时我十八岁,他二十三岁。他爹妈都是那个厂里的职工。他到饭馆吃饭,看到我。后来就天天来吃饭,一来二去,就谈上了。他一米八几的个子,长得也不错,我不到一米六,走在人家身边,心里也可美。当时,这种情况怪普遍,北京娃儿好像比较喜欢我们这些外地来的女孩子。和我一起在饭馆干活的两个姑娘都和北京人好了。不过,就一个成了,结婚了。 daocaorenshuwu.com

一开始我们自己谈着,他们家里人也不知道,我根本没想着他们家里会不愿意,天天可高兴,跟着他一块儿逛街、看电影、玩儿。有时候,我忙着,他就在饭馆的一张桌子那儿坐着,要一个菜,等我下班。那年春天,我俩一块儿回咱家,在家里住了好几天。当时村里人都来看他,对他印象可好。那个小伙子给人敬烟、让座,可有礼貌。也会稀罕人,细致得很,到咱们梁庄,在咱家里,还给我倒洗脚水,给我洗脚,剪脚指甲。可自然。所以,我妈也放心。原来怕人家是北京人,嫌弃我,对我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不知道咋回事,他妈知道了,就跑到饭馆里,给我说,不要跟他儿子好。咱当时小得很,十八九岁,不知道咋处理,还求人家,说我们俩已经好了,他妈可生气,他就把我带到他家里。你想,咱当过保姆,也在饭馆干,可有眼色,到那儿可勤快,买菜做饭洗碗洗衣服,啥都干。她妈当啥也没看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一次,我俩在街上玩,他妈看见了,二话不说,上来就给我一巴掌,嘴里还不干不净骂我:“你这个土鳖,狐狸精,你勾引我儿子。”我当时就傻了,不知道咋办,心里可害怕,也不知道跑,就在那儿哭。多少人围在那儿看,他也气得不得了,还给他妈讲理,他妈连他也骂。 稻草人书屋

后来我怀孕了。我也老实,想着当时不能结婚,就做了人流。要是我稍微有点心计,不去做,生个孩子出来,那他家不愿意也不行了。咱不想那样,从来就没想过。做人流后,得休息,工作干不成了。他让我住他家。当时实在是傻,想着那个娃儿稀罕我,我住在他家,对他妈好一点儿,总会答应我。我搬过去了。他妈下班,看我在家,上去就把我的东西扔出去,说:“你这个土鳖,不要脸,有人生没人养的,别想着怀孕了就怎么着。”这话,我一辈子都记得清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站在他家院门外面,不知道往哪儿去,又怕那个娃儿回来找不着我,在那儿哭,他妈在院里骂,可难听。那个娃儿和他妈吵一架,又让我回去住。当时太小,在北京无依无靠的,不知道咋办,心里也害怕,就又哭着回去了。她妈天天给我白眼,她儿子在家还稍好一点,她儿子不在家时,简直就没法说。哪还给你炖个鸡做个汤?不可能有。我是啥活都干,洗涮拖擦,想讨她欢心。想想也傻,那时候身体还很虚,为这都落下病根了。你知道我有多害怕,那时候,一听见她妈的脚步声、喘气声,我就浑身发抖,想赶紧藏起来,不让她看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后来,等身体稍微好一些,我就在附近又找了一家饭馆当服务员,从她家搬出来,我是一天也不敢再待下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就到了春节,我想回家,他和我一块儿回去。我都不知道他妈后脚跟来了。她到村里,乱问,我怕她在梁庄吵起来、太丢人了,赶紧叫那个娃儿跟他妈一块儿回去。就是那年,我去灵山拜佛,真是心里不美得很,想着佛祖保佑。我不知道以后咋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妈还有那些亲戚为啥不愿意?那还用说,肯定因为咱是农村的,他们看见我,一股子瞧不起人的样子。要说知识,他们家也就是工人,不见得有多少知识。相貌,咱也还算行,拿得出手,配她儿子绰绰有余。咱也勤快,有眼力见儿,到那儿都抢着干活,迎来送往也不是死劲头儿。怀孕那次,我二哥来北京找我,想看看我咋样。刚好我那会儿出去,他妈以为我哥来找他们要东西,说话可不客气,说农村人招惹不起,来一个就来一窝,又说我不是正经人,勾引他家儿子。把我哥气得不得了。后来,我哥找到我,说咱不受这窝囊气,北京有啥好?不过咱家里确实也不争气,经常这事那事向我要钱,我没有那么多钱,那个娃儿就替我给家里寄钱。被他妈知道了,又是骂。要说,当年我为啥小学没上完就出来,就是为供我二哥上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起来太傻,那时候啥也不懂,那个娃儿也粗糙,不知道做什么措施。为他,我怀孕三次,流了三次,每次都是休忽两三天就出来干活,端盘子洗碗洗菜,把我身体弄垮了。现在真是后悔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前前后后拖了有两三年,他们家里一直不愿意,那个娃儿坚决愿意。就僵在那儿。他们家里,他爸不说话,都由他妈主事,他外婆、奶奶家里人也时不时来看看我,骂骂我,有时装好人还劝我,都是想让我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我要回郑州,那个娃儿说我跟你回。说走就走,他工作也不管了,跟我一块儿来郑州,我打工养活他。他有个姑夫在郑州,比较同情我们俩,算是有个照应。后来,他跟人打架,把对方打伤了。人家告他,他被抓到监狱里,判一年刑。那时,我一心想着,要是能替他坐牢,我就替他坐。可是,替不了。我就拼命挣钱。晚上回家哭,白天去干活。那段时间,我是啥活都干过。最艰难的时候,在地下赌场发过牌。啥地下?就是流动赌场,经常是一天换一个地方,怕公安抓住。我们这些发牌员也得跟着跑,那可危险。但是,工资高,一个晚上五百块钱。挣了一些钱,全给他买东西了,每星期我都去看他,他可怜巴巴的,就盼我来。看见我,就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我们来郑州之前,他妈来找过我们可多次,每次都骂我,最后还打我,说我把他儿子带坏了。后来,听说儿子进监狱,他妈简直气疯了,见到我,上来就抓住我,打我几巴掌,抓住我头发,甩我,哭着骂我,说我把她儿子带到监狱里了。说得可难听,说我是个妓女啥的。我就受着。你说咋办?咱确实理亏,人家娃儿跟着咱来郑州了,结果,到监狱去了。

daocaorenshuwu.com

他从监狱出来后,他妈就在他面前哭啊,说要不行了你们就结婚,只要你回去。我不回去,我离开北京就不会再回去了。我知道他妈只是说说,她不会让我们结婚,她恨不得撕吃了我。我对那个娃儿说,不行你先回去也行,工作也不能不要。

稻草人书屋

他听我的话,就回去了。一回去,半年没有来。我心里就知道咋回事了。听他姑夫说,家里给他找了可多对象,他也见了。我就搬了家,我不让他找到我。不好就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后来又到郑州找我好几次,他向当时的一些朋友打听。我不见他,他一离开,我感觉自己反而一下子长大了。原来受的委屈都可清楚,觉得不能再受那委屈。关键是,不能让人家老说咱贪人家是个北京人。北京人咋了?老娘还不稀罕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起来还是有缘分。那年春节,我从郑州坐火车回家,在咱穰县火车站上,看见他也从火车上下来。他是从北京坐火车来的,我俩竟然坐一趟火车回来。他来梁庄找我了,当时我俩抱着就哭了。真是不知道咋说,心里难受得很,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那些年,不知道为他,为他妈,为他是个北京人,哭有多少眼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后来还是不行。他不行,我感觉到他还是有压力。我也不行,我不想再受他妈的气。另外,我也开始和我现在这个老公接触了,感觉能靠得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咋说呢?那个娃儿,人是好人,对我没啥说的。你叔生病,要动手术,一把需要拿一千五百块钱,家里没有一分钱,那个娃儿啥话没说,把自己的工资取出来,寄回去。我可感动。那时候一千五百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就是没有上进心。在郑州,他姑夫想给他找个啥活干干,他不干。天天闲着,所以才惹是生非,坐了监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知道吗?那个娃儿前几年死了。得肝癌死的。有一天,偶然遇到他姑夫,他姑夫给我说的。他一直好喝酒,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我能管住他。他妈肯定管不住他。他媳妇也改嫁了,儿子留给他妈。我一听这个消息,跑到当时我们一起认识的一个女朋友那里,大哭。女朋友不理解,说都分手那么多年了,跟你都没关系了,哭恁伤心干啥。她不知道,后来再想起那个娃儿,觉得就是个亲人,想起来可亲。你想,从十几岁就在一起,一直到二十几岁,那个时候的啥记忆都有他。一听他死了,觉得心里像缺了一块儿,难受得厉害,直想哭。要是我俩在一起,他肯定死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现在还经常想,有时间了,我一定要再去卢沟桥那边去看一看,看看那个小饭馆,想起来心里都可亲。他妈现在我也不恨,她没了儿子,也怪可怜的。我也想去看看那个娃儿的儿子,看是啥样,像不像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那个娃儿”去世,兰子的眼睛又红红的,眼泪溢满了眼眶。她漆黑的眼睛眯了起来,那漆黑得几乎连到一起的眉毛也皱了起来,有点忧郁,但也有说不出来的娇媚和风情。不管怎样,这是一个美丽的、有主见的女子,尽管在“那个娃儿的妈”的眼里,她只是个“土鳖”和“狐狸精”。 www.daocaorenshuwu.com

兰子现在还没有小孩儿。她知道梁庄人传言她不会生小孩,她坚决地予以否定。她说她和她老公都是主动型的丁克家庭,不要后代。不过,她也承认,她的身体不好,年轻时代的轻率、无知与眼泪伤害了她的身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